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8 May 2011

从后港,阿裕尼出发,迈向第一世界国会

从后港,阿裕尼出发,迈向第一世界国会

工人党在后港,阿裕尼胜出,是否意味着新加坡迈步走向第一世界国会。 未必。

因为,工人党也不过在国会中占了6席,这和强大的行动党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国会里,不能只靠这6个工人党议员(以及另3位非选区议员)来有效制衡行动党。在很大程度上,在国会外,新加坡人民要通过有效的管道,将民间的问题更有效的反映,回馈给工人党,以让工人党议员在国会提出更多建设性的建议。我们很难期待行动党议员会自我制衡执政的行动党。他们依然是扮演国会里的好好先生。

工人党可以说是任道重远,人们期待,希望,工人党议员在国会里扮演更加重要的制衡角色。美国太空人在60年代,登上月球,踏出人类在月球的第一步时,曾经被形容为是地球上的一个大步。尤其是科技上的大突破。真心的希望,工人党在集选区的突破,是国会里的一大进步,为第一世界国会奠定基础。

反对党得票40%,但却只有7%议席

行动党在在所有竞选的82席只获得60%选票(76席)。反对党即使获得40%选票,但是,却只获得7%的议席(6席)。这是选举制度,谁获最高票谁就赢的结果,造就这个成绩。事实上,这种制度(再加上集选区制度的偏差),看在选民眼里,会有什么感想。这种结果,表面公平,其结果是很有必要加以检讨的。这不是,增加多几个非选区议员或官委议员就可以公正公平的解决的。

集选区的灵丹妙药失效

1988年,李资政构思这套制度时,表面上是要维护少数族群在国会的代表人数,以保证这些族群有足够的代表在国会。但是,相反的,这也限制了反对党取得胜利的机会。这套设计的好像天衣无缝的钢铁建筑物,终于在2011年的大选中,被工人党的铁锤击破了。

这个灵丹妙药终于失效。这个强大的钢铁建筑物终于倒了。这似乎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或许说是李光耀强权管理新加坡的时代的结束。正如,李显龙在记者会上说的,新加坡将进入一个新的政治时代,人民要执政党多听多想人民关心的事情,
看看了解人民所担心的事情。

行动党会自我改进吗?

在记者会上,李总理认为行动党获得人民的大力委托。他并没有很强调得票下铁超过6%,只说失去阿裕尼是个重大的失败。即使,他说,会检讨,改进,关心民生。所以,未来五年,是行动党应当行动,改进,拉近与民间的距离的时候,不然,很可能得票率会再度下降,多失去几个集选区。

我们期待行动党做出改变,但是,记者会结束后,我们并没有看出行动党的这个决心。希望,在接下下几天,行动党痛定思痛后,会做出新的决定,开出新的的方向,路线。

政治是团体活动,不是个人的行为

工人党和人民党上一任议员都同时出击集选区,也同时放弃单选区,结果却出现一个政党全败一个政党胜出的局面。很明显的工人党的组织能力,推出来的候选人都比人民党强很多。詹时中的拼博,坚持只是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这就是为什么民间称人民党为詹时中党,这是一个很不幸的发展。

政治是一群人的理想,不是个人的的坚持。惹耶勒南是一个,詹时中是一个,随着他们的退出新加坡的政治领域,取而代之的将是,团体的拼搏精胜,大家为一个共同的理想而努力。就像工人党的“第一世界国会”的目标。不论能否完成,这是工人党现在的领导层所要做的。同时,也是,工人党新一代领导层要接班继续完成的任务。

反而,行动党一向以团队精神出发,这次,选战却表现不出团队精神,甚至好像是各自为政,在各自的山头做保卫战。

不止选战发挥不出团队精神,连侯选人的素质也是一个问号。贵为资政的吴作栋,在马林百列集选区为何得票下铁,下铁幅度竟然比其他行动党选区还要严重。选民有判断能力的,他们看到行动党候选人的素质,也看到行动党利用集选区把不合格的新人送入国会。

更多优质候选人将会加入反对党

这种趋势发展下去,在未来五年,在下届大选,反对党将会吸引到更多优质的候选人。反而是,行动党是否任然能够吸引到足够的人才,成为候选人,这倒是一个问题。事实是,行动党已经无法确保新人一定中选。反而是,这次选举,反对党新人,可以一步到位,第一次竞选,就成功成为议员。这鼓舞更多高素质的候选人加入反对党。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反对党也出现了名牌效应。工人党这个老牌子,比其他反对党更加受选民欢迎。在三角战,它能把其他反对党输掉担保金。在胜选机会高的情形下,候选人也会考虑加入哪一个反对党胜算较高。

局部胜利,反对党人要继续努力

2011年的选举结果,只能说是人民取得局部胜利,我们离两党制还很远。离国会里有效发挥制衡作用的还有一段距离。未来的路还长着呢,正如,李资政说的,可能要再过两届国会,才能看出反对党的替代能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