Sunday, 6 September 2015

一党专政终结,行动党何去何从。

First published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4/04/blog-post_20.html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走访一趟英国回来,给人的印象是行动党一党专政的时代,即将结束。不论是40%反对选票继续上升,还是联合政府的问题,总理在洋人面前,也只有无奈的承认这个事实 – 想要继续过去50年的一党专政,一党独大,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因此,我们看到他在洋人面前的狡辩,什么官委议员,什么非选区议员,什么一人一票制度造成一党独大,60%选票独占90%以上的议席等等,似是而非,丢人现眼的假民主言论。在洋人的逼问下,他只好说,有一天,行动党不再执政的可能,随后又补上联合政府的思路。回到新加坡后,又说联合政府是天真的想法,后果会很严重。

不论新加坡将来发生什么样的政治改变,一党专政是不可能的事情了。40%的不满反对票,即使不再上升,也已经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英国人也承认40%是有可能执政的。在欧洲的比例代表制国家,少过40%组成的联合政府的例子,比比皆是。因此,当总理在英国和欧洲时,他所面对的当地现实,使到他必须根据当地民情,制度做出现实的回答。当他回到新加坡后,想一想新加坡的现实,不是如此,依然是一党专政,因此,联合政府是天真,不可想象,又再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

一个国外的现实,和一个新加坡的现实,在目前来说,的确不一样。在国外,如果高唱一党专政将是死路一条。但是,在新加坡,高唱一党专政,还是行动党的梦想,希望年年如此,50年如一日,每一届大选,都是,少数票胜出,就能独自拿下大多数议席。因此,联合政府是天真的,不可想象的。行动党可能没有想到,有一天你想联合,人家都不跟你联合,因为40%以上,也可以独立组成政府。
行动党可能太健忘了,1963年的大选,它的得票只有46.9%就做政府了。因此,风水轮流转,或许别人的运气比你好,根本就没有联合政府这回事。行动党想执政,连门都没有。所以,英国人也没有说错,40% 再加上另一个反对党,行动党总理部长全部可以下课去。

所以,总理在国外不适应国外的政治现实,国外的民主选举,因此一时之间,才会说出一人一票,联合政府的奇怪回答。但是,当他回到新加坡后,如果认可他在国外的言论,那么,他的支持者怎么办,行动党的支持者怎么办,何去何从? 有一天,行动党有可能失去政权,行动党不再一党专政,过去一切好办事的思维,要怎么才能改过来,总理想到这里,心理不能不说联合政府是天真,不可儿戏的大件事。不然,如何叫支持者安心。

这是政治的现实,过去能够利用各种方法,限制,管制在野党势力的扩张,不和西方的民主选举挂钩,一直脱轨,媒体垄断,一党专政的 管理新加坡,这对新加坡这个国际金融中心,国际城市,教育,医疗中心来说,这些动作简直是格格不入,不能成立。经济,教育,已经走到这步,接下来就只有政治的国际接轨,行动党如果不愿意,将是自己找坟墓,可能连联合政府的份儿都没有。

总理在国外扮演民主角色,解释新加坡独特的选举制度,这是很难说服洋人的。因为政党轮替,在西方民主世界里,是常见的政治现实。而一党专政,在他们看来就是独裁政治,因此·,每次在演讲中提问,或者访问新加坡领袖,都要提出这个民主选举的问题,如何能够像行动党那样顺风顺水,次次都可以高拿90%以上的议席。

不说西方世界,就连我们东南亚都出现大变化。纳吉以低于50%得 票执政,印尼,菲律宾出现多党制,泰国已不是一党独大。因此,行动党这条一党独大的船,还能一党专政到几时?对于行动党来说,这是一个必须接受的事实,而 总理在伦敦的演讲中,访问中,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一党专政的日子,可以拖多久就多久。当然,最好,就是他本身圈定的2020退休年,这是他的预算,也是一种政治的无奈。对他来说,最好的算盘是行动党不要在任秘书长时就下课了。

为 了这个假定的退休年,总理一直不忘提起,行动党的接班人问题。并且,一直强调,行动党在积极物色接班人,上届大选的行动党议员,有些已经担任部长了。这是 一厢情愿的说法,行动党的接班人在很大程度上,还要看选民的脸色。这和总理当年出任总理,没有异议,或者有异议也不敢出声的情形大不相同。今天,即使主流 媒体没有出声,社交媒体也肯定会评论接班人的素质,能力,潜力,魅力等等。

40%反对票是很有资格对所谓的接班人说三道四的。如果反对票票数继续增加,就能完全否决行动党圈定的接班人。这是行动党的坏消息,却是在野党的好消息。有时真的看不懂,兜来兜去的谈论接班人,怎么说来说去,都是在行动党的小圈圈内讨论,忽视民情,忽视40%的反对声音。或许,这个人只是代表行动党,而不是代表新加坡,而当行动党不再是政府时,我们也就无需讨论这个人,讨论这个人就变成多此一举,浪费时间和气力。

接班人是要打拼出来的,不是圈定的。当然,一党专政,如果真的实行起来,像一些极权国家那样,真的是不需要取得人民的认可,谁被圈定,谁就出来做接班人,其他的人,包括党内的同僚,也就好认命。但是,西方的例子,东南亚的例子,已经告诉我们,这是不可能的。行动党推出的接班人,也不过是新加坡将来真正接班人的候选人之一。如果认为登上行动党接班人的大位,就是等于新加坡未来接班人的位子,这就是太过低看低估新加坡人了。



总理之后的新加坡接班人,将面对政治新局面的挑战。行动党的三位总理,在福过三代后,新加坡将出现一个不同的接班人。过去顺顺利利当总理的福气,不可能再出现。而以为本身拥有奖学金的光环,就具有出任新加坡第四任总理的资格,不需打拼,那才是天真,那才是总理说的不可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