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2 April 2011

第一世界国会就是要有一颗向善向上的心,而不是乡愿


第一世界国会就是要有一颗向善向上的心,而不是乡愿


行动党问什么是第一世界国会?依据那一个国家为标准。事实上,我们也可以回问行动党,部长的世界第一高的薪金,是以什么做为标准?大家心知肚明,行动党也说不出个道理。因为,道义在人心,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选举到了,就拿出来量一下,行动党候选人有没有一颗向善向上的心。

第一世界国会就是要有选出那些有一颗向善向上的心的候选人,而不是好好先生的乡愿代议士。行动党自认以儒家治国,
怎么不知道世界第一就是说,要人人向善向上,国家也要向善向上,这样才是共创未来。

行动党这一问,就好像在问儒家,什么是仁,义,礼。问道家,什么是无为,逍遥,问墨家什么是兼爱。不论怎么问,这些先秦的哲学家,都会告诉你,要好好做人,要有一颗向善向上的心,而不是占了国会议席,就变成好好先生,忘记人民的委托,不为制衡政策发言。

但是,如果坚持要继续问,什么是仁,义,礼。什么是无为,什么是兼爱。那么,儒家就会告诉你摸摸自己的良心,有没有做到向上向善,有没有在国会里做个乡愿,做个好好先生。因为,仁,义,礼,无为,兼爱都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孔子对不同的学生,就给不同的答案。这是一种境界,你的心有多“好好向上,好好向善”,你的境界就有多高。

当然,行动党在这方面,是不要求他们的候选人有向善向上的境界,反而要求他们要有乡愿的最高境界,薪金的最高境界。
看看早报的报道,沈颖解释说,新加坡是个经营得很好、施政有方的国家,现在又处在稳定、平安的时代,此时踏入政坛可以有贡献,这也是新加坡比较幸运的地方。她指出,别的社会就很难说,踏入政坛可能会陷入政治斗争、无谓的竞争,不一定能为人民做到事。

原本以为,沈颖是一个比较好的行动党候选人,比其他几位行动党的女候选人好很多。但是,从这番说话看来,也可以看出她的乡愿的境界。什么稳定、平安,踏入政坛才可以有贡献。她把国会里的制衡当成政治斗争、无谓的竞争,不一定能为人民做到事。如果没有稳定、平安,她就做不了事。

乡愿这个词含义丰富,孔子所谓乡愿大概是指伪君子,指那些看似忠厚实际没有一点道德原则,只知道媚俗趋时的人。孟子所言大约是说言行不一,当面背后各一套的四方讨好,八面玲珑的人就是乡愿。

人人说好的人,孔子给他叫做乡愿。阳货十三孔子说:「乡愿,德之贼也!」(乡愿就是人人说好的那种人, 孔子说他是道德的盗贼)。

孟子也记载了同样的话。乡愿都包括那些特征呢?尽心下万章的疑问解答了这个问题。「万章曰:『何如?斯可谓之乡愿矣?』曰:『何为踽踽凉凉?生斯世也, 为斯世也, 善斯可矣。』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万章问:如何才算是乡愿?孟子答:从他批评别人的事上就可看出他是不是乡愿。他讥笑不随和的清洁自守, 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狷人, 说他们何必孤孤零零冷冷清清地生活, 人既然生在世上, 就要作这世上的(俗)人, 只要人说声好就可以了, 何必落落寡合呢?然后孟子作结论说, 乡愿做事遮遮掩掩, 专想讨好世人)。

万章还不懂, 问为什么「一乡的人都说他是谨慎老实人,他不论到什么地方, 人都不会不拿他当做谨慎老实人, 孔子却以为他是道德的盗贼, 为什么呢?」孟子说:「人要非议他的不是, 却举不出实例;要攻击他的毛病, 他却没有明显的毛病;他与世俗同流合污, 合乎污世。他的居心好像忠信, 行为好像廉洁, 以致人都喜欢他, 他自己也自以为是。但却不能和他进入尧舜的圣达, 所以说他是道德的盗贼。孔子说:『我厌恶那似是而非者。因为, 我厌恶莠草, 是怕它乱了幼苗, 厌恶言似义而非义的人, 是怕他乱了正义我厌恶乡愿, 是怕他乱了道德。』」。(原文是:万章曰:「一乡皆称原人焉,无所往而不为原人;孔子以为德之贼,何哉?」曰:「非之无举也, 刺之无刺也;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洁,众皆悦之,自以为是;而不可与入尧舜之道,故曰德之贼也。孔子曰:『恶似而非者:恶莠,恐其乱苗也;恶佞,恐其乱义也;恶乡愿, 恐其乱德也。』」)。

孔,孟两位先师给乡愿下的定义,好像新加坡国会里的议员一样,我们好要好好地想一想,是否需要这么多乡愿在国会里月领万元以上,而又。。。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在回绝新加坡交易所的收购时说:收购成功的话,澳大利亚将会失去更多金融业的工作,这不是合并,而是把澳大利亚的金融业变成亚洲竞争者的附属公司。因为,他需要向国会负责,他需要受到制衡的,而不能见钱开。

“Becoming a junior partner to a smaller regional exchange through this deal would risk us losing many of our financial sector jobs," said Swan, the father of three. "So let's be clear. This is not a merger, it's a takeover that would see Australia's financial sector become a subsidiary to a competitor in Asia.
(Source: Reuters)

新加坡国会里的乡愿们,如果遇到国难当前,而不是稳定、平安时期;在集体思维,小集团思维的引导下,会做出怎么样的决定?因为,总统已经自废武功,帮不了你。新加坡选民必须三思,要一个有向善向上心的反对党,还是行动党的乡愿们,道理很简单,相信你们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