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0 January 2013

榜鹅东补选结果:大选式,总统选举式,还是第三式。



谁会失去按柜金?

由于这次补选很可能出现多角战,因此,肯定有候选人会失去按柜金,为国库增加一笔收入。那么,什么样的候选人会失去按柜金呢?

从失去按柜金的角度来看问题,或许更能看出谁比较有机会中选。

2011年大选:榜鹅东单选区是唯一有参选人失去按柜金的选区。如果,再次出现三角战,会不会出现其中一人,失去按柜金。这个可能性很高。这是行动党乐意见到的结果。

2011年总统选举:这次选举出现四角战。两个候选人的票数很接近(35%),一人占25%,最后一人失去按柜金。行动党险胜。因此,如果出现五角,六角战,那么,将会有更多候选人失去按柜金。目前的看法是,这种情形对行动党选情有利。

第三式:这是一个未来式。如果出现这种情形,这就表示有别于前两种,行动党失去议席,但是却保留按柜金。同样的,如果是多角战,将会有更多候选人失去按柜金,最多只有三个候选人能保住按柜金。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出来竞选。榜鹅东补选,如果出现多角战,最多只可能出现三人保住按柜金,其他的第四,第五,第六候选人,都会失去按柜金。

那,为什么还要出来竞选呢?为名?为知名度?为下次大选做准备?当然,也有搞局的,不怕失去按柜金的。无论如何,新加坡是个讲成功的地方。为名,搞局,都不可能让你成功,政治的现实面尤其如此。

但是,有几个人能看透这个现实面呢?当你参选时,你根本不会想到按柜金的失去。

行动党作为地主,当然了解这个现实面。因此,看到在野阵营出现乱局,就来一个闪电补选。在野党如果看不清这个现实,而贸贸然出来参选,那当然是中了行动党的圈套。

在野党参选的意义

这么多在野党有意参选,谁最会失去安按柜金?首先,独立候选人失去按柜金的机会比政党背景的候选人更高。不管什么学历,什么背景,没有党的机器,个人很难成气候。

接着,知名度不高,参选经验低的政党,也很可能失去按柜金。在有意参选的政党中,民主联盟,革新党就是这类政党。其中,民主联盟在 2011年就失去按柜金。

这些独立候选人,知名度不高政党的候选人,他们为什么要竞选。提高知名度,增加竞选经验,当然,最重要的是行使自由参选的权利,作为一国的公民,参选,被人选,本身就是一个公民权利。作为政党,目的当然就是要参选,不然,意义何在?

所以,我们不应该把多角战,当成是一种搞局现象。而应该把它看成是一种过渡。如果一个政党,每次参选都失去按柜金,那么,它就必要自我检讨该政党的存在价值了,为什么选民一点都不支持该党。在选民心中,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党?

因此,归纳下来,比较不可能失去按柜金的榜鹅东竞选政党,依次是行动党,工人党和民主党。或许,就是基于这个原因,民主党才决定参选。而且,参选的意愿非常的高,比革新党,民主联盟都来得高。

民主党会失去按柜金吗?

如果榜鹅东的选民都是网民,民主党还很可能中选。但是,政治的现实面是,在新加坡,在榜鹅东,目前看来,没上网的人还是比较多。受到主流媒体影响的选民,还是比较多。因此,选民的当地情绪是很重要的。这一点这三个政党都看到了。

行动党推出熟悉榜鹅的候选人,有基层经验,会说中英和潮语。行动党的竞选机器也准备好了。

工人党的竞选机器也准备好。再加上参与2011年榜鹅东的经历。选民也熟悉工人党。网上的一些不好的口碑,不会对工人党造成太大的伤害。所以,工人党不想和其他在野党讨论单一候选人的问题。如果,你手中有40多百分比的机会,你会跟一个不知道百分比的人谈条件吗?

民主党是一个变数。除非它能够把网上的好评转化到普通选民身上,那么它才能有所突出。民主党承认,本身在榜鹅东的基层工作还有待改进。新加坡东区选民对民主党的突然参选,又会有什么反应呢?

这就导致民主党也有可能失去按柜金,步民主联盟失去按柜金的下场。这样的结局,对民主党是好还是坏?对于善于思考的民主党来说,或许,它可以在这里找到另外一条出路,尽量避免硬碰硬。

行动党工人党谁的赢面大?

行动党毕竟财雄势大,又可以利用主流媒体,就像后港补选一样。这个影响是不容忽视的。当然,这也可能导致反效果。总的来说,还是利多过害。

虽然面对Aim爱门事件,默柏事件等在网上遭受包围批评,但是,媒体电视的情形就很不一样。或许,这就是总理敢在这个负面新闻的背景下,仍然敢进行补选的原因。

工人党就没这个优势。因此,出现2011年大选的情形比较大。 榜鹅东仍然回归行动党。

当然,我们希望看到第三式的出现。工人党在多角战中胜出。这当然要出现弃保效应,所有的反对票都集中在工人党候选人的身上。而2011年的总统大选,却提供了一个指导原则和教训。

但是,即使出现弃保效应,在野阵营代表候选人的总得票,是否能够多过行动党的候选人呢?除非,行动党候选人和陈庆炎一样,得票低到35%

目前看来,行动党候选人的胜面还是比较高。

但是,政治本来就是充满变数的,竞选期间的选民反应,情绪波动,不是任何政党都可以轻易意料,捉摸的到的。

新加坡现在的政治情形跟行动党50年前上台的情形已经出现巨变,新常态的出现,已经导致选民敢投反对票。我们只是无法捉摸这个‘敢’字有多大而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