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0 May 2011

新加坡拼博精神,未必将由行动党来传承延续


新加坡拼博精神,未必将由行动党来传承延续

李资政显然对年轻人很不满意,他认为新加坡的成功并不是偶然发生的。而年轻一代似乎不记得新加坡过去的艰辛建国历程。从另一个方面来解读,似乎是我国年轻人没有以前的拼搏精神,不知辛苦是什么,不知成功是要付出代价的。

行动党或许,需要反思,现在自己本身有没有拼搏精神,然后再来批评新加坡人,尤其是年轻人。行动党本身有拼搏精神吗?从这一届和上一届大选,我们看到的行动党是一个没有拼搏精神,而是要靠制度来取得胜利的政党。

行动党所谓的第三和第四代领袖,他们的素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他们的新人已经没有在选战中,一对一的勇气,即使是武装部队将领,也没有上大选战场的勇气。这群在行动党温室保护下的新,旧行动党领袖,连选战都不敢打,更大的治国大事,又如何能够有效处理呢?

选战就是要取得民心,一个不愿和害怕选战的候选人,如果一直要靠行动党的选举制度,选区划分,主流媒体宣传包装,和培训怎么做议员,这样的结果,行动党的前途的确令人担心。它以前的战斗力去了哪里。行动党自认在建国初期斗赢共产党,为什么,今天的行动党却要靠选举制度来面对选战,从前的拼搏精神去了哪里?

如此下去,新加坡人民还能靠行动党带领我们共创未来吗?它自己都不敢面对挑战,却怨我们的年轻人,不知从前的辛苦,只知道现在的好,以为一切得来不费功夫。在怪年轻人之前,行动党很有必要,反省一下,几十年来,政府的教育,文化,社会活动,都是围着逃避竞争,然后利用各种制度,使到它心目中应当胜利的人,取得胜利。这种标准化教育和社会的行为,导致人们产生失落感,你没有拿到奖学金,你就是次一等的人。你没有5C,那你也是次一等的人。

新加坡拼博精神,已开始转向反对党来传承延续

反观反对党侯选人,他们没有保护伞,资源不足,但是,拼搏精神却是比行动党高出很多。长期下去,未来的大选,如果,两方候选人的资历是一样,谁胜谁负,已经是很明显了。李资政一直强调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看来,行动党的候选人也要面对选战的现实了。集选区已经被攻破,除非把整个新加坡当成一个集选区来选,否则,行动党候选人的胜算也只能和反对党侯选人一样。谁的拼搏精神高,谁的真心打动选民,谁就胜出。

反对党候选人在很恶劣的条件下,不公平的选举制度下,已经取得40%的选票,只要再拼搏,再努力,再突破几个集选区是很有可能的事。年轻人不是不了解拼搏的重要,只是,他们对社会,制度的不平等感到无奈,新加坡的就业机会,移民政策,平等竞争的机会,在在使到他们认为再拼搏也是无济于事。这是很可悲的!年轻人的拼搏精神在现有的制度下,没有办法喷发出来,所以,他们转而利用手中的选票对行动党投不信任票。

行动党很难找到高素质候选人

为什么行动党找不到高素质的候选人?原因可能是很复杂,也可能是很简单。但是,归根就底,跟李氏父子有很大的关系。只要一天他们还在行动党内,行动党很可能就找不到高素质的候选人。因为,没有人敢自认比他们父子聪明,能干,更加比不上他们的领导才能。他们已经为行动党设立了最高标准。没有人有可能超越他们。这是,行动党可悲的地方。他们为自己的标准设立限制。既然如此,行动党又如何前进取得进步呢?

我们看行动党第三和第四代领导层,有谁的能力胜过李总理。不止如此,第四代领导层在素质上比第三代还要差。这种有意识的培养接班人的方法很可能已经不适合现代社会的需求。一方面,世界上已经很少地方用一代传一代的方法作为一种政治的延续。这好像是从前中国的朝代,一个皇帝传到另一个皇帝。在民主制度下,看在选民眼中很不顺眼。你几时听过奥巴马是民主党第几代领袖。澳洲工党总理是工党的第几代领袖。即使,我们的邻国马来西亚,也没有说纳吉是属于巫统第几代领导层。

既然新加坡是以企业方式治国,从这个层面看,行动党的领袖招募也应该可以用企业方式,哪一位行动党候选人在选战中取得胜利,就可以论功行赏,担任政治职位,而不是好像现在这样,内定一些人为接班人。而且,一旦取得执政权后,也可以委任外面的人才担任政府的高职。

行动党能够更加开明吗?能自我更新吗?

李氏父子是决定行动党是否会改变,改革自我更新的重要因素。只要他们还在党内,行动党是很难做到自我更新的。不是,他们愿不愿意做出改变,而是行动党内的其他领袖没有勇气做出改变。杨荣文说,他将不参选下一届大选,但是,他希望行动党能够做出改变,你有看到其他部长做出同样的呼吁吗?

因此,行动党很可能继续的沉沦下去,一些好的人才甚至会离开行动党而自立门户,或投向反对党。

李显龙接手总理后,是否有真正的培养行动党的政治领袖。我们现在看看第三代行动党领袖,是否有人可以担任和取代李总理。好像没有。培养接班人的同时,也要让同辈的党领袖担任挑战性的职务,希望新的内阁,能够给目前的党领袖更大的发挥空间。而不是,只是着眼于第四代领袖。

主流媒体折射出来的是跟不上节奏,跟不上时代的行动党

看新传媒报道大选成绩的观丛一定都对他们的报道方式很不满。明明好多大选成绩已经出炉了,选举局还要慢条斯理,依照行动党的剧本,慢慢的公布成绩,几时,行动党获得执政权,几时获得三分二多数席位,最后才公布阿裕尼和波东巴西的成绩。

这个号称动用600多人的现场节目,还比上微博,面子书,维特的精彩。不只节奏跟不上,连内容都很差。这不是行动党跟民间脱节的另一个写照吗?新传媒可能忘了自己是搞传媒的,即使成绩要等选举局的正式公布,难道及时的报道侯选人的动态,他们的去向,也做不到吗?这点,报业控股的报道还是比新传媒快。

吴俊刚在今天的早报的评论文章阿裕尼人牺牲了杨荣文之后,充分显现出行动党的不改变,不更新的态度。他说:无论如何,阿裕尼的选民选择了以牺牲杨荣文的方式来传达他们的心声,罔顾内阁和国家的重大损失,这不能说是理性的选择,令人遗憾,却噬脐莫及。什么叫牺牲,什么罔顾内阁和国家, 什么不能说是理性, 行动党如果还是像吴俊刚说的那样,不知改过,那真是前途有难了。

反对党比较容易找到高素质候选人

这次大选过后,将会有更多的优秀和高素质的人加入反对党,下一届大选,反对党总体的素质将会进一步提高,反而是,行动党由于种种限制,推出的候选人很可能和这一届的素质一样,没有亮眼的人才。反对党没有限制自己的最高标准,谁的本事最高,谁就出来领导,没有自我限制发挥的潜能。这样一来,人才的流动就灵活多了。

2011年的大选,从第一次参选的候选人看来,反对党已经比行动党发掘出更多有潜力的新人。下一届大选,反对党的新人素质将会更高更多。相对之下,行动党压力很大,一方面摆脱不了李光耀思维,另一面,新人不中选的机会增加了,谁还要冒险做行动党的候选人呢?尤其是在事业上有成就的人。

未来的路:反对党前进,行动党保守

有关未来五年,行动党会不会做出改变,还是只是喊喊口号而已。个人的看法是,只要行动党继续以经济为前提,做出改变的可能性并不高。目前,第三代领导层并没有其他领袖显现出极大的勇气要做出改变。所以,这重担就落在李总理身上了。而他是否仍受李资政的影响?  这个答案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论,行动党是否能随民意做出改变,反对党这方面肯定会做出积极动作,民主党已经为下届大选做准备了。工人党在取得一个集选区和一个单选区后,更是如虎添翼。人民党也推出他们的五年计划。

这种反对党持前进态度,行动党持保守态度的现状,如果继续下去,下一届大选,行动党得票再次下跌,议员席次再度下降,是很可能发生的。这种发展,将有利于我国出现一个两党制的国会。新加坡不再是一党独大,不再只有一个行动党的A队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