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6 April 2011

好一个五年不起消费税?另一个耍猴子的把戏吧。


好一个五年不起消费税?另一个耍猴子的把戏吧。

财政部长桑达曼说,行动党当选后五年内不会起消费税。大家可以信也可以不信,因为,他的说法,是建立在很多假设和前提下的。美其名是说行动党行,把国家的财政管理的很好,不需要提高消费税,也能应付政府的财政开支。

这种大选支票,往往开出后,无法兑现。上次大选,就是一个明证。不然,就是,利用其他的税务和征收费用来填补。不知选民有没有注意到,财政部长这么说,总理可没有做出承诺。万一将来真的要提高消费税,财政部长可以走路,总理还可以留下。

这就好像庄子的“朝三暮四”的故事。又要把人民当猴子来耍。

《庄子·齐物论》记述说宋国有个老人,在家里养了一群猴子,人称狙公(狙,就是一种猴子)。这位狙公每日里与猴为伴,像老爷爷和小孙子们似的,倒也颇有乐趣。可是养宠物是需要经济基础,虽然那群猴子的要求并不高,就爱吃个栗子什么的,可那么一大群猴子每天消耗的栗子也不在少数。狙公本来并不富裕,久而久之,供应就感到困难。狙公想限制猴子们吃栗子的数量,又怕猴崽子们不高兴,于是就想出了一个办法。 

一天早上,狙公对猴子们说以后,你们吃的栗子由我公平分发,一律早上三颗,晚上四颗不好?猴子们听了,个个嫌少,又跳又闹都不干。于是狙公就又笑着说别吵别吵!那就这样吧,一律早上四颗,晚上三颗,怎么样?猴子们这就高兴了,大家都表示满意。  

这个故事就叫做狙公赋芧。成语“朝三暮四”也是由此而来。“朝三暮四是狙公愚弄猴子们而耍的手段。两者只不过说法不同,实质完全一样,但狙公是在早上宣布这项规定,猴子们只顾眼前多得一颗栗子,就欢迎“朝四暮三”而反对“朝三暮四”,由此说明猴子们目光短浅。

国家财政的收入和支出都是有一定的来源。不可能,一朝一夕就变出一大笔钱来的。而财政收支,经济学理论都是建立在很多假设和前提下的。万一,这些假设和前提发生变化,整个国家财政就出现变数。最后,炒个理由便可以调高消费税了。反正,国会里都是自己人,都是好好先生。叫他们演一出戏就是了。因此,以经济利益挂上的行动党来说,不是向人民开刀,还有什么方法?

谁能确保国际形势不会变得更坏?

我们都希望国际局势能够保持稳定,但是,世界风云变化,谁又能准确的预测到呢?行动党一定会说只有它能解决问题,但从经济上解决问题,并不一定对低收入人士有利,过去的几次风暴已经证明行动党把富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谁能确保国内经济年年好?

行动党不是告诉你,要同舟共济吗?事实上,我国经济已经步入成熟的第一世界经济模式,以前的高成长率,不可能发生。因此,在就业,工作,生活压力,各方面,都会面临挑战。所以,行动党在建国50多年后,还是要同舟共济,共赴国难。

谁能确保新加坡外汇贮备不亏损?

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的例子,不是告诉你,拿高薪,在世界一流大学学习,顶尖资金管理公司的协助下,还不是照样亏本。万一亏到我国的外汇贮备都见底时,那时,人民就要负起责任,帮帮忙,延长退休,少领公积金,多交点税,让政府渡过难关。

谁能确保其他税务,收费,组屋价格,不上调?

“朝四暮三”和“朝三暮四”在这里最实用了。国家的钱都在一个大篮子里,先缴交或后缴交,财政部可以变通,这里费用加一点,那里消费税不加,这些都可以调理的。只是把名目改一改。

消费税调不调高,有很多不能确定的因素。反正,这个不调,并不表示,其他的税务,费用,可以保持不变。总之,国会里行动党人数多,要怎么改,怎么变,一手遮天,行动党要怎么做就怎么做。

选民要利用这次大选,好好的想一想,然后清楚告诉行动党,我们不是猴子,不要用耍猴的手段愚弄选民。我们的目光没有那么短浅,分不清什么是“朝三暮四“。我们要国会辩论各种政策税务的课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