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5 September 2015

长期一党专政,新加坡无法摆脱行动党的奴性。


几年前读过《王蒙的红楼梦》,其中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贾府奴才“不奴隶毋宁死”的心态。王蒙过后还特地出版了一本同名的《不奴隶,毋宁死?——王蒙谈红说事》。

red chamber book.jpg



好多年前,王蒙还做过中国文化部长,他对人性的观察,尤其是把奴性放在自由之上,做不了贾府的奴隶,生不如死,宁可死在贾府,也不愿意踏出贾府一步,真的是一针见血的观察。wang 王蒙:贾府奴才“不奴隶毋宁死”心态_新华每日电讯.png
#节录自《王蒙的红楼梦》

这种奴性心态,似乎也反映在2015年的大选。新加坡虽然是第一世界经济体,人均收入高居发达国家之上,但是,在人民行动党50年来的调教下,人民似乎更加乐于放弃自由,放弃民主,放弃制衡,而选择行动党的一党专政,更加多的迷恋经济成长的果实。


国人为先党的洪永元医生把这次大选,行动党高票中选的原因归于选民有感恩的心态。他把这种心态称为: transfer of gratitude. 选民感恩于李光耀对新加坡的贡献,因此,把这种感恩的心态转嫁给李显龙。


感恩和王蒙的奴性是有一些差别,但是,贾府的丫鬟不愿意离开贾府,和新加坡选民不愿意离开行动党(李家),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正如,行动党在分析胜利的原因时,特别提出选民要求一个稳定的政治,当然也看到行动党过去的成绩。


我们回看《红楼梦》,贾府的过去当然是无限风光,名门望族,多少人想进入贾府都不容易。何况,那些进了贾府的人和丫鬟,他们宁可死在贾府也不愿出贾府一步。他们的吃喝穿住,每一样都比外面的世界好。这不是新加坡的写照吗? 行动党一直告诉选民,新加坡有多好,比其他国家好很多。选民最好选择行动党,继续在行动党的大家族管理下,享受第一流的生活,而不要操心民主,自由,制衡等。即使有这样的要求,也应该以行动党的标准来作为标准。以行动党的诚信为诚信的标准。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5/09/lee-hsien-loong-hangs-his-posters.html



为了胜选,行动党的张有福和张志贤,还创造新的会记标准。
总审计署花了10个审计工人党市镇会的账目,也没有·出来说明。会计审计师学会,也没有出来澄清,指正。而任由行动党的标准横行。行动党影响整个社会的奴性,可想而知。


就像贾府的丫鬟和佣人,他们只是看到贾府内部的事情,而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他们不知道自己处在险峰,贾府的树倒猢狲散是迟早的问题。贾府内部根本没有一个能够解救贾府命运的人。


行动党口口声声说,现在开始进入第四代领导层的工作。到底它是不是另一个贾府,目前言之过早。


但是,选民如果没有做两手准备,把鸡蛋都放在行动党的篮子里,是不是也像贾府的丫鬟那样,自行选择放弃自由,选择离开贾府的机会,到最后,也和贾府一样,充军的充军,被卖掉的卖掉,下放的下放,连妙玉这种洁身自爱的人,也难逃劫数。


过去50多年,行动党成功的把这种奴性灌输入选民的脑子里。在教育,在媒体,在行政,在司法,各方各面无孔不入,把这种依赖行动党的心态置入选民的心里。因此,在关键的时刻,感恩的心态就出现,选票当然就高了。洪永元医生认为,下一届大选,感恩心态就会消失。这是比较乐观的看法。


事实上,行动党不但在国民教育上做到感恩的心态,即使是新移民,也同样做到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外来移民不只是感恩行动党,他们也希望行动党继续执行类似贾府的政策,他们认为继续让贾府管理新加坡,他们才有出息。如果,没有行动党的政策,他们很可能就不选择来新加坡。因为,没有行动党,就没有人会继续执行这个优良的东方传统 - 贾府的奴性政治。

这就是新加坡的将来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