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1 May 2011

新加坡会成为华人社会的 民主楷模吗?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首先,我们强调的是我们是亚洲社会,虽然新加坡人口大约四分之三是华人,但是,我们是很不一样的华人,我们对华人的归属感很可能是华人社会中最低的,甚至比欧美唐人街的华人还来的低。

再次,我们要做经济的楷模而不是民主的楷模。新加坡的经济条件,当然,可以再上一层楼成为经济民主的双料楷模。但是,进一步开放民主,政府认为很可能会伤到经济,影响外来投资,也影响就业机会。这个过去50年的模式,不是一下子能够改变过来的。

大选反映了民主进步的大势所趋?

提出新加坡有可能成为华人社会民主楷模概念的是六四民运人士王丹。他在接受早报访问时说,新加坡大选结果广受华人社会热议,认为此次新加坡大选反映了民主进步的大势所趋,对于华人社会民主进程的影响不容忽视。新加坡大选期间网上社群的热烈参与也引起学者注意,认为这已说明了网络、青年及教育是民主进步的基本力量。

王丹进一步指出,中国大陆以往认为新加坡威权模式能够令人民满意。但此次选举让外界看到,尽管新加坡的经济发展、社会福利各方面都走在亚洲前列,可是人民缺乏参与权,还是会有所不满。人民不只是要经济成长、社会稳定,也需要参与和自由。

新加坡过去以经济为主导思想的治国方针,会不会出现改变,现在还看不出来。政府只是表示愿意听人民的意见,总理的就职演说,只是强调会将人民的不满纳入政府的政策,并且改变,调整,接纳意见。但是,经济成长,经济政策会不会做出重大改变,还不能明确的看出来。部长薪金的调整基本上不会影响经济的大方向。

经济增长放缓,将会找不到工作?

如果,我们回味一下,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在一个青年论坛上的讲话,经济方向应该不会出现大改变。除非,国人,尤其是年轻人,愿意放弃更好的就业机会。他说:现在国人不满的是人太多,太拥挤。但是,如果经济增长放缓,会有新的不满出现——刚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将会找不到工作。

经济增长放缓,年轻人将会找不到工作。这是部长说的。国人要做出选择。劳动市场外来人口减少,经济慢下来,国人要面对现实。

为何只懂增加劳动市场的供需,而无法提高国人的生产力?

过去,政府通过大量引进外来人力资源,所以,经济才高速增长,人人有工作,人人有好的收入。一旦,外来人口不来,我们的经济就会慢下来。这是行动党政府一向来的做法。通过劳动市场来源的增加,而不是通过提高生产力来增加国人(低收入家庭)的收入,难怪那些低收入,低教育水平,跟不上步伐的国人,深受这个经济政策的打击。

许文远认为,政府制定出来的公共政策肯定不能满足每一个人,政府修改限制外来人才人数相关的政策必然会影响经济增长,从而导致新的问题浮现。他解释说,控制外来人数会直接影响到经济增长。劳动市场扩增多少,以及生产力增加多少,都会影响经济增长的步伐。

他以去年我国取得14.5%的高经济增长为例说明,当生产力增长保持不变的时候,是劳动市场大增才促使我国能经济腾飞。但在生育率低迷的新加坡,由国人组成的劳动队伍不会增大多少,所以,是大量的外劳人数造就我国的经济增长

为什么我们无法提高国人的生产力,而一定要依赖劳动市场的人数增加来取得高增长,这样的成长,对国人的社会代价是否是太高了。

外劳还是失业,你有权选择

政府是新加坡的A队人才组成,难到只能通过劳动市场增加外劳,才能做到为国人创造就业机会,创造家园的政治责任吗?行动党是否是江郎才尽了?

现在,部长抛出两个选择,国人可以选择增加外劳,增加经济成长,有工作做,也可以选择不要增加外劳,那么就业机会减少, 很可能会失业。是这样吗,部长?要吗就增加外劳,要吗就等待失业?

根据行动党的逻辑推理出来,新加坡愿意成为华人社会的 民主楷模吗?答案应该是相当明确。

Monday, 30 May 2011

So Rich yet So Poor



Singapore as a country is very rich so do residents staying in Singapore, regardless of their nationality.  This is how Gross Domestic Products are measured and with population of 5 million over, our economy is now richer than our closer competitor, Hong Kong which has more than 7 million people.

Look at the following headline, how wonderful it is:

 

Singapore's GDP set to overtake Hong Kong's this year: Merrill Lynch


Our land is smaller, our population is smaller and yet we are richer.  This in the past, especially before GE2011, is what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PAP) is championing for.  We have made it. We have achieved it and have beaten Hong Kong handsomely.  So, shall call for a celebration?  Yes, in the past, before 7 May 2011, the PAP will show off and the media will highlight it as another greater achievement for the government.

As what Dr. Lim Wee Kiak’s thinking and joking about our ministerial pay, Singaporeans can now travel around the world and asking other people how much is their GDP and looking down almost all of them, including Hong Kong people, most Europeans because their per capita GDP is much smaller than us.     

But, wait a moment… There is another side of the story and this are the real reasons why the PAP did badly in GE2011.

We are really not that rich, especially for the lower bottom of the residents.  Excluding foreigner labour (maids and workers), these poor residents are true blue Singapore citizens.  They can’t even own a home or dying at home without notice.

Here are 2 pieces of the sad news:

Khaw: Tens of thousands of rental flats needed


and

 

About 6 elderly S'poreans die alone each month



Are we heading even more of the good and bad news? Are we moving towards even a greater social divide, for those have and haven’t?   No wonder our Gini index is getting into a dangerous level.  We will experience and expect to see more rich getting richer and more poor become poorer.

The government is listening as what PM Lee told Singaporeans when he begins his new term as Primer Minister.  PM Lee is asking for a review on the ministerial pay.   What can expect? Can a lower paying Minister solve the housing problem and care more for the poor, sick and old?      

It is too early to tell.  Let’s wait and see. 

Saturday, 28 May 2011

陈庆珠引邓小平为例说明李光耀退出内阁令人迷惑


新加坡驻美国大使陈庆珠教授日前在美国接受访问时,以邓小平当年退位,来形容这次李光耀退出新加坡内阁,是有着相同的意义和象征性。

这令人有些迷惑,她的真正意思是什么?她明白中国人的政治语言吗?她的这个比喻到底是赞还是贬?她是想说幕后操作吗?
因为当年邓小平退下,但是,实际推动中国政治和经济的仍然是邓小平。

联合早报报道:当中国已故领导人邓小平在198911月辞去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全身退出领导岗位后,所保留的唯一头衔是中国桥牌协会荣誉主席。然而,世界各国领导人还是继续求见,因为他们都知道他还有实际的影响力。新加坡驻美国大使陈庆珠教授认为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上星期六正式卸下内阁资政职位的新加坡政治元老李光耀
  
报道进一步说:李光耀不需要内阁资政这个头衔,人们来新加坡同他会晤,或是邀请他前去访问,不是因为他是内阁资政。他们会找他,因为他是李光耀。卸下内阁资政职位后,他还是李光耀。

谁是最有权势的人

是的,邓小平不管有无官位,他还是邓小平。他即使出访,即使早期挂着副总理的官衔,外国领袖仍然把他当成中国最有权势的人。以同样的道理引伸,李光耀,不管有无官位,仍然是李光耀,仍然是新加坡最有权势的人?这不是叫人感到迷惑吗?这是以退为进吗?这算不算是裸退?

两套标准,谁是谁非

陈庆珠作为大使,应当是代表国家讲话,但是她到底要说什么?还是,她的这番话是说给美国人,外国人听的,不适用于新加坡,因为,我们有两套标准,一套是给外国人听,李光耀有国际声誉,他的见解外国人要参考。另一套是给新加坡人听的,李光耀已经不在内阁,因此,他不管国家的政策。

或许就是这样吧!在陈大使看来,李光耀的战略思维以及他对国际局势的观点和对世界格局的分析,仍会十分受人看重。而李光耀退出内阁,她分析说这是李光耀研析了大选结果后,认为个人离开政府,将符合国家利益而作出的决定。

好一个对外是战略思维, 对内是国家利益。这是最高明的政治,对外国人有用,对本国人有利。两厢都能讨好。

但是,做为亚洲国家,做为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有时还以儒家为治国标准的新加坡,我们的人民,我们的行动党领袖到底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人民和行动党之间,是不是有个共识,想法一样,还是,想法出现落差,各自有各自的想法,五年后当大选来临时,又再度反映在选票上。

新内阁成立时,口口声声要拉近人民和政府的距离,政府也表现出善意,非常愿意聆听人民的反馈和意见。或许,行动党政府有必要出来腾清,陈庆珠的谈话内容,到底她想表达的是什么,政府的立场又是什么?

如果,真的是等同邓小平那样的引退,新加坡人民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选民也会认真的看待李光耀的这个所谓的引退,而对政府所谓的改变改革动作,听取民意的诚意,关怀民情之心,做出自我判断。

Thursday, 26 May 2011

教育部应正视和面对学生崇拜反对党偶像的现实

教育部应正视和面对学生崇拜反对党偶像的现实

曾几何时,我们的学生会对反对党人产生兴趣。自从独立以来,反对党好像就是一只妖魔,不利国家发展,学校的课本,公民教育,也没有对反对党人说些好话。但是,这次的分水岭大选,却出现预想不到的结果 反对党候选人竟然成为学生们的偶像。

政府,行动党,教育部50年来的努力,怎么敌不过一场小小的胡姬花运动。有位小学生从其它选区来到巴耶利巴要求工人党中选议员陈硕茂签名并要以他为榜样努力读书。另一方,好多女生要努力考好普通水准会考,好像佘雪玲一样, 能够进入维多利亚初级学院就读。

陈硕茂是学生的学习偶像
这种激励学生努力读书,向上学习的态度怎么有幸落到反对党人的身上。不只是学生,社会上好多人都注意到詹时中,刘程强,林瑞莲,徐顺全。。。把他们当成是努力奋斗的目标,小人物奋斗成功的例子,普通人出头,人生希望的明灯。

教育部要学生读好书,努力读书,看来也要借助反对党的力量了。国家要鼓励人们学习,提升自我,努力工作,已经不能不把反对党加进来,当成是一个考虑的因素。

教育的新元素 如何定位反对党

学校教育已经不能不提反对党的制衡功能,不能不正视学生有权知道新加坡的政治现实,未来的发展趋势,民主的选举制度。学校,尤其是大专院校,不能不面对反对党进入校园和学生一起讨论新加坡的政治现实,反对党要扮演的角色。这个趋势和发展是无可避免的,而不是王瑞杰说的“绝不能为了改变而改变。”

王瑞杰在义安理工学院谈到教育部的改革时说,教育是一项影响深远的事业,绝不能为了改变而改变。目前他的工作是聆听各方意见后,谨慎研究相关课题,仔细收集资料和数据,进行分析,再看看现存的做法,和相关人士进行对话、辩论,准备好实行新措施的机制,并让校长、师生、家长做好充分的准备。他说:任何改变都是一个深思熟虑的过程,绝不能轻率行之。

希望他在深思熟虑后,能够注意学生们崇拜反对党人,把他们作为偶像,作为学习的对象。不要在5年后,才来深思熟虑,才来发现这个改变。

找回爱心,童心,不要贪心,高傲心

怎么我们的孩子,突然间,努力的对象竟然是反对党人。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不是为了钱而读书。不像行动党议员林伟杰说的,薪水太低,抬不起头,做不了人,没有尊严。学生们追逐的是做人的硬道理,成功的榜样,不是行动党所定义的那种成功模式 以钱来作为成功的标准,个人利益至上的可怕思想。

林伟杰身为医生,还有华文底,他的这番伟大言论,或许是行动党50年来最成功的教育写照。看看我们学生努力学习的对象,再看看林伟杰和其他行动党议员的行为表现,到底我们的教育是成功还是失败?

这个小小的转变,非常值得新任教育部长王瑞杰大大的注意。学校教育不能不和现实联系起来,不能脱离新加坡的现实,国际的趋势。不要以为学校不教育,学生们就不知道。现在,社交媒体这么发达,学校不教导,学生会自己去找,去查。

希望教育部不要再教出林伟杰这样的学生。而是要教出陈硕茂这样在事业达到顶端时,还想着为新加坡服务的学生。我们的将来,如果要依靠物资的追求,才能抬头做人,才能和他人体面见面,这算是一个怎么样的教育。

不要A队,要献身国家的人

教育部要急需纠正这个错误。不是聆听,不是谨慎研究, 不是收集资料和数据,不是分析,对话和辩论。而是如何找回失去的心。如何重新塑造新加坡学生的价值观念。如何培养爱人,爱同胞,并且判断是非,好坏的人生大道。

再好的A队,尤其是物资至上的A队,是没有用的。正如李总理提出设立部长薪金检讨时说的,在政治上,献身精神才是最重要。教育部不应该也不要再在为考多几个A,增加多多少巴仙及格率而大费功夫,而是要改进学生的心,投入提升学生的造心运动。

Tuesday, 24 May 2011

国父, 您愿意与反对党分享治国经验吗?


国父, 您愿意与反对党分享治国经验吗?

有些读者可能不同意把李前资政称为国父。这是可以被理解的。但是如果,你用过去式来看这个问题,或许你会同意。一个在过去对他的祖国做出巨大贡献的人,现在回头看看,对他的祖国来说,利用50年的时间在经济上,把新加坡创造成为世界上一流的经济小红点,这个成就,至少在经济上可以说的上是(经济)国父吧?

很高兴在总理就职典礼上看到李前资政与工人党的当选议员和非选区议员合照一张相。这是否意味着,李前资政认可工人党的贡献,认为反对党议员也可以为国家做出贡献。而他是否愿意再进一步和工人党议员分享他的治国经验呢?

李前资政,您愿意与工人党分享治国经验吗?Source: wp.sg


在相片中,李前资政独自一人坐在哪里,旁边坐着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离开不远处坐着已经退休的前行动党议员符喜泉。背后站着其他的工人党议员。看起来好像李前资政,是被行动党冷落了 -- 孤单的一个人坐在哪里,如有一个智者在等候人们前来向他请教,而他本身的政党却有意识的要与他保持距离。

因此,这让我们联想到,如果工人党愿意以尊卑的心情和态度向李前资政讨教治国的方法,管理国家的政治,李前资政是否愿意与工人党分享这个经验呢? 在延伸多一点,吴前资政,杨前部长,如果,工人党向你们请益,你们是否也愿意和工人党分享治国经验呢?

李前资政,吴前资政, 和杨前部长,他们在国际上的关系都很好,也把个人的经验和外国朋友交换;为何,不也把这种宝贵的经验与同为国人的反对党分享呢?况且,他们现在已经身无官职,看起来下一届大选,也不出来竞选了,对行动党的伤害也不大。因此,这个肥水的治国经验,为什么要留给外国人,也应该拿来与作为反对党的议员分享吧?希望他们能有这种大我的精神,这也有助于拉近李总理所说的政党的竞争导致的水火不相容的对立局面

工人党急需智库协助,扮演好监督的角色

工人党现在贵为反对党的老大,很自然的,人们就把目光投向工人党,看它在国会里扮演出什么角色。坦白说,8个议员的力量还是有限的。国家面对的问题如何解决,替代方案,监督效力,这些重任,一下压在工人党身上。要怎样如实有效的完成这项任务,真的很不容易。

尤其是,工人党根本没有智库这类的组织协助,研究,探讨国家的问题。因此,向李前资政,吴前资政和杨前部长请教,就有其必要性。也可以说是一项选择。

开放国家的信息资源。 不公开,是走回头路

另外,我国政府应该大方的开放本地大学的研究院,学术组织,让反对党能够获得多一些资料,研究报告,交换信息。政府部门,官方组织,政联公司,也要对反对党的资信要求,采取合作的态度,放宽限制,让国家的资信达到分享的阶段。人们的选票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表明,选民要政府更加开放,关心民情,聆听心声。如果资信继续不公开,那还不是走回老路吗?

从政府愿意设立委员会研究部长薪金看来,对于政府资信的进一步开放,行动党政府应该要乐见其成。工人党如果缺少资信,是很难有效的在国会进行辩论的。

说白了,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要求工人党议员表现好,又不提供信息,这种国会辩论,很难辩得好。再加上,工人党既无智库,又不能动用大学的资源,这场辩论真的不容易啊!

反对党支持者,请集思广益,大家帮帮忙,协助让工人党和人民党的议员在国会里发挥出更加有效的辩论论据。

Sunday, 22 May 2011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人民是政府最好的老师。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人民是政府最好的老师。
 
三人行,必有我师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这几句几乎是家喻户晓的话,出自《论语·述而》。意思是说:三个人同行,其中必定有我的老师。我选择他善的方面向他学习,看到他不善的方面就对照自己改正自己的缺点。 
 
这几句简单的话,从小就知道,怎么老大了还不清楚。而且要选民一再的以选票作为标杆,才肯做出改变,才肯聆听民意,才肯改变政策。直接一点的说就是,政府不止要听民意,更要依民意而所出顺应民意的行动。
 
这几句话,表现出孔子自觉修养,虚心好学的精神。也是作为政府和作为政治人物应该学习的榜样。作为民选的政府,事事都应该以民意为先,照顾人民,了解民间的疾苦,向人民学习做人做事的方法。它包含了两个方面:一方面,择其善者而从之,见人之善就学,是虚心好学的精神;另一方面,其不善者而改之,见人之不善就引以为戒,反省自己,是自觉修养的精神。

这几句话引申出来的态度和精神,也体现了与人相处的一个重要原则。随时注意学习他人的长处,随时以他人缺点引以为戒,自然就会多看他人的长处,与人为善,待人宽而责己严。这不仅是修养、提高自己的最好途径,也是促进人际关系和谐的重要条件。 
 
行动党在对外方面的学习肯定做的比对内好,因为,新加坡在国际上是他国学习的榜样。跟好多大国都是好朋友。反而是邻国关系有待改进。所以,现在,是向内,向国人,年轻的,年老的学习的时候了。也是,像邻国学习,邻国不是我们想象中的一无是处的。

那么,行动党要如何学习呢?

向人民学习,做个真正的以人民为先的政党

我们一向把人民行动党简称为行动党可能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一个一直行动的党,越行动很可能离人民越远, 因为,正如总理说的,越行动越向物质追求,而忽视人民的根本利益。所以,现在政府要听民意,听了民意后,就要有所行动。

向反对党学习,为何40%选民投反对票

反对党,尤其是工人党和民主党在大选期间,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建议。这些建议是值得研究,好的建议,对国家对人民有利的建议,应该是不分政党,应该接受就要接受。正如总理说的在选后搁置争议,修复裂痕。不能一味的否定反对党的意见。

在就职典礼上,李总理语重心长地提醒国人说:即使我们的社会多了不同的声音,新加坡的政治也不应该陷入水火不相容的对立局面。否则我们就无法为新加坡人创造自我提升的环境和机会。  新加坡政治会不会陷入水火不相容的对立局面,不只是反对党的问题,同时也是行动党的问题。

过去50多年来,行动党是否有真正的平等对待反对党?为何反对党议员要在组屋楼下接见选民?为何市镇理事会的交接不甚顺利?为何反对党议员的信件在政府部门的含金量较低?好多的为何和为什么,在在都有必要让行动党思考,你对反对党议员都这个态度,更何况是没有身份地位的普通选民呢?

学习以新态度面对反对党和选民

总理说,政府也将以全新的视角来探讨现有的问题和政策,重新思考该怎么做才是对新加坡的前途最有益的。尤其是国人所关注的医疗保健、住房和移民政策等课题,李总理承诺政府会审视这些方面的政策和方针。

除了全新的视角,新内阁还要学习以新态度来面对反对党和选民。行动党过去所做的事,有些并没有错,但是在态度上却出现严重的问题,如,逃马事件,淹水事件,如果能以低姿态来处理,更透明,后果很可能不一样。

向新媒体学习,开放言论和辩论空间?

总理也强调,政治体制也不能固步自封,而应该进一步开放言论和辩论空间,使人民更有参与感。这是一个深具挑战性的课题。一向以行动党为主导思想的主流媒体如何转型,协助政府广开言路,接纳更多不同的意见?

或许,主流媒体应该向新媒体学习,如何做到言论开放。一直报喜不报尤,长期来说,对主流媒体公信力的伤害可能更大。另一方面,政府对媒体的控制是否会进一步放宽,甚至让私人企业出版报章和电视广播呢?

学习如何人文治国,创造温馨和谐社会

总理说:我对全体同胞的承诺是:我将跟大家紧密合作,同心协力,以实现我们共同的愿景,那就是建立一个富有活力,富有奋发精神,又很温馨和谐的社会,而不是一个物质至上的社会。
从一个注重物质的行动党,转化为一个关怀人民的行动党。这条路不是那么容易走。行动党,政府部门,政联公司,职总,还有基层组织,全部都要重新思考,换成以人为中心的思考,真的这么容易做到吗?

学习认错的勇气,透明度

还有,总理还强调公平(Just and fair)。这又是另一道难题。在世界上,新加坡可能是唯一的第一世界国家,夫妇两人管理几乎整个国家的外汇储备。一个管政府投资公司,另一个管淡马锡控股,这给人很多想象空间。而总理又如何能避嫌,说明我们是一个有高度透明度的国家。怎么新内阁里没有一个人提出这个问题?

总理认错的勇气在选前几天,在杨荣文的提议下而做出。现在,杨荣文已经离开内阁,不知道还会有其他内阁成员会提醒总理吗?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在适当的时候,还会有人提醒总理,做出声明,反省一下政策,如果做得不好,又再说声对不起,政府会改进,会改变来顺应民情吗?

温馨和谐的社会是个新起点,是大家的共同愿景。行动党政府已经表示要学习和要改进。这是对全体新加坡人有利的事。话说回来,归根就底,得民心者得天下。

Thursday, 19 May 2011

历来最差的内阁,或许能为行动党带来转机


历来最差的内阁,或许能为行动党带来转机

不论是经验,资历,还是治理能力,新一届的内阁可以说是新加坡立国以来,最差的一届。有些内阁成员还比反对党侯选人来得差,这对朝野政党竞争是好事,优秀人才不必全部集中在行动党,这种发展有助新加坡培养另外一支替代队伍,顺利接下管理国家的重任。

重要的是,内阁素质差并不表示不能做事。相反的,知道自己能力不足,而肯努力学习,虚心请教,向人民学习,接受人民的意见,反而没有过去的包袱,而能够把事情做得更好。如果,新的内阁能够事事以民心为导向,件件事情都考虑到民间疾苦,政策上关怀不幸的人士,这或许能够挽回行动党失去的民心。

害怕的是: 最该下台的,还是没有下台

但是,令人担心的是,过去50年来一直笼罩着行动党的治国理念,治国方针,是否有随着退休的资政和部长而离开行动党。还是,换个新部长接手,部门的政策不变,依然是旧政策,只不过换个新人,以不同的方式来执行旧的政策。高薪养廉,高房价,外来人口,医药照顾,交通拥挤,等等问题,只是换个耳朵,聆听心声,最后执行起来,仍然是不变的政策。

害怕的是,该下台的旧思想和旧人,依然还在。该上台的新思想,符合年轻一代的做法,政策,照顾老一代生老病死的问题,并没有随着到来。李总理的变法,会不会两头不到岸,两边都不讨好,结果是下一届大选选票又再下跌,本身不得不自动下台。

没有经验也可以当上部长,这是好事

新内阁有些部长是没有经过考验就登上部长职位。这种做法在新加坡是比较新鲜。因为,我们一直被行动党教导说,培养人
才是要一步一步的来,不要一步登天。我们要看这个人的表现,慢慢来,慢慢的提升。这在资讯发达的时代,说的比较不中听,就是跟不上时代。你有听过,我们叫网络达人不要冲动,慢慢来,你们还年轻,等下一回再出来吗?没有,因此,在政治上,也不要为反对党和年轻人设立限制。

新加坡人民要接受时代的改变,一上任就做部长在民主国家是很正常的。只要这个党被人民委托管理国家,它的代表,党的领袖,就是应当负起责任组织新内阁,新部长,甚至新总理。只是行动党一直告诉人民,一下子变的太快,管理系统会出问题,警告人民不要思变。

现在,行动党终于踏出第一步,直接委任新议员出任部长,让不同的部长换部门来管理。接下来要做的是部长也要换位思考,总理更应该换位思考,如何摆脱过去的做法,多为人民想想,少为金钱经济想想,多为制衡想想,少为选举胜算想想。以民为先,就是选票的保证。

部长是可以比较便宜的,怎么到现在才知道

所以,部长是可以比较便宜的。新人做部长,年资浅,当然工资也相对的低,他们不也在执行部门的运作吗?因此,内阁的薪金,不再是行动党说的天价了。退位的资政和部长过去做的工作,现在由较少数的人来做,不也一样吗?除非,这是一群不胜任的部长和总理。

新内阁做不好是反对党的又一机会

新人可以做部长,行动党是不愿意这么做的。因为,这推翻行动党什么第三代,第四代领导的更替问题,慢慢接班的保守,传宗接代似的延续后人的做法。只要有能力,又何必考虑什么第几代,中选后,马上就上任做部长。只要有能力,又有献身精神,为民服务又何必一定要考虑年龄的老少呢?

新内阁是新加坡政治上,比较敢用新人的一次。这和建国初期比较,大不相同。当时,行动党的人才都是一边管理,一边学习的。他们抱着一颗为国为民的心,一心一意为新加坡的将来打拼。现在的情形不同了。新的行动党人不知是否能把这个打拼精神传承下来呢?

无论如何,这很可能是反对党的又一机会。行动党新人新内阁做不好,当然反对党在下一次大选又有机会选票增加了。同时,既然行动党新人可以做部长,为何反对党新人就不可以做部长,甚至于做总理呢?

金钱诱惑已达极限,现在应找回爱心,民心

只要反对党能够推出和行动党一样好的候选人,选民(正如李资政说的两届过后)在比较朝野的实力后,是有可能让行动党以外的政党组织政府的。李资政的预言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从目前的局势看来,行动党已经越来越难吸引到好的人才,尤其是有私人企业经验的人才。这很可能是行动党过去一路经营金钱至上,忽视心路爱心栽培的后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行动党是自食其果,因为,金钱的诱惑已经到达了它的的极限了。现在是找回爱心的时候了。再不然,就连民心也跟着失去。

反观反对党,其优秀人才并不是基于金钱的诱惑而投身政治。他们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基于对国家的热爱,关怀社会的不平,为下一代着想,鼓励爱心爱同胞。他们所面对的困难和挑战,个人牺牲,都比行动党的候选人都来得高。选民应该以更公平,更宽容,和更合理的标准来衡量评估反对党。

再重复多一次,行动党改变与否要看总统选举的布局

行动党刚刚踏出第一步,改变内阁,多用新人,换部长出任不同部门职位,表现如何,言之过早。最重要的是换位后是否有思过,改变政策,国会里当然多了几个反对党议员制衡,但是,总理的上头还有一个总统。

现在要看的是,行动党有没有胸怀被总统监督。民选总统是有一定功用的。新内阁是由总统任命,委任,做得好不好,总统不能坐视不理的。目前的总统可以什么都不理,和过去的行动党一样,和退休的资政部长一样,属于过去式。

但是,现有总统在任满后,人民的期待是不同的。如果依然是
选出一个和目前行事作风一样的总统,人民很难认同行动党是真心做出改变,即使新内阁取得表面的改变,总统关心民情,关怀民间疾苦之心不在,那么,怎能叫人相信行动党真的改变了。

几个月后,我们将会看到是否有总统选举。到时,新内阁的一些表现也开始浮现出来,行动党的改变到时在评估吧!我们希望看到一个关心民心的内阁再加上一个有爱心的总统。

Sunday, 15 May 2011

我们的国家 我们的路 迈向一个温馨的家


我们的国家 我们的路 迈向一个温馨的家

大选已经结束一个星期了,新一届国会议员即将宣誓就职。 这一次,我们将在国会中看到更多的反对党议员。即使他们的人数和得票率不成比例,但是,这个期待了40多年的突破,也让国会里开始发出更多的人民之声。因此,我们要维护,支持,这颗新成长的幼苗,这样才能让新加坡变得更加温馨。

一个多星期以来,海内外媒体,都很重视和报道了新加坡这次的大选,很多媒体都说这是一个分水岭;反对党取得突破,议席增加了;新加坡已经不一样了,政府要更加听取民意;有些还说这是两党制的开始。好像一下子,新加坡变得民主了。真的吗?这还有待未来五年的发展,看看朝野政党如何互动,制衡,并且制定出更贴近民心的政策。

迈向第一世界国会的同时也要为人民创造一个温馨的家

不论国内外对这次大选的评论如何,是好是坏,是赞是扁,我们都要记得新加坡是我们的家。新加坡是我们的祖国,我们热爱这片土地,我们所选择的是我们自己的路,我们要修改和变革过去的路,把它变得更加温馨,更加充满人情味。因此,我们在迈向第一世界国会的同时,也要为人民创造一个温馨的家。

国外的一些评论和意见,事实上是在不十分了解新加坡的情形下而做出的。国情不同,他们又不是新加坡人,这是可以理解的。本地主流媒体长期受到行动党的控制和影响,事实上,也没有全面反映民情,如果有的话,选举的结果可能不是81:6. 

主流媒体和基层领袖一样都是报喜不报忧

我们说行动党失去议席,选票降低是因为基层报喜不报忧,看看主流媒体,它们也不正做着同样的事情吗?它们为了歌功颂德,攻击反对党,把行动党好的一面报道给读者,也把好消息上报到行动党的上层去。基层的误报,主流媒体的掩饰新闻,难怪,行动党要面对执政以来的最大挑战和挫折。

行动党本身不也沉醉在这种“报喜不报忧”的喜乐中吗?他们不知道推出有问题的年轻候选人,会遭到选民的反感吗?他们没有想到阿裕尼会失守吗?他们难道不能一开始就道歉吗?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新媒体对年轻人的影响有多大。或许,他们真的自信太高,低估对手,尤其是革新党一般散沙,人民党组军困难,民主党声望太低。。。。。

有五年的时间来准备大选,还是无法扭转选票下跌的趋势,负责这次选战的领导很难推托责任。林文兴作为主席,已经不是议员,他即使要负起责任,也是很有限。到底谁是本次大选行动党的真正选战负责人,策划者。好像,没有明说,或许,行动党本身也不要说清楚。

温馨家园从后港,阿裕尼做起

选民已经决定让工人党试一试,走一条新路或另一条康庄大道。温馨家园的工作,或许,首先要先从后港单选区和阿裕尼集选区做起。这两区的选民宁可背弃行动党的各种利诱,选择工人党迈向第一世界国会,就是要追寻一个温馨的家,一个有爱心,关怀,照顾落势社群的社区。我们不能只看到第一世界的经济效率,而忽视提供人民第一世界的照顾。

过惯50年来一党独大的生活,行动党是否真能痛改前非,变得有爱心,懂得感受民心,关怀民情,我们只能说拭目以待。如果,它不改变,那它的下场很可能比2011的大选还要糟糕。因为,如果它选择背弃人民,而人民也将在选票上给予相同的回报。

行动党说听到人民的不满,也要求政府行政部门,听取民意,改变做事方法,更贴近民间的反应和反馈。他们也让老一辈的领袖退出内阁,表面上先让选民感觉一下行动党的诚意。

谁是真的温馨,贴心

两位资政发表声明决定离开内阁,主流媒体大事报道,好像真的决心很大,行动党要做出重大的改变。想当年,邓小平不是身无官职,还不是号令天下。不晓得这是不是以退为进。

相比较一下,工人党林瑞莲离职淡马锡理工学院,要花更多时间照顾阿裕尼选民,一方面不要拖累学院和学生,另一方面,可以多花时间照顾选区。她本可以和其他行动党议员一样,一面拿着理工学院的薪水,一面照顾选区选民。但是,她却做出以“选民利益为先”的决定。

工人党还做出另一痛苦的决定,让年轻人上位当非选区议员,而不让贵为东海岸集选区的年长领袖出任非选区议员。这种刻意让年轻人有机会发挥,而牺牲年长一辈的领袖,表面看来好像很绝情,但是,工人党却比行动党先做到,而不是等到七老八十才来为年轻人让路。

比较一下行动党和工人党的这两个举动,谁比较温馨,谁比较贴心,谁更为年轻人着想,或者说谁更为新加坡的将来着想,应该是不言而喻了吧!

以退为进,还是真正的裸退

退出内阁,到底是第一步,还是最后一步。不论是第一还是最后一步,只要李光耀的治国思维还笼罩着行动党,而行动党的现任领导,又无法摆脱这种思维,那么,表面上的修改,表面上的改革,恐怕只是换汤不换药。

但是,如何能做到思想上的裸退呢?我们在这个思维下度过了50多年,不是说要改变就改变这么容易。这不只是行动党的挑战,也是反对党(尤其是工人党)的挑战,更是新加坡人民的挑战。

全体新加坡人要同心协力,一起面对后李光耀的时代挑战,怎么摆脱李光耀思维,创造出一条新的新加坡之路。一个包含温馨,贴心,施政更接近民意的新加坡。

让我们一起努力,世界上只有一个小红点新加坡,让它发出温馨的爱心,让人民生活的更美满幸福。这或许是2011大选的真正意义所在。

Thursday, 12 May 2011

即将到来的民选总统,将能看到行动党的不变,改进或改革


即将到来的民选总统,将能看到行动党的不变,改进或改革


再过几个月,新加坡现任总统的任期就结束了。到时,行动党会做出怎样的安排,有没有选举,什么人又会出来选举,这些动作都将表现出行动党是否有诚意做出改变,或者是根本无心改变。直接的说,就是,行动党有没有听到选民的心声。

很快我们就会有答案了。希望,我们能够看到一个真正,有改过心,具有诚心诚意的行动党。

不变的心

当然,行动党可以利用几个月的时间让人们淡忘国会大选的热忱,忘记还有总统选举这件事。然后,静静的利用只有一位候选人的独特条件,让这个人自动当选成为总统。这是以前的老方法,现在,老调重弹多一次。

因为,新加坡只有几百人有当总统的条件,这些人都不愿意出来竞选。因此,我们只有一位,而且是千辛万苦才找到的。这种解释,大多数新加坡人很难接受。如果真的是这种结果,那行动党真的是有一颗不变的心,根本没有把选民的心声放在眼里,还是那么的自大,目中无人,不求改变,不求进步。

要么,叫两个人出来竞选,要么,修改条例,让更多人符合条件出来竞选总统,比如,资深议员可以参选,詹时中就有机会出来选总统。当然,Andrew Kuan 还有其他符合新条件的人也可以出来竞选。

如果能做到修改条例,这才叫做行动党的改进和改革。


改进的心

看样子,要想行动党修改条例,让更多人具有资格参选总统是不太可能,也不现实的。因此,充其量,我们只能盼望,行动党推出两个候选人,让选民圆一圆选总统的梦。当然,行动党也可以推出两位好好先生,让选民选择其中一位好好先生。

这表示,行动党已经知道没有选举,自动当选是很难让选民接受的。就像这次的大选,原本应该是全国选民都有的选,只是差了35秒吧了。反对党候选人还抗议说根本没有迟到。所以,选民现在期待,要有一个全国性的总统选举,来决定谁是总统的最佳人选。

因此,行动党最有可能,会推出两位值得信赖的好好先生候选人来让选民选择。这样一来,也表现出行动党的改进决心(transform)。这是大选后和大选期间,行动党一直表示要做出改变,顺应民心的一个证明。

改革的心

但是,改进和改革(reform)是不一样的。好好先生只是让选民一圆选总统的机会,但是,还是无法满足选民的期待。选民要看到改革,要看到具有为国为民服务的总统候选人,而不只是好好先生。

什么是改革型的总统候选人,例如王鼎昌这类的总统候选人。作为总统就要维护全体新加坡人的利益,从长远的角度来保护新加坡的储备,民主制度,宪法,而不是做个样子,迎接外国贵宾,出席国庆庆典。民选总统有其一定的权限,可以发挥的地方不少,只是需要一个改革型的总统,具有勇气的去执行这个神圣的任务。

很难想象行动党会改革到这个地步 - 让两位具有改革精神的总统候选人出来竞选总统。或许,在这几百个具有资格的人当中,找不到一位肯出来为国为民服务。因此,希望,行动党能够放宽条例,让更多具有献身精神的人,出来作为总统候选人。我们的条例真的是太高了,高到连奥巴马都没有资格参选新加坡总统。这样只重资历,不重人格,不考虑做事能力的总统侯选人的条例,已经跟不上新的时代需求了。

不要再开玩笑了

结局如何,很快就有分晓。希望,行动党不要再跟选民开好像“陈佩玲”这样的玩笑。认认真真的推出两位肯为国为民的总统侯选人。我们要看到一个有改革决心的行动党。而一个有良知,有改革精神的总统将能监督行动党政府向前迈进,使到新加坡不只是第一世界经济体,也拥有一个第一世界国会。


Tuesday, 10 May 2011

新加坡拼博精神,未必将由行动党来传承延续


新加坡拼博精神,未必将由行动党来传承延续

李资政显然对年轻人很不满意,他认为新加坡的成功并不是偶然发生的。而年轻一代似乎不记得新加坡过去的艰辛建国历程。从另一个方面来解读,似乎是我国年轻人没有以前的拼搏精神,不知辛苦是什么,不知成功是要付出代价的。

行动党或许,需要反思,现在自己本身有没有拼搏精神,然后再来批评新加坡人,尤其是年轻人。行动党本身有拼搏精神吗?从这一届和上一届大选,我们看到的行动党是一个没有拼搏精神,而是要靠制度来取得胜利的政党。

行动党所谓的第三和第四代领袖,他们的素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他们的新人已经没有在选战中,一对一的勇气,即使是武装部队将领,也没有上大选战场的勇气。这群在行动党温室保护下的新,旧行动党领袖,连选战都不敢打,更大的治国大事,又如何能够有效处理呢?

选战就是要取得民心,一个不愿和害怕选战的候选人,如果一直要靠行动党的选举制度,选区划分,主流媒体宣传包装,和培训怎么做议员,这样的结果,行动党的前途的确令人担心。它以前的战斗力去了哪里。行动党自认在建国初期斗赢共产党,为什么,今天的行动党却要靠选举制度来面对选战,从前的拼搏精神去了哪里?

如此下去,新加坡人民还能靠行动党带领我们共创未来吗?它自己都不敢面对挑战,却怨我们的年轻人,不知从前的辛苦,只知道现在的好,以为一切得来不费功夫。在怪年轻人之前,行动党很有必要,反省一下,几十年来,政府的教育,文化,社会活动,都是围着逃避竞争,然后利用各种制度,使到它心目中应当胜利的人,取得胜利。这种标准化教育和社会的行为,导致人们产生失落感,你没有拿到奖学金,你就是次一等的人。你没有5C,那你也是次一等的人。

新加坡拼博精神,已开始转向反对党来传承延续

反观反对党侯选人,他们没有保护伞,资源不足,但是,拼搏精神却是比行动党高出很多。长期下去,未来的大选,如果,两方候选人的资历是一样,谁胜谁负,已经是很明显了。李资政一直强调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看来,行动党的候选人也要面对选战的现实了。集选区已经被攻破,除非把整个新加坡当成一个集选区来选,否则,行动党候选人的胜算也只能和反对党侯选人一样。谁的拼搏精神高,谁的真心打动选民,谁就胜出。

反对党候选人在很恶劣的条件下,不公平的选举制度下,已经取得40%的选票,只要再拼搏,再努力,再突破几个集选区是很有可能的事。年轻人不是不了解拼搏的重要,只是,他们对社会,制度的不平等感到无奈,新加坡的就业机会,移民政策,平等竞争的机会,在在使到他们认为再拼搏也是无济于事。这是很可悲的!年轻人的拼搏精神在现有的制度下,没有办法喷发出来,所以,他们转而利用手中的选票对行动党投不信任票。

行动党很难找到高素质候选人

为什么行动党找不到高素质的候选人?原因可能是很复杂,也可能是很简单。但是,归根就底,跟李氏父子有很大的关系。只要一天他们还在行动党内,行动党很可能就找不到高素质的候选人。因为,没有人敢自认比他们父子聪明,能干,更加比不上他们的领导才能。他们已经为行动党设立了最高标准。没有人有可能超越他们。这是,行动党可悲的地方。他们为自己的标准设立限制。既然如此,行动党又如何前进取得进步呢?

我们看行动党第三和第四代领导层,有谁的能力胜过李总理。不止如此,第四代领导层在素质上比第三代还要差。这种有意识的培养接班人的方法很可能已经不适合现代社会的需求。一方面,世界上已经很少地方用一代传一代的方法作为一种政治的延续。这好像是从前中国的朝代,一个皇帝传到另一个皇帝。在民主制度下,看在选民眼中很不顺眼。你几时听过奥巴马是民主党第几代领袖。澳洲工党总理是工党的第几代领袖。即使,我们的邻国马来西亚,也没有说纳吉是属于巫统第几代领导层。

既然新加坡是以企业方式治国,从这个层面看,行动党的领袖招募也应该可以用企业方式,哪一位行动党候选人在选战中取得胜利,就可以论功行赏,担任政治职位,而不是好像现在这样,内定一些人为接班人。而且,一旦取得执政权后,也可以委任外面的人才担任政府的高职。

行动党能够更加开明吗?能自我更新吗?

李氏父子是决定行动党是否会改变,改革自我更新的重要因素。只要他们还在党内,行动党是很难做到自我更新的。不是,他们愿不愿意做出改变,而是行动党内的其他领袖没有勇气做出改变。杨荣文说,他将不参选下一届大选,但是,他希望行动党能够做出改变,你有看到其他部长做出同样的呼吁吗?

因此,行动党很可能继续的沉沦下去,一些好的人才甚至会离开行动党而自立门户,或投向反对党。

李显龙接手总理后,是否有真正的培养行动党的政治领袖。我们现在看看第三代行动党领袖,是否有人可以担任和取代李总理。好像没有。培养接班人的同时,也要让同辈的党领袖担任挑战性的职务,希望新的内阁,能够给目前的党领袖更大的发挥空间。而不是,只是着眼于第四代领袖。

主流媒体折射出来的是跟不上节奏,跟不上时代的行动党

看新传媒报道大选成绩的观丛一定都对他们的报道方式很不满。明明好多大选成绩已经出炉了,选举局还要慢条斯理,依照行动党的剧本,慢慢的公布成绩,几时,行动党获得执政权,几时获得三分二多数席位,最后才公布阿裕尼和波东巴西的成绩。

这个号称动用600多人的现场节目,还比上微博,面子书,维特的精彩。不只节奏跟不上,连内容都很差。这不是行动党跟民间脱节的另一个写照吗?新传媒可能忘了自己是搞传媒的,即使成绩要等选举局的正式公布,难道及时的报道侯选人的动态,他们的去向,也做不到吗?这点,报业控股的报道还是比新传媒快。

吴俊刚在今天的早报的评论文章阿裕尼人牺牲了杨荣文之后,充分显现出行动党的不改变,不更新的态度。他说:无论如何,阿裕尼的选民选择了以牺牲杨荣文的方式来传达他们的心声,罔顾内阁和国家的重大损失,这不能说是理性的选择,令人遗憾,却噬脐莫及。什么叫牺牲,什么罔顾内阁和国家, 什么不能说是理性, 行动党如果还是像吴俊刚说的那样,不知改过,那真是前途有难了。

反对党比较容易找到高素质候选人

这次大选过后,将会有更多的优秀和高素质的人加入反对党,下一届大选,反对党总体的素质将会进一步提高,反而是,行动党由于种种限制,推出的候选人很可能和这一届的素质一样,没有亮眼的人才。反对党没有限制自己的最高标准,谁的本事最高,谁就出来领导,没有自我限制发挥的潜能。这样一来,人才的流动就灵活多了。

2011年的大选,从第一次参选的候选人看来,反对党已经比行动党发掘出更多有潜力的新人。下一届大选,反对党的新人素质将会更高更多。相对之下,行动党压力很大,一方面摆脱不了李光耀思维,另一面,新人不中选的机会增加了,谁还要冒险做行动党的候选人呢?尤其是在事业上有成就的人。

未来的路:反对党前进,行动党保守

有关未来五年,行动党会不会做出改变,还是只是喊喊口号而已。个人的看法是,只要行动党继续以经济为前提,做出改变的可能性并不高。目前,第三代领导层并没有其他领袖显现出极大的勇气要做出改变。所以,这重担就落在李总理身上了。而他是否仍受李资政的影响?  这个答案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论,行动党是否能随民意做出改变,反对党这方面肯定会做出积极动作,民主党已经为下届大选做准备了。工人党在取得一个集选区和一个单选区后,更是如虎添翼。人民党也推出他们的五年计划。

这种反对党持前进态度,行动党持保守态度的现状,如果继续下去,下一届大选,行动党得票再次下跌,议员席次再度下降,是很可能发生的。这种发展,将有利于我国出现一个两党制的国会。新加坡不再是一党独大,不再只有一个行动党的A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