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4 August 2011

陈如斯的全民总统理念,可助政府凝聚国民,发挥新加坡精神


陈如斯的全民总统理念,可助政府凝聚国民,发挥新加坡精神

陈如斯是四位获得合格证书的总统候选人之一。他的参选将和行动党的重炮陈庆炎有很大的理念差别。陈庆炎高提经济治国的理性, 唯物管理,继续配合政府的政策演出,延续那丹总统的储备,任命高官的做法。选他,等于维持现状。不会有创意,不会有所改变。

相反的,陈如斯提出制衡政府的理念,他希望把人心纳入政府的政策中,调整经济发展的步伐和方向,反映民情,拉近政府和民间的距离,以唯心,爱心,来避免国人分化,同时,鼓励创意和企业精神,注重内需,创造更多服务业的就业和生意机会。陈如斯的理念是否超越民选总统的职权,见仁见智。选民如果希望看到改变,团结一致,发挥以往的,失去的新加坡精神,应该鼓起勇气让陈如斯试一试。

陈如斯811日在一个午餐会上发表关于‘处于世界局势不稳定下的生存和机会’的演讲,超过100多人前往听讲。他在一开始就说,我国的外向经济,注重外部需求的做法已经不可靠了。目前,国际局势的不稳定,更加剧我国经济问题的严重性。因此,他认为新加坡的经济策略需要重大修改,过去高增长的经济策略,太过依赖低成本的外劳,导致很多问题。其中,国人不高兴,出现不满,这在5月份的大选已经显现出来。

但是,政府的借口是这是新加坡通往国际,国际化的结果。国人的不满,反映在国外,外国人的感觉就是新加坡出现分化现象。外国人觉得国人已经分化 ,不团结了。所以,做为一个全民总统,陈如斯认为,总统有义务协助政府找出国人分化的原因,和探讨经济政策。他的全民总统的概念和陈庆炎很不同,陈庆炎认为这不是总统的工作,因为,总统不是第二权力中心,陈庆炎要像那丹那样,不要涉入政府的施政。

陈如斯全民总统的理念, 有着为民请命的味道

陈如斯全民总统的理念,是希望通过本身非政治的身份,独立的身份,沟通人民和政府之间,让民间有多一个管道向政府反映民情。行动党政府的立场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它希望新总统继续好像那丹一样,领着高薪,作作秀就可以了。

但在陈如斯看来,全民总统就是意味着,政府有责任找出原因,注重造成新加坡社会分化的基本原因。 同时,进一步探讨政府的经济策略及其未来方向,以国人的利益做出发点,照顾人民。而作为民选的全民总统,这是总统的职权之一。

或许,一些部长不同意陈如斯的看法,认为这不是总统的职权范围。在这一点上,陈如斯说,他将会依据民选总统的宪法权力做事,他提出的制衡,并不是要与政府对抗,发表不一样的意见。

关注大方向,不是小细节

陈如斯说,总统必须向政府进言,塑造替代的经济哲学,关切新加坡人民心里不满的真正原因。因此。总统不需要关切细节,但是要关注大的方向,如合理的经济成长率,在发展的过程,考虑到国内的资源,基本设施,能否应付,对国人的便利是否造成不便等。

由于国人的不满,已经达到一定的分化程度,所以,总统就有必要出来,缓和和凝聚国人。总统通过倾听国人的担忧和害怕,向政府进言。同时,总统本身会有一套自己的想法,向政府反映他的想法。

现有经济政策并非永远的良方

陈如斯认为现有的经济策略并非不可取代的,可以永远继续下去的。不是只需调整外在因素,克服这个问题, 经济问题就可解决了的。他说,我国的经济发展,在很大成程度上是通过外劳政策的收紧和放宽来调整。在过去10年,经济的成长,有80%来自外劳政策的调整。

因此,这不再是一剂良药:第一,它造成 国人不高兴。 第二, 国外和外部需求正在减低,这是由于国际经济成长放慢的缘故。所以,通过国内的需求,基础设施服务的提升,可以协助新加坡经济成长。新加坡已经进入知识型经济,在将来对服务业的职位需求将会继续上升,如医药和教育服务,这些领域有望制造更多就业机会。

他建议,在未来五年,投资600亿新元进行国家重建计划 National Regeneration Plan)。而这笔钱却来自淡马锡控股(售卖手中的国营企业的所得)或者是动用储备,如当选总统,他会同意政府动用储备来进行这项计划。他说,他的做法是倾向将储备投资于国内,刺激新加坡国内的需求,而不是把国家储备投资在外国的银行和公司企业去,然后,坐在那里慢慢的等,30年后才可能有回报。

有关陈如斯的教育和医药的建议,可以上网查看。另外,他也提到重新规划土地,让人民能够就近工作,不用浪费时间在交通上。减少浪费来往交通和时间,企业也可以从中节省成本。

大力培养创意和企业精神      

陈如斯提出创意能源 Creative energies)的概念,政府可以利用创意创造更多财富。 尤其是年轻人,他建议提供每个创业公司 100万元,让他们自行发展。这些公司在新知识经济领域发挥创意,有如谷歌,面簿和百度一样,对新加坡的长期发展做出贡献。他说,未来五年,拨款100亿元给1万间公司,将来能够创造2万到3万个就业机会,并且带动相关的服务业,如,会计,法律,秘书服务的需求。

陈如斯说,我们需要的是企业文化,而非工作文化。国人一般能够扮演好雇员的角色,但这却阻止企业精神的发展。政联公司不愿冒险,却可以领取高薪,因此,我们不能助长这种风气,这也违反我国的公平竞争和能者胜任的原则。

企业精神是政府不要涉入企业的活动, 早在1986 年政府已经设立国营企业私营化的计划,但是,这不只没有成效,反而政府涉入企业活动更加多,更加深入。他建议政府释放政联公司,让私人来经营企业,他的长期目标是要解体淡马锡控股,让私人来接管淡马锡所经营的企业。

如果当选,他会大力推广创意和企业精神。为了提高这些精神,一旦当选,他将以总统的权力否决违反公平竞争和能者胜任的原则的高官提名者的聘任。在宪法下,总统有权对高级官员,大法官等的任命做出最后的聘任令。


陈如斯的建议,可能不够全面,有些人未必同意,更有些人认为是一派胡言,无论如何,他的全民总统的理念,是一个突破,新加坡已经太久没有突破了,即使是,5月的大选,也依然是一党独大。现在机会来了,难道还要能多5, 6年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