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4 May 2011

国父, 您愿意与反对党分享治国经验吗?


国父, 您愿意与反对党分享治国经验吗?

有些读者可能不同意把李前资政称为国父。这是可以被理解的。但是如果,你用过去式来看这个问题,或许你会同意。一个在过去对他的祖国做出巨大贡献的人,现在回头看看,对他的祖国来说,利用50年的时间在经济上,把新加坡创造成为世界上一流的经济小红点,这个成就,至少在经济上可以说的上是(经济)国父吧?

很高兴在总理就职典礼上看到李前资政与工人党的当选议员和非选区议员合照一张相。这是否意味着,李前资政认可工人党的贡献,认为反对党议员也可以为国家做出贡献。而他是否愿意再进一步和工人党议员分享他的治国经验呢?

李前资政,您愿意与工人党分享治国经验吗?Source: wp.sg


在相片中,李前资政独自一人坐在哪里,旁边坐着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离开不远处坐着已经退休的前行动党议员符喜泉。背后站着其他的工人党议员。看起来好像李前资政,是被行动党冷落了 -- 孤单的一个人坐在哪里,如有一个智者在等候人们前来向他请教,而他本身的政党却有意识的要与他保持距离。

因此,这让我们联想到,如果工人党愿意以尊卑的心情和态度向李前资政讨教治国的方法,管理国家的政治,李前资政是否愿意与工人党分享这个经验呢? 在延伸多一点,吴前资政,杨前部长,如果,工人党向你们请益,你们是否也愿意和工人党分享治国经验呢?

李前资政,吴前资政, 和杨前部长,他们在国际上的关系都很好,也把个人的经验和外国朋友交换;为何,不也把这种宝贵的经验与同为国人的反对党分享呢?况且,他们现在已经身无官职,看起来下一届大选,也不出来竞选了,对行动党的伤害也不大。因此,这个肥水的治国经验,为什么要留给外国人,也应该拿来与作为反对党的议员分享吧?希望他们能有这种大我的精神,这也有助于拉近李总理所说的政党的竞争导致的水火不相容的对立局面

工人党急需智库协助,扮演好监督的角色

工人党现在贵为反对党的老大,很自然的,人们就把目光投向工人党,看它在国会里扮演出什么角色。坦白说,8个议员的力量还是有限的。国家面对的问题如何解决,替代方案,监督效力,这些重任,一下压在工人党身上。要怎样如实有效的完成这项任务,真的很不容易。

尤其是,工人党根本没有智库这类的组织协助,研究,探讨国家的问题。因此,向李前资政,吴前资政和杨前部长请教,就有其必要性。也可以说是一项选择。

开放国家的信息资源。 不公开,是走回头路

另外,我国政府应该大方的开放本地大学的研究院,学术组织,让反对党能够获得多一些资料,研究报告,交换信息。政府部门,官方组织,政联公司,也要对反对党的资信要求,采取合作的态度,放宽限制,让国家的资信达到分享的阶段。人们的选票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表明,选民要政府更加开放,关心民情,聆听心声。如果资信继续不公开,那还不是走回老路吗?

从政府愿意设立委员会研究部长薪金看来,对于政府资信的进一步开放,行动党政府应该要乐见其成。工人党如果缺少资信,是很难有效的在国会进行辩论的。

说白了,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要求工人党议员表现好,又不提供信息,这种国会辩论,很难辩得好。再加上,工人党既无智库,又不能动用大学的资源,这场辩论真的不容易啊!

反对党支持者,请集思广益,大家帮帮忙,协助让工人党和人民党的议员在国会里发挥出更加有效的辩论论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