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4 January 2013

政治诚信判断力 行动党被Aim了


行动党深陷Aim门,越描越黑。张和傧博士的论据,真是把Aim门的地板,越抹越黑,网上的评论简直可以形容他的说词,犹如一篇篇的博士垃圾。当然,如果你只看主流媒体,那又是另外一方风光,张的论据头头是道,简直是博士级的论据。

在历史的天空下,我们能够看到Aim爱门的真面目吗?人民行动党,是以人民的利益做主导,还是以党的利益,党产的利益来服务人民。历史的狡猾面,往往不容易让人分清楚,谁是谁非,尤其是控制着主流媒体的行动党,它愿意面对历史的真实面吗?

《海峡时报》前头头张业成在他的新书中就说了,报纸啊!也不过是行动党政府的receiving end. 新加坡报纸的位置就是等候差遣的工具。即使是报馆的头头,那又怎样,还不是要听候差遣,接受上头的命令,叫你怎么处理新闻,报馆就跟着怎么样听命处理。因此,在阅读主流媒体时,本身就要有这个心理准备,先打一个折扣。

Aim爱门的新闻,主流媒体登了官方的立场,没有分析,也没有进一步调查跟进。社交网站,就是根据这些报道,这些声明来分析,来跟进。当然,这样一来,就会更加精彩,更加引人入胜,甚至连爱门三位董事住什么房子都可以看到一清二楚。

我们实在不需要知道他们住什么房子,爱门只是行动党的党产,他们是为行动党办事。如果出了什么大事,那就跟行动党有关,他们个人的声誉是件小事,行动党自认的公信力,诚信,透明度,公开度,就是大事了。行动党已经把自己给Aim进去了,现在如何脱身?

有关爱门的评论,网上已有大量的分析。因此,不需要再进一步,火上加油。这里从政治智慧,判断力来看爱门事件。行动党是不是已经走向不归路?人才调零,日落西山。

定爱门为党产是一大败笔

政治是要讲智慧的。这点一向都被认为是行动党的强项。政治同时也是黑暗的。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就说了:politic is money.金钱政治。这点难道行动党会不知道吗?这里暂时不说道德问题,如果爱门出问题,那是保党重要还是保党员重要?那当然是保党重要,只要党在,一切还是好商量的。

当张和傧把爱门定位为行动党的党产时,他是不是 at the receiving end? 爱门的三位董事是行动党党员,两块钱的股份也属于行动党党员。政治智慧的判断力就是可以判定这家公司为党员的公司,或者是行动党的党产。党员的公司,党员负责任。党产则行动党负责。

举个例子来说,在柏默事件中,柏默个人的桃色事件,是个人行为。行动党还帮忙高喊尊重柏默的个人隐私。他快快的下台,快快的离场,留下的只是要不要补选的问题。人民会说行动党害怕输,不敢补选。但是,较少会考虑到诚信,透明度,金钱的问题上。 
爱门一旦被定位为党产,那就跟行动党的公信力,诚信,透明度,公开度,金钱管理,合同招标,等等挂钩了。这些问题,已经不是那三个爱门董事的问题了,而是行动党的问题了。 
因为是党产,所以张和傧无法说清楚,爱门三董事无法说明白。能够把行动党家业说清楚的党秘书长却自我禁声。所以,我们看到的越描越黑的解释。能够说话的人没有出来说清楚,就像补选一样,总理也没有说清楚。不能够说话的人,却在那里乱说一通。这样的局面,当然是越说越不清楚,越说越令人产生越多的怀疑。
行动党的政治智慧去了那里。是不是爱门三董事不愿意吃死猫,不愿意为党牺牲?还是党产牵涉太多太大,根本不是普通党员,所能负责到底的。

行动党只有爱门一个党产吗?

既然爱门是行动党的党产,那么,行动党再有多几个党产,甚至几百个党产也不出奇。爱门的历史已有几十年了。这几十年来,行动党通过党员,虚名设立的公司到底有多少?

我们都知道,国民党有党产,巫统有党产,马华有党产。这些都是公开的事。他们还为党产的管理烦恼。有时变卖党产,还出现低价出售的情形。有时党产不知所踪,不知落入何人手中。

大家都知道行动党,政府,淡马锡控股,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政联公司,工会(公司)的关系。这些都是大吃大喝,他们做的是大生意。当然肥缺也不少。但是,你要被认为是人才,这些肥缺才会让你坐上去。例如,落选的候选人王乙最近不是加入吉宝企业吗?

那么,普通党员怎么办?难道要不吃不喝吗?因此,为了公平,当然也要分一些,小吃小喝总可以吧!爱门或许就是这些小吃喝的典型例子。 
这样一来,行动党,人才党员,还有普通党员,不是吃遍新加坡了吗?这叫大小通吃。小的要吃,大的也要吃。总之,有的吃就吃。难怪,有人说,这个吃相实在太难看了。问题是吃出问题来,怎么没有人出来担纲?

软件招标性贪污中看爱门

政府高官在软件招标中被告性贪污,虽然没有吃钱,但是,吃色也是贪污。爱门事件没有出现色相,但是,肯定的出现数目字,14万元的转手费,还有700多元的月费,还有之后需要付的费用,这些数目字可不少,张和傧,爱门董事,不知为何总是说不清楚。

软件的设计,估价,成本计算,知识产权,可以看似简单,也可以很复杂。价钱也是可以浮动的。就像要如何分辨性贪污还是男欢女爱,有时即使是法官也无法看清楚。到底是性,还是爱,爱门啊!你可要Aim的准啊!爱的不准,Aim的不对,行动党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高官被告性贪污,柏默爱错门,这些都是个人行为。甚至地铁出问题,这些都是个人操守,个人行政,管理的问题。人民可以批评这些人贪色,地铁贪钱,都是都跟行动党的诚信,公信力,透明度有些距离。网民如果把这些跟行动党挂钩,读者会认为是无理取闹。

但是,爱门是行动党党产,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那就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行动党的问题。事情发展到这个阶段,是行动党党内的头头出来说话的时候了。这个爱门越不说清楚,行动党的诚信就越被人怀疑,更不用说透明度了。 
爱门的问题是行动党的问题。它的严重性远远高于柏默事件,高官性贪污,地铁,外来移民,建屋局等等问题。因为,它所牵涉到一个基本点就是新加坡的立国基础,行动党治国的道德基础:不容许贪污,诚信立国。这个基本点如果动摇,行动党也将跟着倒下。 
看来总理,真的很忙。忙归忙,政治智慧,政治判断力,总是要拿出来的。龙年快要过去了,趁早高飞还来得及,难道还要等到蛇年才来钻蛇洞吗?

1 comment:

  1. 前議長大人的事情,不只是個人的桃色事件。他選區的人協職員和所謂基層領袖去珠海玩幾天。錢從何來?議長大人在珠海玩女人,是否是用公家的錢在珠海玩女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