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5 April 2011

工人党道义制衡,同心协力追第一


工人党道义制衡,同心协力追第一


在新加坡即将到来的大选,新加坡工人党,可以说是准备最充分,最有希望突破行动党的封锁,成功取下集选区的反对党。这个政党给人理性,纪律,稳健,不好高好高骛远,实际而又有朝气。

他们已经锁定一个目标,攻下一个集选区。与此同时,候选人,党工,大家的口径一致,不论在论坛上,报章访问,记者会,在向外发言时,他们都说:把票投给工人党,迈向第一世界国会。第一世界国会就是一个有制衡的国会,执政党必须向国会负责,解释施政措施,方针。而不是像刚刚结束的国会,一党独大,行动党可以利用国会的优势,不经过详细的辩论讨论,只顾经济利益,甚至为少数人的利益而通过立法,通过财政预算案。

这个在50年代比新加坡独立,自治还早成立的老牌政党,在经过近10年的励精图治后,以反对党一哥的身份出现。但是,在行动党极度关心反对派活动,以及主流媒体帮凶的环境下,工人党是非常不愿意见报,非常不愿意公开活动,党秘书刘程强就说过,他在1991年能够中选,就是因为媒体比较少报道他的活动。这又是新加坡政治的一桩怪事,哪有候选人不愿意见光。可惜,新加坡有太多闪电,见光会死的。

这和民主党刚好相反,民主党要上报要上电视,要为见光而死。扁扁行动党不让它有这个机会。这种反差都要归功于行动党政府的抹黑行为。民主党已经被抹黑到不能再黑,而工人党却不愿意或不小心上了抹黑名单,洗也洗不清,就会影响党的形象,当然也会影响选情。这可以说是第一世界富有国家中,难得一见的怪事。要见报的没有机会,有机会见报的不愿意见报。

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像墨家。而工人党却像道家,他们不要进入主流媒体的视线范围,主要的发言就是通过国会,非常害怕被媒体相中,那就麻烦了,抹黑就跟着来了。这就是为什么工人党这么在意,要争取第一世界国会,因为,只有推动第一世界国会,有更多的反对党议员,反对党才能有效地制衡执政党。才能在国会里为人民发言。

好多人不了解第一世界国会的意义,到底说些什么?这看起来是个哲学问题,没有答案。这真的是没有一个标准,真佩服工人党的眼界,敢用这个一般人不太容易了解的竞选标语。当行动党还整天在歌唱自己最能为自己一手造成的生活费高涨解决问题时,工人党提出这样的一个自由,平等,具有竞争,又有挑战性的理想时,这显示他们不要与行动党同流合污,继续把选民,人民困在选区提升,选区划分,选前送礼,的低下选战策略中。这也表示,工人党要争取更多中间选民的票,那些要求国会里需要制衡力量的选民。

第一世界国会,不只是提升人民制衡执政党,还要提出建议,朝野一起创造美好新加坡。新加坡不可能也不可以一直停留在第三世界国会,经济发达,政治思想没有跟上。人民不关心国家的发展,一切交由执政的行动党来处理。这种把宝都押在一个政党身上的人民,有必要反省押错宝的后果。另一方面,行动党却让跟不上的国人,过着第三世界国民的生活。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都是在同一条船上,应当互相扶持,互相帮助。而不是行动党那样,劫穷扶富,看到富人就帮,穷人则冷漠不视。

行动党在经济利益下,要富者越富,穷者越穷。因此,穷人穷到连声音也发不出来,当然国会也没人替他们出声。而工人党以及其他反对党,要人民即使穷,也要在国会里有人代表他们发出声音。不可能像现在一样,一面倒地,只准富人发声放火,而不准穷人出声点灯。

工人党觉得本身有责任,在道义上为新加坡人民指引一条持续性发展,建家立国的新道路。这条道路要人民参与,一改行动党一党独大的思维,再改行动党样样都是它最好的想法做法。那就是要做到世界第一,不单单是国会,其他方面,文化,科学研究,医药照顾,人民的参与度,都要跟着提升,不是行动党片面性的解决问题,只专注经济发展。

工人党的避开主流媒体的做法,也反映在新媒体上。他们也曾经被行动党领袖告过,并受到破产的威胁,因此,对媒体发炎,非常小心,为此,还导致有部分党员出走。在新媒体上,尤其是《淡马锡评论》,经常还会对工人党不满,说工人党不出声,没有种,面对行动党挑战,有时还像缩头乌龟,不出声。这或许是工人党由于过于谨慎而被误会的原因。

工人党在主流媒体,在新媒体的表现,顺其自然,也不力争,是不是一种“无为”的表现。这也显现工人党不变应万变的选战策略。因此,行动党利用媒体一直追问,刘程强会否出走后港区,候选人在那一些选区竞选,答案一律是提名日过后自然会为分晓。让人以为工人党故作神秘,让行动党干着急。

不过,无论如何,他们一旦作出决定,工人党和民主党一样,将会全力以赴。当他们决定要出战四个集选区和四个单选区时,不论会不会出现三角战或多角战,工人党一旦选定目标,便会勇往向前,不论对手是谁,就是要战到底。这种精神使到团结党最后退出一个三角战的集选区。

在中国历史上,唯一能够跟儒家相抗衡的就是道家。儒家和道家,犹如中国的阴和阳,一反一正,冲撞出中国人处事做人的道理。行动党的阳刚,在国会里的一党独大,的确为新加坡带来经济的巨大成绩,但是,在背后,在阴面,却也带来了不少问题,大成绩也意味着大的牺牲。

寄望工人党能够打开一条集选区的路,不要让国人做出不必要的牺牲,跟多的牺牲。最最重要的是,跟不上经济发展的人,也要有发出声音的机会,也要获得应有照顾,应有的尊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