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5 August 2011

陈庆炎的支票论,要有用无用两面看



陈庆炎的支票论,要有用无用两面看


陈庆炎说有些总统候选人,开出来的支票(选前诺言),可能是总统职位范围内无法落实和兑现的空头支票。到底这是一些什么支票,又如何无法兑现呢?他的的提问,令人很吊胃口,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支票,怎么会无法兑现。

这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理(宪法)也说不清。这不是部长捉猫和总理救狗,这么简单容易明白的事情,要诠释法律文件,宪法的定义,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到的。就连外交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也似乎有些矛盾。不久前他说,总统没有权力,总统要听总理和政府的话。前几天,他又说总统掌管储备的第二把钥匙,因此,有权力。

这么说来,有没有权力,也好像支票一样,有时有权力, 有时可以兑现,有时没有权力,不可以兑现支票。当时设计民选总统的规划师,真是个天才。尽然能够说服国会,通过这么一个有如《易经》的系统,可以随时变,不变,和化复杂为简单的制度。

有用与无用, 不要看表面

这使人想起老庄的有用和无用来。有用的东西,可能大而无用,无用的东西,也可能小而有用。这牵涉到时与位。当年,似乎没有人提出民选总统的权力,支票的问题,为何现在却一直在讨论总统的职权。现在的时机不同了,社交网站的流行,有好多过去不能讨论的东西,现在纷纷出炉了。

社交网站,有用还是无用,有利还是有害,那要看你怎么用,有时有用,有时无用,有时有害,有时有利。有时对政府有利,有时对政府有害。英国伦敦及其他城市的暴动事件,就是一个有利又有害的例子。

背书的人多,就是最好的吗?最有用的?

民选总统817日将要进行提名,27日进行投票。现在, 每天都有人,社团,组织出来为陈庆炎背书,说他有才能,有知识,有经验,肯定能够胜任总统的工作。当人人都说他有用时,我们就要想到他可能正好相反,是一个无用的人。

因为,这个人对行动党对政府有利有用,但是,对人民可能是无利无用的。利害和祸福是相依,我们如果只是看一面,很容易太过主观,被表面,尤其是主流媒体的支持报道和宣传所误导,被媒体上宣扬的利益和有用所蒙蔽。

群从大会的蓝衣人,有用无用?

报道说,陈庆炎访问反对党的集选区,大受欢迎,他出席一个音乐会,和反对党议员的合照也获得大事宣传,他也获得出席总理国庆群从大会的机会,而陈钦亮要求出席却没有机会。为了配合演出,连总理今年在国庆群从大会上也不穿粉红色的衣服,改穿蓝衣。这到底是有用还是无用?对陈庆炎的选情是有害还是无害呢?

总统人民以平常心看问题,会看得更清楚

这些表面现象,好像有用,又好像无用,好像有意,又像无意。选民要看清这些变化,有时真的不容易。当然,除了陈庆炎外,其他候选人,也在有用无用的变化之中。

这不是说其他三位准候选人,就没有害,都有用。每个人身上,都有优缺点,他们可能没有陈庆炎的数学头脑,没有他丰富的政府经验,可是却有简单的心,同情心,凝聚的心,以一颗平常心看问题。

总统做该做的事,不要画蛇添足

回到时与位的问题,既然不是选总理,不是选政府,而总统也不是权力中心,而是选一个代人民看好国库储备的人,这个人就要为人民在国库里的钱财着想,而不是整天想着投资回报如何,那里投资比较好。这些建议和咨询,政府会有专人去做,而且是以国际薪金支付他们去做。

如果总统过渡的关心投资,过渡的提供投资咨询,这反而会画蛇添足,令人觉得,他跟政府做着一样的事,想着一样的情,又怎么记起人民要他照顾国库钱财的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