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8 August 2011

用心还是用脑来投票…… 呼呼声的背后


用心还是用脑来投票…… 呼呼声的背后

提名日已过,竞选标语和标志也已经出炉了。其实,昨天的提名现场,选举局已经有意无意的把四位候选人分为两个阵营, 一边是陈庆炎和陈清木, 支持者人数较多。隔着一些铁架,另一边是陈如斯和陈钦亮,支持者人数较少。


操场上出现一大一小两个阵营

面对讲台的左边操场是给陈如斯和陈钦亮的支持者的,右边的操场是给陈庆炎和陈清木的支持者。但是,提名正式确认后,出场的次序却是陈清木,陈如斯,陈庆炎和陈钦亮。选举局对支持者的场地安排如果根据这个循序来分配,或许,更能够反映总统选举是超越政治的,不分左右的。但是,或许,他们用脑多过用心,才做出这个安排。真是有劳脑力了。

很不幸的,这个有意或无意的安排,这个不经意的直觉的的安排,已经给总统选举添上了政治色彩。 当然,这也可能是警方的意见,不同阵营的支持者穿插期间,很容易出事的。这是基于用脑考量的结果吧!下次总统选举,或者,可以安排改进,多用一些心少用一些脑。

深一层来想,当支持者发出呼呼声的怒吼时,他们是用脑袋来喊呢?还是发自心里的怨气。这点很重要,这将影响总统选举的结果。如果,用心发号的选民很少,陈庆炎当选的机会很高。反之,陈如斯,机会较高。


陈庆炎眼里都是算计

陈庆炎强调的是脑袋,他的标志是一副眼镜。这好像是显示一位学者,一位读书人,一位有理性的人,一位有经验的(前)政治领袖。这倒是符合他的背景,也是他要表达给选民的信息。陈庆炎要选民对将来要有信心。


陈如斯心里充满着爱

陈如斯献给选民的是一颗爱心。因此,他的标志是一个心形。他要以良心来表达选民的诉求,他要以制衡的态度,反映民情给政府,他要政府公平分配利益,照顾人民,国家要有良心,政府要以良心治国。



脑对心的选战

到底选民要以脑来想,还是用心来算。脑想是很数字化的,电脑程序就可以想出一个合理的结果。用心作为衡量的准则,则很难算清楚。到底一个人心里有什么盘算,你是看不到的。所以,什么叫做民心,因为,民心难测呀!

就是这个民心,它将左右总统选举的成绩。因为,用脑来想的选民,陈庆炎大约已经知道了。他心里已经有这个基本盘了:行动党支持者减去X个百分点。

主流媒体,网上,民间,谁在用脑,谁在用心

主流媒体刊登的转播的呼呼声,呛声和喝倒彩声,就是用脑来想的表面报道和播映。但是,新闻工作者,是否凭着一颗心来报道,来播映节目,那就太难知道了。我们那里可能解读到他们的心呢!

网上的评论,未必篇篇正确,但是,这里面很可能隐藏着民心的反映。民间的讨论,或许有些虚言,但是,这些声音,或多或少,都反映了民情,民心,以及投票的意愿。

国库储备的保护,用脑还是用心

总统的最大职责就是保护储备,间接的也是保护公积金。如果,政府有急用,要动用储备的钱,甚至由于投资失利,无法归还公积金的钱,而要求公积金会员延后提款,提高领取公积金的年龄,那么,总统应该用脑同意,还是用心反对。

这个选项,各有好处,也各有坏处。总统要怎么做?陈庆炎和陈如斯,一个用脑,一个用心,处理问题的方法不同, 结果也不一样。

这个问题不容易回答。不同的选民,不同的背景,不同的收入,答案也不一样。但是,选民现在就要作出决定了。不论用脑还是用心,选民要付起选后的责任,共同面对并接受结局。

陈庆炎该谢谢谁,也该自我反省

陈庆炎应该谢谢这些呼呼声,呛声和喝倒彩声。这在提醒他,要时时戴着他的眼镜,偶尔还要去验一下度数,看清楚民心。不要一直用脑来想问题,要用以心比心的关怀,来了解选民。

当人民发出呼呼声,呛声和喝倒彩声时,陈庆炎如果还不以为意,埋怨人民,埋怨对方的支持者的不礼貌行为,那他又如何做到自我反省,力求改进呢?一味的利用媒体,数落陈如斯的支持者,埋怨对手鼓舞支持者发出呼呼声,呛声和喝倒彩声,将会造成反效果,无法看清自己的问题。

顺便问一问,难道陈庆炎连孙子兵法中的知己知彼都不知道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