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April 2011

延伸 延续 传承 波东巴西和后港打虎精神


延伸 延续 传承 波东巴西和后港打虎精神


反对党的两位打虎英雄已经下山了。一位打虎英雄攻打阿裕尼集选区,另一位攻打碧山-大巴窑集选区。他们要攻下行动党的强大山寨。完成一个看起来是不可能的任务。

多少年来,行动党利用集选区的山寨,强占人民的尊严,霸占国会议席,实行没有经过深刻讨论,没有慎重思考,没有严肃考虑人民利益的政策,几十年积累下来,民生问题不断发生,但是,行动党只是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问题来,就给你吃吃头痛药, 暂时,解决问题。

不但如此,选区制度的划分,已经使到打虎英雄的小山头越来越小,而对手行动党的大山寨,却忽大忽小,有时在东,有时在西。深深地影响了打虎英雄的生存空间。再不攻下行动党的山寨,打虎英雄也持续不了多久。最后,也会给山寨包围,被困在小山上而身亡。

因此,打虎英雄被逼出山打更大更凶的老虎。唯有延伸, 延续,传承 波东巴西和后港的打虎精神,才能把行动党在山寨里的几只大老虎杀掉。这样,人民才有话语权,才能在国会真正的发声。


苛政猛于虎,冲出波东巴西和后港,做真心打虎英雄。

杨荣文从媒体上得知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把他和竞选搭档比喻为老虎,而且对方还表示老虎要等选民去杀。这番言论让杨荣文感觉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似乎了一点。到底是谁凶?行动党还是工人党。反对党已经被逼到走投无路了,杨荣文还在说风凉话。真话反着说。

杨荣文可能忘了,孔子说过的话:苛政猛于虎。行动党对人民怎样,凶不凶,大家心里有数。不然,怎么有人宁可死,也不要病。没有钱,请到新山去居住,看病和养老。不然,在德义提名中心,怎么这么多人对行动党团队怒吼。这说明了什么?行动党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一头,一伙凶恶的猛虎。

新加坡反对党确是需要一个打虎英雄武松,在选民的协助下,先把行动党的几只老虎打倒。然后,下一届大选,再收拾多几只老虎。到时,大山寨上最大最老的老虎可能已经不在,剩下的小老虎就比较容易对付了。

如果不打虎,不杀老虎,苛政将比上回更凶猛。

所以,如果选民不给工人党和其他反对党打老虎的机会,选举过后,老虎就从山上下来,乱咬人,那时,不只是苛政猛于虎,还会出人命。你有没有听过,有人上赌场上多了最会上了黄泉路。有人专拣人家吃过的饭盒来吃。
所以,工人党潮州怒汉打老虎,我们要大大的支持。不止如此,我们还要支持贩反对党团队,组成打虎队,专打躲在山寨里的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害人的老虎。

另一位打虎英雄,詹时中曾经打过一只大老虎马宝山,但是,却被他逃脱,在行动党的保护下,躲到另外一座山寨,现在,怎天在哪里呱呱叫。组屋售价是合理,是年轻人负担的起的,政府兴建组屋,是亏本生意。
行动党没有意思软化政策,没有计划减轻组屋售价,所以,你如果不狠狠的打老虎,他们会变本加厉的实行更多加重人民负担,设立更多管制来管理你。

行动党损失部长,是为国为民牺牲,死的值得,对人民有利。

有人说杨荣文是一位优秀部长,这只老虎被打死将是国家的损失。如果这样讲,反对党将永远没有出头的机会,新加坡国会也将永远没有制衡,那么,何必举行大选,何必要有反对党。我们不是在演话剧,也是张志贤说的在玩电子游戏,这是一个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

李资政说我们不是活在迪士尼乐园,的确我们不是在迪士尼乐园。但是,选民请想一想,我们或许真的是活在新加坡这个大大的迪士尼乐园。每年有千万以上的游客前来新加坡。他们看到这这个乐园很美,样样东西都很有效率。但是,游客们看到新加坡的服务态度不好,怎么怎天板着一个脸,没有笑容。为什么,这么不开心。

因为,新加坡人民被挤压的透不过气来了。怎么还能挤出笑脸对游客笑一笑。所以,一定要牺牲几个部长,让他们为国为民牺牲,换来行动党正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是死的值得,为让国会出现制衡力量而献身,这有什么不好。他们的牺牲使到新加坡露出笑容,真是死得太值得了。

反对党在国会独木难支,没有接班人,不再突破就没了。

潮州怒汉说:坦白讲,我一个人在国会真的是很难顶。詹时中从1984年顶到现在,刘程强从1991年顶到现在。没有接棒人,没有接班人。这是不行的。难道,我们真的希望他们两位成为濒临绝种的动物,希望新加坡国会没有制衡的声音。

詹时中更不用说了。他歪着头,拼命三郎的样子,真叫人心疼,但是他还是咬紧牙根,在碧山,在大巴窑,拼命的拉票。这种才叫牺牲,这种才叫为国为民服务。但是,主流媒体说的潮州怒汉,拼命三郎参选集选区是为难选民,是为个人的私利。

杨荣文指出,刘程强进军阿裕尼,是把它当成跳板,使工人党成为国会最大的反对党,占据有力地位,以便最终取代行动党政府。他说:刘程强说他在后港没有进展,所以想在集选区取得突破,阿裕尼就在后港隔壁,因此很方便地就成了他的目标。他要把阿裕尼变成另一个后港,我想这对阿裕尼的居民并没有好处。

行动党就是希望反对党原地踏步,永远都不要出山打老虎。

杨荣文指工人党把阿裕尼当作实现政治目标的跳板,刻意使它变成战场,逼使阿裕尼选民做出两难的抉择,是一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策略,对居民没有好处。他还说:工人党让选区内的143148名选民陷入情感上的挣扎,并表示阿裕尼选民不应该背负反对党利益的责任。

对阿裕尼居民有没有好处,对选民是不是两难,对选民是不是陷入情感上的挣扎。不是杨荣文可以说的,不是行动党可以说的。是阿裕尼选民说的,是阿裕尼选民手中的选票才是最后的决定。他们有权决定要不要第一世界的国会,而是不是整天拿行动党的提升设施,金钱攻势,样样事情都以为用金钱就可以买通,来解决。根本没有把人民的尊严放在眼里。

最可笑的是,杨荣文身为一个政治人物,不知道一个政党是要不断壮大才有前途。他怎么会说出:把阿裕尼当成跳板,使工人党成为国会最大的反对党,占据有力地位,以便最终取代行动党政府。一个政党如果不思考前进,而要在原地踏步,当然无法壮大。行动党就是希望反对党原地踏步,永远都不要出山打老虎。

造成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是行动党

新加坡人民在行动党的严格管制下,所做出的牺牲那才是:行动党一将功成,新加坡人民万骨枯。行动党表面的经济成功,是多少前辈们的努力,他们为新加坡打拼了一辈子,临老时,行动党告诉他们,以前做牛做马,谢谢啦。将来的需要,国家看情形才帮一下。但是,国家已经为你们设立可以向儿女追讨生活费的法律,必要时,请向儿女们追讨生活费用。

或许,杨荣文是说他自己的团队,用了国家这么多钱,用了行动党这么多资源,但是还是败选。因此,他和他的团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花了国家的钱做自己的竞选私用,花了行动党的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最后,还是失败。让老虎吃掉,只剩下一推万骨枯。

人生有几个五年,第一世界的国会不可以再等下去了

工人党候选人陈硕茂问:人生有几个五年?我们这群人、好几代的工人党人,五年复五年,一次又一次参加选举站在台上,到底是有什么诉求?我们希望你用手中神圣的一票,做长期的规划,帮助工人党茁壮成长。

每五年来一次大选,选民要记得,这不是嘉年华会,这不是电子游戏,这不是迪士尼乐园,玩玩过后,可以再来一次。喜欢时可以一玩再玩,什么时候都可以玩,只要有钱有闲。但是,国会可不是开玩笑的,这次没有选反对党,可要等多五年。五年又五年,遥遥无期,何时国会里才会出现强大反对党的制衡力量?

千万不要让行动党牵着鼻子走路,把神圣的国会变成嘉年华会,电子游戏,迪士尼乐园。我们要做打虎英雄的帮手,用选票帮助工人党,反对党一起来打老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