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8 April 2011

反对党的保险,一定要买。许文远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反对党的保险,一定要买。许文远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投反对党,买保险,肯定好过没买保险。问题是买不买得起保险。既然是一张无价的选票,选民们就应该买得起。这张票是我们存了五年,有些人可能存了20多年的储蓄,现在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新加坡选民储蓄了这么多年都的选票,现在,就要快快拿来买保险,不要再等了。因为,卫生部长许文远就在去年给了选民一个大大的例子和教训。选民还记得早报20101030日的新闻吗?

许文远鼓励大家买贵的保险 source:healthxchange.com.sg
两万多元的医药费最终只需拿出8元现款支付?卫生部长许文远以自己开刀住院的经验说明,投保全面医药保险可大大减少病人为偿还医药费所需拿出的现款。

这条新闻见报的时候,好多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住院开刀只花8块钱?开玩笑?好多人都不敢相信,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便宜的事。偏偏在新加坡就有,但是,许文远买的就是保费较贵的保险配套,这是一项绝对值得的投资,许文远还大声疾呼,叫选民快点去买贵的保险。

这不是打字错误

许文远还在卫生部博客上透露,他的手术和住院医药账单大部分透过健保双全以及他额外添购的私人附加保险索偿,加上可以利用他自己的公积金保健储蓄支付一部分账单,他最终只需自掏腰包拿出8元现款支付医药费。他还強调:这不是打字错误。 

但是,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张志贤昨天指出这在新加坡行不通。反对党阵营近日呼吁国人在政治上买保险的说法,是站不住脚。他批评反对党人一方面要选民投票给他们作为保险,另一方面却表示他们尚无法组成替代政府,等于是要新加坡人付出高昂的保费,但在需履行保单上的赔偿合约时,却无法兑现。

选民们, 看了许文远的开刀故事,您愿意付出高昂的保费吗?您认为,在需要履行保单上的赔偿合约时,反对党会无法兑现吗?投票支持反对党,保费较高,因为,政府不拨款给支持反对党的选区,如那位国大同学提出的后港区,没有得到好处,而阿裕尼却有。

扪心自问,这个较高的保费,值不值的付?没有付保费,代价是不是更高。两万多元的医药费对8元现款支付, 您要选哪一个?

高额国防开支,也是在付高额保费

张志贤身为国防部长,难到忘记他的国防部,是财政预算的最大开支。为什么我们要花这么多钱在国防上,这不是买较高的保费吗?选民还希望减少国防开支,增加教育开支,但是,行动党说不行。还是要买,高额的国防保险费。

国在人在,新加坡就在

除非投了反对党,新加坡会亡国,那么,反对党就无法兑现需要履行的赔偿合约。国在人在,新加坡在,不存在无法兑现的问题,除非,我们的公积金,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政府部门,公共行政,全部不见了。因此,留在新加坡的人,就要负起保家卫国的责任。新加坡选民既然付出高昂的保费,就要一起兑现和履行保单上的赔偿合约。

我们的问题是:舍不舍得把神圣的一票投给反对党,而不是付不付得起保费的问题。

早报还向新加坡财务规划师协会会长沈永发询问。他相信部长应该是投保可全额索偿as charged)医药保单,所以才无需拿出很多现款支付医药费。所谓全额索偿保单,顾名思义指的是保险公司不会给各别索偿项目设下索偿顶限。选择全额索偿保单的保户,在住院床费、膳食、药物、检查等膳宿费用room and board)以及手术疗程项目上可全额索偿,不像普通保单保户一样有每日250元的膳宿索偿顶限。这类保单的保费会比基本保单高很多。

沈永发指出,以许文远部长这样一个58岁男性保户来说,要投保这样的保单每年保费介于400元的800元,由于当局允许国人每年从保健储蓄户头提出最多800元支付医药保险保费,所以他相信部长应该无需动用现款来支付保费。

许文远的高价的保费,我们可能付不起,因为,有好多人一直在喊付不起医药费,看不起医生,宁可死,也不要病。但是,现在,选民可以动用手中的一票,买个保险,为将来做准备。

新加坡选民手上的神圣一票,是值得买反对党这个比较贵的保险配套的。行动党不管会不会没落,先买制衡行动党的保险,才是最佳的选择,最明智的选择。谁会想到会有生病的一天。许文远每年都有定期的医药检查,最后都会生病开刀,何况是普通的选民。我们之中有些连保险费都付不起,更何况较高的保费。

既然,选民大家手上都有一张无价的选票,为什么不用来买反对党这个保费较高的配套,有朝一日,万一行动党生起病来,这个保险就派上用场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