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 January 2013

日韩保守派回头,乐坏行动党?前提是政党轮替。


人民行动党也不要高兴和快乐的太早。日本和韩国保守政党的重回政治舞台,主持和领导国家的前提和先决条件是:政党轮替。

单单这一点,行动党就很不愿意。它自认是最适合领导新加坡的政党。甚至没有行动党,新加坡就会垮掉。难道日韩两国的保守政党不也是这么想吗?最后,还是被选民遗弃接受被他党替代的命运。

行动党目前的处境,有点像日本,韩国和台湾政党轮替前的情形,处理经济的能力大大减落,民主的呼声高涨,社会压力大增,再加上政党本身的政治判断和人才调零,种种原因加在一起,给政党轮替制造了机会。新加坡和行动党能够逃过跳过这个宿命吗?

2011年全国大选和总统选举后,行动党一直闷闷不乐,不只乐不起来,还恶运连连,贪污加色欲,搞得行动党手脚无力,连找个候选人去榜鹅东,都说很辛苦。现在,如何将AIM党产化险为夷,将需要很大的政治智慧,李显龙和当前的行动党领袖具有这个能力吗?

拿全球最高政治人物的薪金的确很容易,很有办法。但是,是否同样具有解决当前国家和行动党面临的问题的智慧,那就另当别论了。会不会出现,荷包满满,脑袋空空的历史记录呢!

---

不过听到日本和韩国选举成绩后,保守派人士登上政治舞台后,行动党感到很欣慰,山水有重逢,失去政权后,还是可以再来,孩子甚至孙子辈,重头再来,还是有机会重新掌握政权,成为国家领袖。问题是现在怎么办?有何高招,可以不需要政党轮替,直接传到孩子孙子手中。

想到这里,行动党领袖突然觉得又有希望了。说不准,运气再好一点,连日韩那样的政权更换都不用,只要告诉新加坡选民,通过全国对话,通过主流媒体,点醒他们,日本韩国最终还是走回老路,让老牌的自民党和前独裁者的女儿上台执政。因此,新加坡不需要走冤枉路,转了一个大圈,又回到原点,让行动党重新执政。

韩国女总统还是和她的独裁者父亲有些不同

这里无意贬低韩国第一位女总统,我们应该佩服韩国选民有勇气选出一位女性作为他们的总统。几十年前,我们还常常听到韩国男人专门打女人,今天竟然能够选出一个女总统,这个精神真是令人佩服。想想新加坡,连让一个女性担任部长都好像很勉强,国会里的女性议员人数也不成比例。单从这点来看,韩国已经在民主运动和女权运动上走在我们前头了。 
《新国家党候选人朴槿惠最终以51.56%的支持率当选韩国历史上首位女性总统。而她最大的对手民主统合党候选人文在寅获得了48.02%的支持率,无缘青瓦台。朴槿惠是自1987年韩国开始实行总统民选制度后,首位以超过半数的支持率当选的总统。韩媒认为,“两强对决”减少了选票分散的情况,同时也形成了“保守”与“进步”势力对决的局面,因此出现了以过半支持率当选的“佳绩”。》http://news.qq.com/a/20121220/000064.htm

怪只怪,朴槿惠的传统,保守色彩和作为已故独裁者朴正熙的女儿,才使到韩国首位女总统的中选意义有所降低。但是,毕竟时代不同,她和她父亲也有所不同。

朴槿惠在竞选政纲中,强调将会改革政治制度及推动经济公平及发展,如创造职位、提倡平等就业、扶植中小企业为韩国经济的核心等,但上台能否达成却是疑问,尤其对打击当地"巨企霸权",韩国人民是否可以抱以厚望? 
你有听过行动党推动政治改革和推行经济公平及发展的政策吗?新加坡的政治改革就是改变选区范围,变动集选区的数目,非选区议员和官委议员人数。我们连同工同酬都不接受,如何经济公平发展。
希望她能够把韩国的中小型企业壮大起来,把大企业压下去。韩国和新加坡类似,我们的中小型企业一向来都不受到重视,所有的经济活动都是政联公司,外国企业和一些本地大公司在搞。本地企业和企业精神根本无法再这种环境下有所发挥。 
这些政纲和行动党的2011大选政纲比较,这位传统保守的女总统要比李显龙‘进步’的多了。

自民党的世袭议员令行动党流口水

日本自民党的情形就更接近行动党了。这个老牌政党只是在三年前才失去政权,一下子就翻身,而且还大胜,赢得国会超过三分二的议席。这样的成绩,真的令保守政党乐开了怀。自民党在二战过后一直独霸日本政坛,这几乎和行动党一样。它的翻身战几近完美,行动党应该感到十分欣慰。 
《最终开票结果显示,自民党赢得了294个议席,而选前是118个议席,成为众议院选举的最大赢家。准备与自民党组建执政联盟的公明党议席由选前的21个增至31个,自民党和公明党共赢得众议院三分之二以上的325个议席,超过了可控制众议院17个委员会的绝对稳定多数席位269个,今后可占据各委员会委员长职位,并确保各委员会过半数的委员人数,从而实现稳定的国会运行。》http://licai.shangdu.com/2012/forex_news_1217/44576.html
 (日本参议院共有480位议员)

值得行动党鼓励的是,日本世袭议员人数之多,令行动党的前总理,前部长,前议员感到十分欣慰。尤其是自民党,这么多世袭议员中选,这不正表示了将来他们的孩子,孙子也有机会中选成为议员,然后,行动党可以一路继续执政下去。 
《日本此次参加众议院选举的146名世袭候选人中,111人当选,35人落选,胜选概率达76%。自民党88名世袭候选人中86人当选。在政权公约中明确写有“党章继续禁止议员世袭”的民主党没有推出新的世袭候选人,原有的22人中,当选的仅有6人。》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2-12/19/c_124114651.htm
如果,新加坡出现这么多的世袭议员,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对于一心想要持续政权的行动党来说,当然是多多益善,越多越好,这样一来就可以成为行动党的家天下了。世袭议员的方法,对行动党来说,也能够避开政党轮替,继续执政。但是,新加坡选民能够接受吗?

行动党能逃过政党轮替的宿命吗?

日本,韩国,甚至台湾的传统保守势力的重新掌政,其先决条件就是要先失去政权,然后才重新在选举中夺回政权。没有一个政党或势力能够不中断政权,而是需要在野一下,又再回来执政。

甚至在东南亚,我们看到菲律宾,泰国,老大哥印尼,也都出现过政党轮替的现实。唯独只有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没有出现政党轮替。马来西亚的国阵在2013年的大选中,将会面对一场历来最严重的挑战,是否能够成功把关,守住不倒的地位,还说不准。

而和我们一水之隔的马来西亚就像一面镜子,如果国阵倒了,新加坡行动党会不会是本区域唯一的不倒翁?国阵倒了,是否会进一步加速新加坡的政党轮替?这些问题全国对话能够讨论吗?部长敢讨论吗?这是不是国家未来面临的挑战呢?

看来,政党轮替只是时间问题。选举是充满变数的,没有人能说的准.有些政党轮替,就像是一场意外一样。新加坡能够逃过这个宿命吗?还是意外会提前发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