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0 August 2011

陈如斯不是赢家,不是输家,更像牺牲家




《点几盏灯为乾坤作福,打一声鼓代天地行威》

在林世雄的小说“林则徐‘里,上一联是林父所作,而下一联则是林则徐的回答。这显示也预示,林则徐在往后当官时,是本着为人民福利来做事的。到底,林则徐禁烟是成功还是失败?对他个人的仕途来说,可以说是失败的。但是,对于提醒人们鸦片烟毒及其危害来说,却是起了很大的警觉作用。可是在最后,清朝有没有成功禁烟,林则徐的牺牲成功与否,答案应该是没有。

林则徐个人做出牺牲,但是清朝政府还是无法成功禁烟,理由很多,也很复杂。但是,林则徐认为自己已经尽了力,因此,死而无悔。清朝政府的无能禁烟,在在也说明,他们没有从人民的利益着想,只是为维护本身的政权着想,为一部分高官的利益着想。难怪,国势日落,最终走向大清皇朝的结束。

陈如斯当然不可能拿来和林则徐相比,但是,从精神层面来说,陈如斯提出一些争议性的课题,却是值得人民深思的。他提出的道德,制衡,贫富,公平分配国家财富,照顾弱势群体,不领高薪,注重国内发展等等问题,不也是从国人的利益做出发吗?

反对派中的黑角色

个人来说,陈如斯两次参选,5月的国会选举和8月的总统选举都失败,接下来,如果再度参选5年后的大选也可能面对失败的命运。不是他好不好的问题,而是,他的行动派反对党角色,已经在主流媒体的造型运动下,成了反对派中的黑角色。在新加坡50年来的政治中,黑角色翻身的机会不高。或许,社交媒体能为他平反,但是,这需要一些时间。

因此,他很可能就是在扮演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角色。反对党中的白角色,采取温和作风的候选人,就能利用这个机会,进入国会。总统选举结果证明工人党(也或许包括人民党) 走的中间路线对将来的大选选情有利。因此,在上文中,我提到'从政治层面看,工人党或许是这次总统选举的赢家'。因为,陈如斯和民主党是协助和替工人党打天下的,扮演坏人的角色。

那么,这次总统选举,陈如斯个人,和支持他的民主党和团结党,到底是赢还是输呢?

在新加坡,25%是失败者,不是造王者

能够获得25%的全国选票,如果在欧洲比例制民主国家中,即使不是执政团队之一,也可以算是造王者了。但是,在新加坡一票领先得胜的选举制度下,陈如斯当然是失败者。最多,也只能说是不输也不赢。

如果硬要说赢,那么赢的是最少还有25%的基本盘。从这里出发,再做冲刺。但是,如何脱离反对党的黑脸角色,在新加坡一对一选举中,取得50.1%的选票,真是一大挑战。反对党的游离票,可以得到,但是,行动党的游离票,谈何容易?

陈如斯一开始就错了吗?站错了位置?

新加坡的政治现实是一旦被行动党贴上反对党的黑角色,对抗,激进的角色,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陈如斯等人在一开始加入民主党,就已经被贴上这个反政府的角色,一个为反对而反对的角色。

这不是民主党的错,也不是陈如斯等人的错。或许是他没有认清新加坡政治的现实面,或许他认为新加坡人已经做出改变,尤其是在网上,更是呈现出一片赞美之声。但是,新加坡的政治是慢半拍的,人家台湾,韩国已经在20年前就开始的民主运动,现在可能还正在新加坡发生呢。

陈如斯早在当民主党候选人时,就已经知道这个问题,他希望朝中间靠拢,他甚至说徐顺全已经做出改变,不搞对抗。大选后,他甚至提议民主党和团结党合作合并的可能,他要改变本身和民主党的形象,但是,都不成功。为时已迟。

入党三个月,已经是够‘黑’了

在检讨总统选举败选原因时,他认为,自己时间不够,无法向选民解释他的立场,他是想向选民说明,他不是主流媒体说的那么激进,喜欢对抗。但是,黑脸一旦被定型,行动党和主流媒体还让你翻身吗?局势的发展,也做不到改变黑脸的机会。

即使入党三个月,已经足够时间被定型了。更何况,陈如斯还代表民主党参加5月的大选。如果,不认同民主党,为何要加入民主党?

陈如斯的未来政治路途,还不清楚,他说他要和支持者讨论,再做决定。但是,夹着总统选举的25%支持票,他还是能够号召一批人重新加入民主党或团结党,或是自立新党。一个最重要的决定是如何摆脱对抗角色,激进角色,让选民认为他是走中间路线的人。

重新定位,谈何容易?

这是重新定位,重新自我改造,树立新形象的问题。除非,能够向苹果电脑一样,推出新产品,一系列i-产品,这谈何容易,世界上又可有另一个苹果电脑呢? 陈如斯要改变选民对他的形象,谈何容易?

另一个改变是形势改变,转而对陈如斯这样的人有利,例如,经济太坏,治国无方,人民的怒气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需要一个全面而非局部的改变,即是革命时刻的到来。正常情形下,这种局面应该不会在新加坡发生,新加坡的改变是渐进式的,而非革命性的。

民主党和团结党的输赢

民主党输赢的问题,和陈如斯相似,基本上25%就是基本盘。可以有向上发展的空间,但是,要进入行动党的游离选民的范围,阻力很大,即使,有很好的候选人,很可能无法达到50.1%的目标。民主党最近的中委选举,好像并没有吸纳温和中间路线人物,是否能够脱离旧的黑脸角色,看来不容易。

大力支持陈如斯的团结党,在总统选举中是输还是赢。这个一向没有什么主见的政党,一直在中间左右游走,这回却向激进,左边靠,让人不甚理解。或者,这会导致该党部分党员出走,和陈如斯组成新的政党。赢的一面或许是,提高知名度,和新鲜度,这和以前团结党路线有些不同。但是,总统选举后,看来它还是走回老路。总统选举的激情或许只是一时的火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