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 May 2011

冷静日,不穿白衣白裤。投票日,不投白衣白裤。


冷静日,不穿白衣白裤。投票日,不投白衣白裤。

Cooling day, don’t wear white. Polling day, don’t vote the white PAP.

56日是今年大选的冷静日,这是为这次大选特地设立的,也是第一次在新加坡出现。目的是很明显,控制着主流媒体的行动党,可以在这一天继续大事宣传,可以继续抹黑,威胁,恐吓新加坡选民。我们已经够冷静了,但是行动党还是不放心,要再度提醒选民,投反对党的后果是。。。

因此,在冷静日,选民要记得,不穿白衣白裤,穿反对党的颜色,你可以选择,浅蓝色,红色,白色带红,橘色,黄色等等。以这种方式,表达选民的冷静,表达选民已经做出选择,将在隔天的投票日,投反对党一票。

冷静日,当然各政党当天是不可以出声的,也不可以做拉票工作,大家只可以静静地的等待,让选民好好的考虑,要怎么投下神圣的一票。可是,正当,大地一片寂静时,我们的主流媒体却会发出闪闪的闪电光。这些媒体可以通过很多方法替行动党拉票,部长开幕,总理出席会议,部长接见外国来宾,出席晚宴,种种场合,都可以从新闻的角度来报道。

这样一来,冷静日,对反对党是冷静日。对行动党是闪电日。闪电的闪光,依旧一闪一闪的在媒体上发光。不只是发光,还会发出抹黑,恐吓,利诱,以及一些我们现在还无法想到的闪光。

今天的早报,就出现了好几则这类新闻,冷静日和投票日还会出现更多。这里节录几则:

拆房子威胁论:吴作栋将新加坡比喻为一栋房子,而反对党正在想方设法毁掉这栋房子。反对党要做的是拆房子。他们认为行动党构建的是一栋摇摇欲坠的房子,他们不喜欢房子的设计、建造、栋梁和柱子。他们认为这栋房子全造错了。

未来需求论:一些年轻选民可能未结婚生子,也尚无需照顾年迈双亲,但他们可以设想十年或十五年后,是否能在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继续追求个人事业;他们也要设想以后会不会因苦于区内没有足够的托儿中心,要把孩子送去较远的其他区接受学前教育,而被迫搬离阿裕尼。

反对党不团结论:谣传民主党闹内讧

后悔论: 针对媒体近日报道一些选民有意把选票投给反对党以监督政府的现象,教育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傅海燕提醒说,这样的态度可能会导致大选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到时人们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外来投资不来论:如果过于局限外籍人员进入,将意味着新加坡得跟一些重大投资项目和它所能引进的优质工作说

制衡不利论:台湾的多党国会是否比较好?美国政府又如何?全世界的国会有不少有激烈争辩、上演打架事件,甚至有人被抬出去的画面,这是我们要的国会吗?

罗惹论:万一人民行动党无法蝉联执政,各个政见不一的反对党将得组成联合政府,到时新加坡将会有“rojak”(罗惹)政府,也会推出“rojak”的政策,国人的未来就会像一碗大rojak”

冷静日和投票日,可能还会出现米暹不要鲜论,拉沙论,果条论,生病论,急病论,神经病论,。。。。选民可以凭自己的想象力,想出更多的各种各样的威胁论,抹黑论,利诱论,恐怖威胁论,。。。

总之,选民要记得,自己已经够冷静了,不用行动党好心来劝说。我们打定主意投工人党,民主党,人民党和其他反对党一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