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7 May 2018

透明度倒退25年的新加坡公共财政管理。


一转眼,过了25年。

1993年,王鼎昌年成为新加坡第一位民选总统。当时,他为了维护总统负责的第二把国家储备钥匙,问了总审计长,储备知多少的问题。这个需要52年工作日计算的大工程,现在已经过了1/4个世纪。

人生有多少个25年,我们在这1/4个世纪,有没有改进新加坡的公共财政管理?如果拿纳吉作为反面教材,那当然就是没有,不只没有,还很可能倒退,比一些亚细安国家落后,甚至不如后发的一些非洲国家,如南非等。

往事如烟,新加坡公共财政管理,依然故我,透明度没有进步 - 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储备的真正情形,而真实的情形是不是政府说的那样?说了就算?相对来说,国人似乎也不在乎,相信人民行动党政府的解释,而怀疑反对党的质问。马来西亚的变天, 警惕国人,  是时候关心政府的所作所为,公共财政管理是需要全民参与。

不论世界银行,还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协助落后地区,甚至在贷款给发达国家的时候,都希望看到健全的法制和公民参与支持相关的计划。对于有些批评者,这两个组织是维护富人、富国的利益,这不正符合新加坡政府的治国方针吗?我们甚至是这两个组织的伙伴,协助它们输出新加坡的管理软件、技术到其他国家。

公民参与是过去25年的世界趋势,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一直强调,还有很多非政府组织纷纷出现,参与监督财政政策的制定和审计。而储备作为财政预算的重要一环,它的多少,如何合理使用,将会发挥它在财政政策上的效率。

人民行动党政府在制定财政政策的时候,如增加消费税,新机场的兴建,基础建设的工程,似乎是它说了算了。就如新机场需要动用多少资金,也无法说清楚。只是一味要求人民相信政府,它的出发点,完全是为了新加坡的将来。这不正是和25年前一样,储备金无法及时算出来,给出同样的答案。

25年来,科技的进步,大数据时代到来,行动党似乎还是停留在1993年,利用旧电脑来计算储备、计算财政政策和预算。它忘了马哈迪就是利用脸书等社交媒体打倒纳吉的主流媒体。

在公民参与部分,其中IBP国际预算伙伴是值得关注的一个公民参与的组织。IBP通过民间力量,分析政府的政策政策和预预算,达到改善政府的财政率和降低贫穷人口。

IBP在世界各地区有超过100多个伙伴。其中,新加坡的伙伴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光耀政策研究院。在对115个国家的调查中,竟然没有新加坡的数据。在IBP的网站中,一点关于新加坡的资料都没有。不过,李光耀政策研究院却对泰国做了调查。这让人有些错愕,为什么没有研究新加坡的财政政策和预算。
https://www.internationalbudget.org

IBP每两年进行一次调查。以下是一些亚细安和非洲国家的指数。100为满分,有些国家是零分。

IBP Open Budget Survey 2017 财政预算公开(度)调查

马来西亚
46/100
印尼
64/100
缅甸
7/100
泰国
56/100
菲律宾
67/100
柬埔寨
20/100
埃及
41/100
南非
89/100
越南
15/100
肯亚
46/100
加纳
50/100

李光耀政策研究院是不是公民组织?它是代表政府的立场,还是独立的第三者?可以想象为什么IBP的调查,没有新加坡的数据,相对来说,我们还可以看到中国(13/100)和越南(15/100)的指数。我们是不是比中国,越南,缅甸更加封闭,公民参与财政预算、政策制定和审查,相对落后,而不自知?

以上的数据,甚至115国家的整体数据,间接证明财政政策和预算公开度高,民主意识高和公民参与意愿高的国家,指数相对较高。我们或许很容易明白菲律宾和印尼的指数为何高于越南、柬埔寨和缅甸。

新加坡一向很自豪,我们在国际上的透明指数,排名很高。其实,这是指反贪指数,例如:新加坡在“透明国际”的排名一直在前面。反贪可以从法制的执行力度来看,新加坡当然可以很有效率。从治国角度看,这是国家对个人行为的监督,没有涉及到公民参与,也看不到公民社会对于政府的监督。

我们从纳吉的例子可以看到这个不同点。纳吉可以随时更换反贪领导,可以随时更换总检察长,可以随意立案调查别人,这是利用国家机器来反贪。最令人心寒的是他对国家财政,预算的随意更改,图利个人。即使反对党在国会质询,还是没有作用,一直到公民参与变天。

如果马来西亚没有变天,我们就不知道、看不到:
  • 高官、审计长都看不到的“红头文件”。这意味着财政预算、政策制定是在有限信息下进行的。
  • 国家主权公司可以不按规定,转移资金给出事的一马公司。作为国家储备的一部分,纳吉可以不按照宪法规定来随意调动国库资金。这无形中,回避国会和公民组织的监督。
  • 很多大工程、大项目,没有详细的政策研究和预算,往往出超。这就是为什么新的希望联盟政府要检讨这些工程和项目的原因。
  • 马哈迪一口气取消好几个法定机构和政府组织,事实上,这些单位是和政府部门有着重覆功能,无法到达财政政策的效果。例如: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重归交通部。

以上这些例子,会不会在新加坡出现?这25年来,我们看看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人民协会,工资理事会,新加坡消费者协会,公共交通理事会等等在做些什么?我们的国库也通过更加严厉的法律来管制,预算案也有更加多的限制,这些表面功夫,真的能够监督政府的所作所为吗?

如果马来西亚没有更加多的公民参与,公民监督,变天有可能吗?

Saturday, 19 May 2018

Has Lee Hsien Loong learned the meaning of “Rule of Law” and “Miscarriage of Justice” from Mahathir and Anwar?


Lee Hsien Loong finally got the chance to meet the two most important political leaders in Malaysia. While it is not known whether he got the first hand interpretation of Rule of Law and Miscarriage of Justice.  But Malaysians accept their interpretations and voted out Najib who in many occasions abuse the law and justice.

After winning the election, Mahathir in almost all his news conferences stressed the need to restore the Rule of Law in Malaysia. Obviously, many top government leaders of the immediate past had broken the law to benefit themselves.

For the case of Anwar, it is a miscarriage of justice.

"Pardon (is) based on a miscarriage of justice," said Anwar's daughter Nurul Izzah Anwar, who is also Permatang Pauh MP in a WhatsApp text to The Straits Times. (12 May 2018)

It is a common political tool to destroy opposition leaders. It has been used for more than 60 years in Malaysia. Mahathir used it. Najib also used it.    
  
If the Mahathir-led Pakatan Harapan coalition did not win the recent election, miscarriage of justice and abuse of law will continue.  Not only that, as disclosed by Mahathir, the national accounts are not accurate.

Mahathir warns many figures on Malaysia's financial position are false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malaysia-politics-data/mahathir-warns-many-figures-on-malaysias-financial-position-are-false-idUSKCN1II19G
There are holes and gaps in preparing the national accounts, claims, expenses, and perhaps, national reserve. The newly assigned Finance Minister Lim Guan Eng said he will have to work very hard to find out the discrepancies.

Rule of law, justice and national finance are all wrongly managed under Najib Administration.  
 
Thank you, Mahathir. Thank you, Anwar.

Even though it is a Malaysian politics, it is a wake-up call for Singapore, for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and for the oppositions too.  

When Lee Hsien Loong met Mahathir in Kuala Lumpur, he was meeting a man of possibility, of imagination, of flexibility. Lee, of course, personally saw for himself how Mahathir and Anwar making a dream into reality. This is certainly a wake-up call for Lee Hsien Loong, a friend of Najib.

Looking at the situation in Malaysia before and after 9 May 2018, Mahathir, as an experienced politician, demonstrated his confidence in winning the elections and running the country. The market did not crash. The public institutions are running normally. If this is not the case, Singapore will be badly affected, be it stability, destruction or human flows.  

I think the Malaysian civil service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 are performing despite the inefficient reputation and many top civil servants involving corruptions or assisting corruptions. While when a strong and disciplined man like Mahathir is in charged, public administration will be in order.    

PUTRAJAYA, May 21 — Returning here as prime minister once more after nearly 16 years, Tun Dr Mahathir Mohamad told an assembly of civil servants today that it was imperative to keep the country’s institutions independent and separate.
Speaking to workers from the Prime Minister’s Department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winning the 14th general election, he also urged them to give his administration their every cooperation.
“The separation of powers among us must be maintained, as only through this way we can make sure there is not embezzlement in the country’s administration.
“We have to separate the lawmakers, the enforcers of the law, and the judiciary,” he said. 
https://www.malaymail.com/s/1633135/on-first-day-at-office-pm-stresses-need-for-separation-of-powers

Singapore civil service has a better reputation. While it is important the civil service maintains its independent, distancing itself from any political association. Civil service is to serve the country and dies with the country. Otherwise, it will be like Najib government, law, justice and finance are all broken.  

Singapore may not be so lucky to have a Mahathir to save the country!  

Sunday, 13 May 2018

马哈迪要重建法制精神,发展马来西亚经济。


马哈迪在宣誓就任马来西亚第七任首相前和后的记者会上,一直强调法制 (rule of law)。马来西亚必须重建失去的法制精神,让人民和海外投资者增加信心,这样经济才能稳定发展,从而协助降低国债。尤其是,新政府要取消刚刚才开始推行的消费税,钱从哪里来,才是硬道理,唯一的方法就是持续稳定的经济发展。这对新加坡来说,是正面的。

马来西亚的法制出了什么问题?马哈迪新官上任三把火,清楚点名总检查长,选举局,反贪局,还有前任警察总长等人,他们如果犯错,就要依法处理。马哈迪还亲自下令,不许纳吉夫妇离境。

马哈迪需要重建人们对于马来西亚法制的信心。我们发现马哈迪在记者会上,似乎没有提到民主,人权等话题。事实上,只要展现法制精神,一切依法行事,人人在法律面前平等,就已经能够体现民主和人权精神。因此,马哈迪强调宪法精神,他要根据马来西亚宪法、法制来治理国家。

法制精神一旦被践踏,身在高位者,就可以利用法制的漏洞,图利自己和同伙人。甚至,盗取和窃取国家财富(纳吉)。更加可怕的是,当权者还可以利用法制的漏洞,莫须有的罪名,让敌对者锒铛入狱 (安华)。因此,过去的当权者,以及协助这些当权者营私舞弊的高官,将会面对调查。虽然,马哈迪说不是针对他们,不是来寻仇,但是,如果真的犯错,多少都会留下痕迹,想要抵赖看来很难。

法制精神如果没有贯彻到底,不单高官可以走后门,商人,普通老百姓,也一样可以通过不同管道获取利益。这就让贪污大行其道,而苦的是没有后门可走的人们。马来西亚的国阵政府,过去61年,不单没有阻止贪污舞弊局势的恶化,反而暗中鼓励,甚至在大选期间,发放金钱,幸运抽奖,选民当然忍无可忍。

法制社会可以确保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多元宗教间的和谐。不然,每一个族群、宗教、文化,都有自己的一把尺,一套标准。在马来西亚宪法下,依据法制精神和原则来处理问题-经济,社会,宗教。。。这似乎走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道路上。

因此,有人形容这是理性的投票,而不是巫统和国阵一直倡导的金钱政治,以及反对巫统利用族群和宗教,撕裂国家和社会。

走了一甲子,马来西亚人,尤其是年轻人,希望通过合理的法制,来达到一个更加平等,公平和分配、机会均等。马哈迪给了他们这个希望。

【新加坡人担忧还是欢喜?]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原本是一家。分家后,我们的经济急速发展,而马来西亚是稳定成長。马来西亚是穆斯林世界国家中的榜样。

马来西亚变天后,经济发展向哪一个方向前进?取消消费税,会有什么结果?会不会像PAP说的没钱就无法发展,而要进一步增加消费税。

新加坡人如果担忧,那又会担忧什么?如果欣喜,欣喜又从何而来?

谢谢马来西亚,让我们看到另外一种可能性。吴作栋在评论马来西亚大选时,把李光耀搬出来,他认为李光耀和马哈迪在看到国家出现危难的时候,就会挺身而出。那么,吴作栋自己呢?他会做怎么样的选择,和巫统元老那样站出来,还是继续他的“无为”?

新加坡的法制精神,是否毫无问题?当李显龙弟妹提出不孝子的指控,这和法制有没有关联?当工人党议员在国会提出质疑,反而要被质疑,这到底出了什么事?当总统选举,可以随意更改游戏规则,当集选区却少数种族代表,可以不需要进行补选,这是否是扭曲法制?

安华即将被释放,马来西亚最高元首特赦他。根据安华女儿的说法,特赦理由是 Miscarriage of justice.


意思是司法制度的失败,无法做到公平公正。同时,还把无辜人士定罪。或许,简单来说就是莫须有罪名。

马来西亚选民已经清楚表示,他们不希望看到冤枉案件,选择性办案,莫须有事件的发生。他们希望法制精神能够更好的反映在治国之路上。

新加坡呢?我们有没有需要检讨的地方?李显龙是走向纳吉还是马哈迪?

Thursday, 10 May 2018

A Changed Malaysia, different values!


Malaysia has a new government, ending 61 years rule of Barisan Nasional.  

A changed Malaysia means different values - majority agreed to have more democracy, justice, free and fair. While there is also a strong showing of religious values and regional rights.    

The new Pakatan Harapan federal government will have to deal with these different values, a long overdue correction of the past mistakes of BN. Ironically, some mistakes are also contributed by the new prime minister, Dr. Mahathir Mohamad whose 22-year rule further divided the society, races and even the relationship with the rulers.

Thanks God Najib’s race card, money politics, goodies, have all failed. His corrupted values and principals are rejected by Malaysians. Najib, as prime minister, has the strength as he can use the state machinery freely.   

While as Laozi pointed out, Najib fails to see the true and real power as he does not master himself well. Najib is not acting from his heart. His mind is full of strength but without heart understanding of the people - their sufferings, poverty, cost of living, fair distribution, and even rule of laws.

Najib also downgrades Malaysia international standing as Malaysian Official Number One. He fails to master himself.

He creates and promote sub-standard values, far away from the founding Malaysia’s values and principals. Malaysians see his kleptocratic BN government no different from corrupted third world countries.

A change is a challenge. Malaysians wants a change and look forward for a better tomorrow.

Congratulations to Malaysia, Malaysians, all the best!

Thursday, 3 May 2018

马来西亚,加油! Malaysia,Boleh!



FMT

马来西亚,加油!只有马来西亚先变天,相对落后的新加坡政党政治才可能学习如何变天。Malaysia, Beloh!  马来西亚选民,行!509 记得前往投票,坚持走往最后一程。

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老子


马来西亚是新加坡最亲密的邻居。对于年轻的新加坡人,新马两地似乎渐行渐远,看到的几乎都是负面新闻,笑话一大推,没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地方。真的如此吗?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从小阅读《南洋商报》、《星洲日报》和《海峡时报》的人,习惯上也看马来亚、东马的新闻。因此,对于发生在马来西亚的事情,也有所了解、感触。今天新加坡已经没有《南洋商报》和《星洲日报》,因此,没有竞争,即使在马来西亚依然出版,同样也没有竞争。新《海峡时报》更加沦为小报方式出版。当然,在网络,报纸已经不再是“主流媒体”了。

作为华校生,南洋大学最后的毕业生,自然会明白马来西亚独中的问题,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贡献,以及他们的牺牲。

马来西亚,加油!其实,应该是马来西亚希望联盟,加油!落实改朝换代就看509。

马来西亚其实有好多软实力值得新加坡学习。完整的华文教育体系,新加坡做不到。在野党的人才,在缺少资源的背景下,依然能够英勇奋战。活跃的政党活动,非政府组织监督政府的力度,新加坡只能望门兴叹。。。还有,自信心,马来人的自信心,他们有能力管理国家,如果多元种族合作,更加能够把马来西亚建设成一个现代化国家。这点和我们过度保护马来人出任总统,相差太远。

我们的双语教育成功吗?看看马来西亚的华裔候选人,不是双语就是三语,不会华语、方言,根本拉不到票,无法和选民沟通。我们还一直停留在为第四代PAP领导而烦恼,还一直为他们的高薪据理力争。

因此,我才会提出李显龙能够应对马哈迪吗?
Can Lee Hsien Loong handle Mahathir if there is a change of government in Malaysia?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8/04/can-lee-hsien-loong-handle-mahathir-if.html

习近平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国阵、马华现在推出习近平和马云来拉票,他们知道习近平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是什么吗?初心就是为人民谋福利,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最后才能有始有终。就像老子的”慎终如始,则无败事“。小心翼翼,从最初走到最后,没有放弃和人民站在一起。这几十年来,马华根本得不到华人票,他们拿习近平来做广告,难道不知道这是自取其辱吗?马华忘了初心,最终的下场自然可想而知。

习大大如果有空,机缘巧合看到自己的看板在马来西亚的选举中出现,会做什么感想?一笑置之。。。

或许,最让习大大感到欣慰的是,台独在马来西亚被华人呛声。难道这是中国在马来西亚的大量投资吗?非也。这里面有着中华文化的情节,希望看到一个统一强大的中华民族。虽然,了解中共的不民主,但是,也不能完全否定它的贡献。习大大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也包含中华民族的复兴。

如果希望联盟也推出习近平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看板,提醒选民什么是初心,什么是始终,马华如何做到这些,大马选举局会不会把习大大的人头像剪掉?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习近平,马云,支持国阵=支持中国等可以随意任由国阵张挂。但是,马哈迪却不行。或许,纳吉和国阵害怕“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个事实。马哈迪说自己日子不多了,临死前,要为国家做一些事,改正自己过去的错误。(还记得邓小平90年代的南巡吗?南巡最后改变了整个中国的命运)。


在马哈迪身上,我们也见证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马哈迪到底是为个人,国家还是党的的利益出发?他退出巫统,自立新党,当然,巫统的利益问题已经不存在。马哈迪自认这把年纪还要出来,当然是以国家利益为先,为下一辈挺身而出。这好像李光耀看到新加坡出问题,要从棺材爬出来一样。可惜,李光耀做不到,或许,正因为如此,李光耀的遗属执行人才要出来,维护李光耀的价值。他们认为李显龙违背了李光耀价值,是一个不光荣的儿子。

马哈迪或许有争论,好人坏人,为个人为国家,大家各持己见。

个人利益凌驾党、国。

但是,纳吉很显然的就是为了个人利益。如果纳吉能够让贤,巫统也不会分裂,马哈迪也不会出来。马哈迪这个一流演员,也就英雄无用武之地。509这场选战对于国阵来说,就容易多了。纳吉把个人利益放在党和国之上。我们在新加坡似乎也看到似曾相识的例子。放下真的很难,初始未必有善终。

在新加坡,我们也看到很多似曾相识的选举奥步:选区的划分,选举的新规定,主流媒体的角色、报道,网军,真、假新闻,选前宣传、民调。

输在起跑点,只能不忘初心、慎终如始。

这些奥步,都让在野党输在起跑点。担任马来西亚首相22年的马哈迪也不得不承认,他做总理的时候,人力物力,所有的国家资源,可以自由动用。但是,一旦在野,就什么都没有了。就连支持者也要受到警告。

马来西亚如此,新加坡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是,马哈迪认为,可以输在宣传、金钱,输在起跑点,但是,不可以输在人心。其实,就是政治人物的初心,是否为人民的福利而努力。当然,以他的93岁高龄,还要出来竞选,的确做到“慎终如始”。 现在,就看选民让不让完成人生最后的愿望,“则无败事”能够做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