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1 August 2011

全民总统之陈庆炎不是王鼎昌




不要拿陈庆炎来跟王鼎昌,他们有好多不一样的地方。或许,时代不同,需要的总统也不一样。陈庆炎自认他了解经济,因此,在当前,严峻的经济条件下,他是最适合的人选,同时,他还挺身而出为国服务,真是难得的很啊!为何,人们还要抱着这么多疑问,质疑他的动机和他的出发点。

但是,选民是不可以对他寄望太高的。他最近在脸书上说,总统可以有些影响 have influence),这已经比上回的说法,他认为总统应该听从总理和内阁的思维, 来得进步了。 不过,他同时也强调:候选人的参选是要追寻一个已经存在的职位, 而不是自己心里想要的职位。(Candidates should run for the office that exists, not for the one they wish to have.

因此,真的搞不懂他说的‘有些影响’如何在‘已经存在的职位‘的职权范围内,发挥出一些影响。其他的候选人,心里想要的是为人民说话,为人民发声, 或许还有些影响。

所以,陈庆炎已经自废武功,他的经济经验,数理分析,有也等于无,因为,在陈庆炎‘奉公守法‘下,总统只在’职权范围内‘打滚,好像公务员上班打卡一样,他要如何可以做到向政府进言,做到反映民间疾苦,要求政府改善人民的生活呢!更何况网上还传言,他连和鱼贩握手都没有尽心,怎么能顺利的把这些人的情形告诉政府,通过自身的管道发出’一些影响‘,让政府有所了解。

一些影响的例子,就是重复总理说话
《在新加坡人优先的前提下,我们也不应该让国际人才前来新加坡发展变得过于困难。要取得正确的平衡不容易,但我们必须尝试。》陈庆炎在新加坡管理大学的讲话。
《我们必须特别谨慎处理一个问题:我们把新加坡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立场,不应该变质成为排斥外国人的心态。新加坡向来对外开放,而且善于顺应国际形势的变化,这为我们带来许多投资和就业机会,使新加坡成为一个朝气蓬勃的城市。我们不能自我封闭,也不应该把所有问题归咎于外国人。》李显龙国庆献词。

这一前一后的说辞,配合的好不好。

一个学数理,一个学建筑

陈庆炎是学数理出身的, 这和王鼎昌不一样,王鼎昌是学建筑的。学数理的人对数字比较敏感,他们的逻辑标准,当然是要事事都要有数字做依据,没有依据的东西是靠不住的。相反的学建筑,绘测的人,想象的空间比较大,因为,他要画出不同的天空。对行动党来说,想象空间大的人,当然出现变数的机会也就大了。如果陈庆炎当选总统,那么,要说服陈庆炎,只要用数据就能说服他了。相反的想象空间大的总统,就没有这么容易说服了。

选民要一个数字总统呢! 还是要一个具有想象民间痛苦的总统?

财务银行专长对基层工会活动

陈庆炎的一生离不开金融,财政,经济,他第一次离开内阁后,就回到银行界,第二次离开,也到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去。可以说他跟基层的接触很少。反观王鼎昌,虽然也身为部长,但是,临危受命代替林子安出任职总秘书长时,还可以压得住工会领袖,这也说明他对基层还是有一套办法,一层理解的。最后,也使到他获得职总支持出来竞选总统。

陈庆炎无法摆脱“铜臭味‘,因此,他会继续注重政府的经济发展,而把民生问题放在第二位。这是他和王鼎昌不一样的经历所造成的。

国防教育对人文交通

陈庆炎还做过国防和教育(以及国大校长)部长,国防部不用说是讲纪律,强调势力,说硬道理。但是,陈庆炎的教育思维,却是吴庆瑞系统工程(system engineering)的延续,注重理工,配合经济发展,忽略人文素质的培养。 王鼎昌由于有华校生的背景,也做过文化工作,也管过交通(地铁,机场),这种视野,使到王鼎昌更具有人文的关怀。即使贵为教育部长,陈庆炎是很难想象保留华文做为第一语文来教学的意义和重要性的。

新加坡政府已经是理性治国了,如果总统也一样理性化,那么谁来给国人‘人文’的养料,陈庆炎是准候选人中最没有人文素质的人,选他就是选行动党政府,理性太多,人文不足。

总统虽然不是第二权力中心,但是,也不能不关心人民,样样事情,配合政府演出。当政府太理性时,总统有责任以母亲的关怀,对政府发出‘爱护人民’的提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