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0 May 2012

如果没有后港这面照妖镜,行动党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Only u HG 不离不弃后港情7

当然,没有后港,也就没有阿裕尼这面更大的照妖镜。新加坡在民主化的过程中,就是太缺少照妖镜,所以,50年来,还是一党独大,看不到妖怪的真面目,见不到狐狸的尾巴,一直被行动党牵着鼻子走。

作为一个民主国家,不同的政党,就是要使出本身的照妖镜来把对方的弱点暴露出来。但是,由于行动党这只狐狸太狡猾,也由于选民心太软,即使在野党把照妖镜拿出来,选民还是喜欢行动党的金钱攻势,提升计划,一直到去年,才开始看清楚行动党的真面目。所以,选民才催生出阿裕尼的大照妖镜来。但是,一面大照妖镜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很多照妖镜,才能看清楚行动党的底细,并期待有一天替代政府的出现,把妖怪赶走。

没有后港,就没有阿裕尼,也就没有照妖镜。总理说,国会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后港补选,国会多一个,少一个议员,不影响行动党的操作和国会的运作。他当然是这么认为,如果工人党少了一个后港议员,国会里不是少了一面照妖镜,行动党的尾巴,不是少一个人去发现吗!

更何况,后港这个非卖品,民主的堡垒,20年来,一直坚持民主的信念,不为行动党的利诱威胁而屈服,才确保新加坡的弱小的民主之树得以强大。革命仍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后港单选区,依然要继续为我国的民主开路,天降大任于是人也。。。。继续承受不公平,不厚道的对待。这就应了新加坡人有种,后港人更有种

我们试着拿着照妖镜,看一下总理昨天在后港区的谈话,看看能够照出几只妖怪,几只狐狸:《》为早报520日的报道。

1.《后港区补选并非捍卫民主之战》:

后港居民忍受了20年的不平等待遇,不是为了民主,那是为了什么?或许,总理是以第三世界的标准来定义民主,不然,就是以一党独大的垄断心态来看民主。

2.《总理指出,按照宪法,他其实不必举行补选》:

这句话法庭还未下判(6月开庭),未免说的太早。当然,他的意思是他恩赐后港选民,让他们有机会选出新议员,后港选民应该知恩图报。这是哪一门的民主概念,选区没有议员,当然就是要补选,就像小孩饿了要喝奶一样。看来,总理对民主的概念连小孩都不如。

3.《朱倍庆是前锋,而我们是他的后盾》:

朱倍庆即是前锋,也是一个有自我主张的人(own man)。到底他是不是行动党的党员,身份这么多,我们要用那一面照妖镜才能看清楚。他还说他能作为独立议员来做事。这不是成了妖怪,成了狐狸了吗?

4.《这场补选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工人党出了毛病,原议员饶欣龙出了一些丑闻而被工人党开除党籍,才使议席悬空,因此这跟捍卫民主没有多大关系》:

工人党认错,把议员开除,要求选民重新委托,这是政治勇气,给后港选民一个机会选出一个新议员,万一选出一个行动党议员,以行动党金钱,生产力为前提的想法,工人党不是亏了大本吗,明明有一个议员,变成没有议员,行动党敢面对这样的民主挑战吗?我们拭目以待。

5.《这才是真正的理由,当然他们(工人党)不能够说,我们也不必多说,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

总理是说饶欣龙被开除,工人党有不能说的秘密,只是大家心照不宣。行动党如果也有一面照妖镜,应该也拿出来照一照工人党的饶欣龙门,看看能够照出什么妖怪,狐狸来。不然,心照不宣的恐怕是自己吧!

6.《选民应该先看候选人,才看政党,因此应该认清工人党的候选人是方荣发,而不是刘程强,并希望选民这回能给近来非常努力的朱倍庆一次机会。》:

到底是候选人可以组成政府,还是政党可以组成政府,议员人数没有超过国会半数,政党可以组成政府吗?到底是党大呢?还是议员大?或许,总理的议员身份比他的政党来的大。工人党可不是这么认为。没有工人党,就没有方荣发,也没有刘程强。因此,选党才是最重要,党委派的候选人,就是代表党来竞选。

7.《谈及饶欣龙昨天的公开道歉信,李总理表示,工人党自称没有要求这封道歉信,从这里多少可看出可能有内情。》:

怎么总理到后港助选,竟然有这么多罗生门,又是心照不宣,又是可能有内情,看来阿裕尼,后港这一大一小的照妖镜还是不够,要多几面才够。什么心照不宣,什么内情,为何不趁着补选,把话说清楚?看来,又是蒙人的伎俩。

一篇报道,竟然可以带出这么多的选择性误导,一般的选民手中又没有照妖镜,如何能够分辨出妖怪,狐狸来。因此。只有依靠工人党来为人民服务,找出行动党治国的妖魔鬼怪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