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4 April 2011

守业用好好先生还是批判性思考



50多年的高度经济成长,新加坡已经渡过了创业的阶段,现在已经进入守业的时期。未来的路,要怎么走,继续由好好先生的行动党带头,还是要加入批评性思考,制衡行动党,改革变更路线,为人民创造更大福利,让国人更有意义和尊严的活着。

昨晚在新传媒举办的华语电视政治论坛上,一开始就提出即将到来的大选,是个分水岭,因为,国人要选出最好的人才在国会里为人民发声,为人民服务。但是,新加坡未来的方向,是要走回行动党的老路,继续高经济成长,牺牲部分人的利益呢,还是,加入新元素,加入反对党的制衡力量,检讨,批判,修改老路,照顾弱势人士,共享国家成果。

为什么说行动党是好好先生呢?
两位行动党代表(林瑞生和陈振泉),以政府一贯做法出发,说明政府为了国人,想方设法留住外国人的投资,并提供培训机会,奖励,津贴,医药补贴,教育补贴,各种在主流媒体都已经报道过的新闻和旧闻,以所谓辩论的方式演绎出来。他们以好好先生理性的说教,提出过去这么好,将来面对更大挑战,以同样的方法,再加上人民的团结,一定有个更好的明天。

这和行动党推出的候选人的模式一样,背景良好,有诚信,愿意服务,认可过去的做法,并愿意继续这套游戏规则。他们都是好好先生,不会违背行动党的的意识,做部长的,继续教条式管理,做议员的,继续教条式的投票支持行动党提出的议案。好好先生们像开着自动驾驶的飞机一样,风平浪静安全抵达目的地。一旦出现状况,不会驾驶,就变成了机毁人亡。

因此,出席论坛的反对党:工人党,团结党和革新党,就要求加入批判性思考的元素。工人党(许俊荣)提出国会要有制衡的力量,替代政府的准备。团结党(张培源)则要加入人民的心声:年长者的心声,就业者的心声,不要有空头支票的心声。 革新党(卓金炎)要加入贫富不均,生活费高涨,援助低收入人士,买不起房子,公积金的问题。

守业到底要用好好先生还是加入批判性思考呢?

舍身取义还是唯利是图
好好先生在危难关头,是舍身取利还是取义?孟子说:鱼,我所欲也;熊掌, 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在论坛上,行动党还是要追求经济成长,因为,只有经济成长了,才有所得,才可再分配这些所得给需要帮助的人。而那些跟不上快速列车的人,请等待援助,政府会提供津贴,补助,培训来加强你的受雇能力。

因此,在守业的过程中,好好先生叫你放心等待,政府会来救你。即使舍身,还是要以利为先,不会考虑义的问题。因为,没有利,政府就没有办法来救你。这就像庄子说的,即将渴死的鱼,要慢慢的等待,等政府开了一条河过来,才可以得到水喝。

反对党认为,现在已经有人没有水喝了,买不起房子,看不起医生,退休也无法养老。。。。如果还不及时加入批判性的思考,加一把劲照顾弱势国人,后果将不堪设想。因此,国会里要有制衡的力量,让政府改变好好先生的做法,把米饭等的消费税降低,给予工人最低工资,年轻夫妇能买的起房子,医院有足够的病房等。

更何况,今天的好好先生,并不一定将来也一定是好好先生?因为,反对党说答应人民给于瑞士的生活水准,竟然是一个竞选的空头支票。20多年前就已经出现的人口老化问题,人民协会早已知道但还是解决不了。居者有其屋,愿意工作就有工作,退休得以安老,对好些人来说,还是个梦。房价高涨的得利者,是远走高飞的人,留下来的人还是要面对高房价的问题。

国家为先还是人民为先
行动党认为,国家和人民的进步一样重要。但是,要先有国后有家。行动党的好好先生们,处处都要考虑国家有没有利益。国家如果没有利益,人民就分配不到或没有利益可言。这是近乎君贵民轻的可怕想法。这种做法将导致为了国家利益,可以牺牲人民的利益。

强国必先强民。没有身强力壮的人民,谁还能负起保家卫国的责任。难道, 这一点,也要依赖外国人吗?反对党提出为谁而战,经济发展失去平衡点,分配问题,行动党无法做出面答复。更进一步,反对党认为,政府为了增加国家的收入,就搞垄断,建屋局建屋让国家收入增加,让外国人进来,刺激房价,又增一笔收入,以外在因素为借口,让物价上涨,从中又可多收税。。。。

一向强调儒家治国的行动党好好先生们,为何忘了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家才是所有社会的核心,没有家,那里来个国。事实上,应该是先有家后有 国。所以,国家也叫家国。一个整天,为家而烦恼的人,能对国做出贡献吗?

华语论坛反对党表现较佳
尤其是和英语的论坛相比较,反对党的三位代表,都能为他们的政党表明立场,同时,好多问题,行动党都没有办法回答,或正面给予回答。行动党陈振泉的五指论,从宏观,微观,看问题,林瑞生的大病,小病,多病,少病的病原论,都无法说清楚,新加坡真正的病因 高经济成长的副作用,人民的心声,失落的愿景,贫富不均,生活费高涨,落势,低收入人士,退休,公积金的问题。

分水岭不是行动党第四代领导更新问题
这次大选,行动党一直提出第四代更新的问题和重要性。事实上,分水岭应该是指反对党能否突围,国会里是否有最好的人民代表。论坛上,行动党的陈振泉并没有坚持行动党候选人是最好的,只是鼓励选民选出最好的人进入国会。当然,行动党自认本身的候选人是最好的人选。
如果,下次国会还是一党独大,水岭分不分还不是一样,只不过把旧瓶装上新酒吧了?何来分水岭之说。

分水岭应该像财政部长尚达曼在英语政治论坛上说的:强有力的反对党对行动党、对新加坡都是好的。这段话,行动党的林瑞生在华语论坛上,并没有提出。或许,只是要取乐英语听丛,而认为华语听丛不需要这么的公开表白。

尚达曼的这段话,可以说是中英文论坛中的最重要的一断话。好可惜啊!华语论坛的观丛错过了这断话。因为。只有一个強有力的反对党才能改变好好先生的思维,让新加坡的未来更美好。

选民们,在投下神圣一票前,请认真的考虑一下,您要以何种方式守业,好好先生的行动党还是具有建设性,批判性思考的反对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