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4 April 2011

民主党侠义承诺,自我牺牲为平等


民主党侠义承诺,自我牺牲为平等  

新加坡民主党在新加坡政坛可以说是一个异类,受到行动党的打压最深最大。在所谓的主流媒体的新闻上,也是受到最多最详尽的抹黑。由于民主党这种被行动党划定为捣蛋分子的特殊身份,新加坡人民对民主党有着最多的误会,误解,和最大的不信任。

这到底是民主党的不幸运,还是新加坡人的不幸运。当然,主导这场活生生怪剧的行动党却是非常的得意。也非常的在意。

在这种不良环境中成长的民主党,自然在2006年的选举中,得票率是所有反对党中最低 (平均约22-23%)。这个低的离谱的得票率,比一些历史浅,资历差的反对党还要低。这样低的得票率有其历史背景和原因,也跟民主党的侠士作风,赴汤蹈海,我为人人,不怕受苦,勇于牺牲有关。同时,也跟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的个人作风有很大的关系。

新加坡的主流媒体更是一大功臣。在行动党的指引下,新加坡的电视台,电台,报章,政府行政机关,对民主党不是采取全面性的新闻封锁,就是抹黑,敌视。这在现代民主国家中,可以算是非常的罕见。一个执政党,可以动用全国的行政力量,对付一个弱小的反对党以及它的领导人。

民主党是新加坡反对党中,采取最激烈手段,要为人民争取利益,平等,自由,人权的政党。为本身的政治理想的实现,他们努力据理力争,甚至在体制外,国会外进行斗争。并且,是与国外政党,组织联系最多的新加坡政党。这样的一种背景很自然就成为行动党的眼中钉。非要用最大的可能加以制止不可。行动党对民主党的一项指责,就是接受外国的支持和帮助。

至于徐顺全,这个1962年出生的前国立大学讲师,自然的就是新加坡的异议份子的代表。他也就成了新加坡国内硕果仅存的几个异议份子,仍大胆的在国内活动。其他的异议份子大多已经逃离新加坡的政府迫害,选择出亡海外。

徐顺全最出名的罪名,就是被行动党领导人控告「诽谤」罪,非法集会罪等。徐顺全现在是一个破产者,因此,他不能代表民主党参选,也不能在竞选期间发表演说。令人奇怪的是,一个破产人士,怎么能吸引到这么高素质的候选人,为民主党出战者这次大选。以平均候选人素质来说,民主党这回的候选人比执政的行动党和第一反对党工人党都来得高。

但是,民主党的候选人是这三党中,最不可能中选的。这种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的精神,不由得不佩服他们的勇气可嘉。他们似乎有着我不入下地狱,谁入地狱的作风。

民主党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接近墨家的行为。他们要求人人平等,自由,法律公平,保护人权。他们不受统治阶级的欢迎,为民主斗争的努力,但没有被新加坡人发现,更不用说珍惜了。为此,他们还是继续努力,就像墨子一样,踏破靴子,即使没有人领情,他们也不要求回报,继续工作。

主流媒体无法见报,也上不了电视,他们就利用新媒体宣扬他们的精神。他们是新加坡政党中,利用新媒体最多,最成功的政党。新媒体的出现,使到民主党犹如浴火重生,尤其在年轻人的圈子,有着一大批的支持者。

在选战前,民主党还要候选人立下承诺。徐顺全说:如果你要明确了解民主党的承诺,它就是一份党和人民立下的契约。契约提到的承诺都是人民提出来的。我们要郑重地许下诺言,证明我们不是在说大话。我们希望人民可以根据这份契约,审核我们作为议员的表现,看我们是否对许下的承诺负起责任。

如果选上,民主党将把议员每月一万五中的一半贡献于选区,设立帮助穷人基金及不会滥用市政理事会的公款胡乱投资。民主党誓言引进最低工资法,取消基本用品的消费税,及把其他消费税降至3% 取消公积金最低数额限制,让新加坡人在找寻工作上比外国人有优先权。

这在新加坡政党中,可以说是标新立异。可以说是他们要吸引人们注意,也可以说他们要明确树立自己为民服务的立场。在11位已经介绍的候选人中,其中包括前高级公务员,著名医生,学术界,非盈利机构,并且包括一位前内安部被拘留的人士。

这种侠士的行为,凸显了民主党的独立性。它和其它反对党保持联系,但是,没有和他们采取同一条阵线。民主党要以本身的力量来参与选战,单独面对行动党的挑战。这种性格也使到民主党不怕三角战,敢于面对其他反对党的竞争。

如果新加坡的政治环境是真正的开放,民主党这块奇葩,或许有机会成长。但从历史上看来,墨家曾是显学,门徒从多,但最后,却无法顺利发展。但是,墨家留下的侠士行为却影响了后人,它的部分学说也纳入儒家和法家为中国做出贡献。新加坡民主党的命运,又是如何?希望,他们能够在这次大选杀出一条血路,取得胜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