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2 April 2011

请早报不要误导误报迈向第一世界国会的意义

请早报不要误导误报迈向第一世界国会的意义


投反对党一票,朝向第一世界国会迈进

拜读了吴俊刚的 “什么是第一世界国会?”后#1,感觉这是一般御用文人的手笔,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误导读者,不要上了反对党的当,做了乌托邦的梦。这里先总结一下这篇文章的要点:

1. 第一世界国会不等于好国会
2. 为夺取政权,政党间相互争斗、倾轧,不得已合作时,彼此妥协、分权和分肥,而不是互相合作的政府。
3. 期待政治天才出现,难保不会有朝一日选出一个四分五裂的国会
4. 行动党一党独大是历史的偶然。反倒是少了反对党的阻力,使执政党不必花时间在政治缠斗上,也让政府能够更有效的施政。
5. 不要梦想第一世界国会的乌托邦,应该抗拒乌托邦的诱惑。

在回答上述观点时,有必要解释什么是第一世界国会。 这篇文章在很大程度上是针对反对党要求在国会里制衡执政党,尤其是工人党刚刚提出的迈向第一世界国会的口号。根据工人党的解释,第一世界国会的特征是#2

1国会的议员只包括在自由公平选举下当选的议员。每位议员都有相同的国会投票权利。
2 制衡政府。因此,国会里必须要有足够数目的反对党议员才能负起制衡的作用。
3 国会内的反对党必须维护国家的利益,确保政府不要采取伤害人民的政策。
4 国会必须尊重宪法并保障人民的宪法权利。

补充多一句,第一世界国会也应该必须让全体新加坡公民,履行他们作为公民所拥有的神圣的投票权利。而不是像现在的新加坡,故意修改竞选制度,让有好多公民好几届大选都无法投票。

了解了第一世界国会的意思后,我们再回来看一下吴俊刚的 “什么是第一世界国会?”

1. 第一世界国会不等于好国会,也不等于坏国会

文章拿比利时,美国和日本作为例子。他们算得上是第一世界国会。但不值得我们学习,反而是借鉴和警惕的地方比较多。因为,他们的国会反对党太强,制衡到好多政策无法通过,好像什么事都做不了。
文章不提这些国家,政府没有完蛋,公共行政没有完蛋,人民没有造反,人民没有害怕亡国。因为,选民必须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既然要有制衡的力量,就要面对制衡的后果。

因此,第一世界国会不等于好国会,但也不等于坏国会。文章有意只说一半的结果,是要误导读者相信第一世界国会不是好国会,而故意不提第一世界国会也不是坏国会。同时,其他第一世界国加的国会的成功例子,怎么不拿出来讲。只拿三个第一世界国家,以片盖全的全面否定第一世界国会的成功例子。

2.为夺取政权,政党间相互争斗、倾轧,不得已合作时,彼此妥协、
分权和分肥,而不是互相合作的政府。

文章不只是否定政党竞争,还警告如果不得已合作,就会出现分权和分肥。这简直是侮辱选民,侮辱政党。或许,当作者作为行动党议员的时候,他满头脑都是都是这种想法,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更或许,他给马来西亚,台湾的反对党吓坏了,误以为竞选竞争就是相互争斗、倾轧。

根据文章的说法,英国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在去年合组联合政府,就是分权和分肥的政府,欧洲很多民主国家的政府都是联合政府也是分权和分肥的政府吗?不要忘记,欧洲的比例选举制度,就是要制衡一党独大,让反对党在国会出声。英国自由民主党加入联合政府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要全民投票改变目前的选举制度,逐步在英国实行比例选举制。幸好作者他是在新加坡讲这番大道理,如果在英国或是欧洲民主国家,还可能会有官司上身呢?

3 期待政治天才出现,难保不会有朝一日选出一个四分五裂的国会。

文章期待政治天才如李光耀者出现在执政党或反对党阵营。在二十一世纪,我们还在梦想皇权,梦想天才,而不把自己的前途握在自己手中。

因此,他认定,我们不比比利时人、美国人和日本人更加聪明和有智慧。我们难保不会有朝一日选出一个四分五裂的国会。 他是怎么认定一个有制衡的国会就是一个四分五裂的国会,是谁定义这三个国家的国会是四分五裂的国会。这是行动党的定义吗?请说清楚,不要误导读者。

4行动党一党独大是历史的偶然。反倒是少了反对党的阻力,使执政党不必花时间在政治缠斗上,也让政府能够更有效的施政。

文章认为,行动党过去的一党独大是历史的偶然,因为社阵议员集体退出。这是一个有争议性的解释,英国人的解密文件并不是这个说法。亏他还整天叫人看看历史。不过,行动党在建国初期的贡献,我们是应该承认的。

最可笑的是作者的这段话:“反讽的是,这并不是因为有了反对党的监督,反倒是少了反对党的阻力,使执政党不必花时间在政治缠斗上,也让政府能够更有效的施政,并落实一些必要但痛苦的政策,以保障新加坡的长远利益。”

作者进一步企图误导读者,相信一党独大的好处。没有反对党,反而对新加坡更好。这不是重述李总理那番“fix the oppositions” 的大道理吗?

5 不要梦想第一世界国会的乌托邦,应该抗拒乌托邦的诱惑。

因此,作者强调不要做乌托邦的梦。他说:因为,朦胧的第一世界国会瑞士一样的生活水平,对一些选民来说确实是有吸引力的。
但是,这只是乌托邦而已。千万不要当真。因为他相信只有一党独大的行动党才能“始终能保持廉洁、有效和活力,不断吸引人才和新血,与时俱进,同时,有能力组织具强大执政能力的政府,为人民提供良政和善治,拿出具体和卓著的政绩。“

第一世界的国会,不是乌托邦,只要新加坡选民做出投选反对党的决定,这一天就会到来。

文章在结尾时的一段话值得一提,作者否定乌托邦,但是,他并没有否定一个事实,他的原话:“因此,读历史的人都会很悲观。因为,人类社会似乎都无法跳脱盛极而衰的发展轨迹。“

他是在说行动党也无法跳脱盛极而衰的发展轨迹吗?

#1吴俊刚:什么是第一世界国会?
Zaobao 2011-04-11吴俊刚
  20106月,比利时举行国会选举,选举过后,照理应该组织政府,但时至今日,政府还没有诞生。这个多党制第一世界国家的政府,自2007年以来就多次因政党权力斗争而陷入瘫痪,2007年出现了长达100天的权力真空,由过渡政府暂时掌管政务。9个月后,各政党才达致协议,组织虚弱的联合政府。这一次的政府瘫痪期更久,到现在已有300天,各政党却还是无法达致组织新政府的共识。
  在大西洋彼岸,美国国会也在进行两党殊死搏斗。原本从去年10月份就该开始的2011财政年,由于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失掉了下议院的多数,致使联邦政府向国会提出的预算案一直无法获得通过。到了上星期五,也就是上个财政年的最后一天的最后一分钟,两党才勉强达成协议,条件是奥巴马政府同意进一步削减开支预算380亿美元。
第一世界国会不等于好国会
  近年来,美国国会不只一次上演过这样的朝野两党拉锯战。比方,1995年民主党的克林顿任总统期间,共和党控制国会,也采取过同样的策略,不通过联邦政府预算,结果政府部门预算用尽,不得不关闭20天。在野党要削减政府预算,说穿了不是要为纳税人省钱,而是要扯执政党的后腿,就是让你日子不好过,最好是下台,由我取而代之。这就是政党轮替的戏码。
  在亚洲,在大地震和海啸来袭前已经摇摇欲坠的菅直人政府,幸运地得到了暂时喘息的机会,不幸的是没有能力最有效地处理灾情。在野党在灾情大震撼过后,也开始抨击首相无能。朝野政党并没有真正放弃政治歧见,协力拯灾。说实在,反对党恨不得乘机夺回政权,哪有心情帮助执政党做好政府的工作。
  以上三个两党和多党国家的国会,应该都算得上是第一世界国会。但相信都不是值得我们学习或模仿的好榜样。第一世界国家也许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但在政党政治这一块,看来倒是值得借鉴和警惕的地方比较多。
  近日,由于大选临近,朝野政党秣马厉兵备战,在野党也喊出了迈向第一世界国会的口号。但什么才是第一世界国会呢?从上面所举的实例,可见第一世界的国会并没有太多值得称道之处。理论上可以制衡政府的两党制或多党制,实际上都变成了使政府变成跛脚鸭的主要因素。因此,我们绝不能在第一世界国会和好国会之间画上等号。我们的国会因此也不能盲目仿效第一世界国会的做法。
  何以故?因为不管是哪一个国家的政党,第一世界也好,第三世界也罢,都必须为夺取政权而相互争斗、倾轧,执政党往往必须倾全力竞选以保住政权,反对党则必然要倾全力竞选和想尽办法把执政党拉下台。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同政党合作组织所谓联合政府,实际上是彼此妥协、分权和分肥的政府,而不是互相合作的政府。
  美国的开国者一开始就注意到党派纷争的可怕后果,但是并没有设想出有效的解决方案。他们把英国的首相制改为总统制,终究无法避免国会内政党斗争瘫痪政府的局面出现。

乌托邦的诱惑
  新加坡可能出现以上三个第一世界国家的情况吗?答案是可能。政治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行动党有一天因为无法再吸引到全国最优秀的政治人才而倒台也是可能的。在不可知的未来,执政党或反对党阵营中再冒出一个李光耀这样的政治天才也是可能的。新加坡有朝一日像历史上的城邦斯巴达和雅典也是可能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新加坡人并不是什么特别人种,我们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人。不管是个别还是总体,我们并不见得就比比利时人、美国人和日本人更加聪明和有智慧。我们难保不会有朝一日选出一个四分五裂的国会。
  行动党过去几十年来在国会的一党优势,开始时是历史的偶然(社阵议员集体退出),接着是走对了路线,始终能保持廉洁、有效和活力,不断吸引人才和新血,与时俱进,同时,有能力组织具强大执政能力的政府,为人民提供良政和善治,拿出具体和卓著的政绩。
  反讽的是,这并不是因为有了反对党的监督,反倒是少了反对党的阻力,使执政党不必花时间在政治缠斗上,也让政府能够更有效的施政,并落实一些必要但痛苦的政策,以保障新加坡的长远利益。但是,这样的局面能维持多久,也没人敢打包票。因为,朦胧的第一世界国会瑞士一样的生活水平,对一些选民来说确实是有吸引力的。
  人总是梦想乌托邦,总是无法抗拒乌托邦的诱惑,总是不相信世上不可能会有乌托邦。因此,读历史的人都会很悲观。因为,人类社会似乎都无法跳脱盛极而衰的发展轨迹。新加坡人的政治成熟度超越了比利时、美国、日本甚或台湾了吗?让我们还是回到现实,仔细思考,什么是第一世界国会?怎样才能继续使国家有得到治国贤才和妥善的治理。

#2 Characteristics of First World Parliament
In our view, a First World parliament for Singapore would have the following characteristics:
1 It would consist only of Members of Parliament elected in free and fair elections, all of whom have similar voting rights due to their mandate from their constituencies;
2 It would function as a robust check and balance against the Government. For this to happen, there must be a critical mass of elected MPs from the opposition parties.
3 The Opposition in Parliament must also be responsible for defending national interest viz. to ensure that the Government does not take steps which hurt the people;
4  Parliament must respect the Constitution and people’s constitutional rights.
Source: wp.sg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