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8 January 2019

苦心 劳形 以危其真 - 造成PAP分裂

苦心 劳形 以危其真 - 造成PAP分裂

PAP分裂了, 这是《南华早报》在报道陈清木组织新政党《新加坡前进党》时的评论。78岁的陈清木说自己的时间不多,但是,决心为新加坡努力拼搏, 因为他听到朋友们的关心,害怕和痛苦。

“In my conversations with them, I listened to their concerns, heard their fears and felt their pain. I felt a sense of duty to come forward and represent them in Parliament. So I decided to form a political party to add another voice in Parliament,

关心,害怕和痛苦新加坡的未来。所以,陈清木要挺身而出,找回新加坡的“真”,人民行动党的“本性”,建国的初心。

行动党从所谓的第一代进入第二代已经开始背离自己的本性,自己的真。从第二代进入李显龙的第三代,大家已经感觉到不妙,越来越不真。现在,打出第三代交棒给第四代的闹剧,就更加让陈清木和他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不得不关心,害怕和痛苦新加坡的未来

如同《庄子·杂篇·渔父》里说的:
人民行动党就是在折磨人民的心性,劳累人民的身形,危害国家的自然本性。我们看看公积金的处理,医药保障,退休养老,透明度,制衡体制,司法办案,对于身上流着行动党初心,建国本性,为人民前途行动的陈清木来说,怎么能够不关心,害怕和痛苦新加坡的未来

行动党的四患?

《庄子·杂篇·渔父》里还提到四患。的确切题。

用白话来说,这四患就是:(叨)(贪)(很)(矜)。

所谓四患,喜欢插手瞎管国家大事,标新立异,用以钓取功名,称作贪得无厌(叨);自恃聪明,专行独断,侵害他人刚愎自用,称作利欲薰心(贪);知过不改,听到劝说却变本加厉,称作铁石心肠(很);跟自己相同就认可,跟自己不同即使是好的也认为不好,称作自负蛮横(矜)。

想不到两千多年前庄子的话,竟然还很适用,即使制度不同,国情不同,时代不同。但是,人的本性,真,和初心确实依然不变,一样有效。

陈清木的新政党,会不会像马哈迪的土团党那样带来变天的希望?现在言之过早。或许,也像马哈迪那样面对纳吉政府的清算命运,不得使用新政党《新加坡前进党》的名称参选。是祸是福,没有人知道,而李显龙领导的行动党政府,正在计算这笔政治的得失。

组织政党后的陈清木将会以反对联盟领袖的态势出现,以及他是否能够带动更加多人,其中包括一些前行动党人, 加入反对党阵营,我们拭目以待。

冰山下的暗流

新加坡一向都有30-40%的反对党支持者,不同反对党获得的支持程度不同。同时也有一股暗流的隐形、隐性中立选民。没有这股力量,反对党是不可能取得突破,进入国会。陈清木的加入,是否能够激起这股暗流,激起他们的初心,本性和真。  行动党几十年来,用尽各种方法来蒙蔽选民的初心,本性和真,让选民和全世界只看到新加坡的冰山,而看不到冰山下的暗流。

。。。。
希望,陈清木能够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带来希望。




每一次 都在徘徊孤單中堅強
每一次 就算很受傷 也不閃淚光
我知道 我一直有雙 隱形的翅膀
帶我飛 飛過絕望
不去想 他們擁有美麗的太陽
我看見 每天的夕陽 也會有變化
我知道 我一直有雙 隱形的翅膀
帶我飛 給我希望
我終於 看到 所有夢想都開花
追逐的年輕 歌聲多嘹亮
我終於 翱翔 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裡會有風 就飛多遠吧
每一次 都在徘徊孤單中堅強
每一次 就算很受傷 也不閃淚光
我知道 我一直有雙 隱形的翅膀
帶我飛 飛過絕望
不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