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0 May 2012

一个低薪工友打败一个世界最高薪的总理



是的。没有听错,最少在一人一票,民选制度,以及在法律正义面前,我们的法庭还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听到后港补选的消息,第一个反应是一个低薪的后港选民,加上一个维权律师,在法庭开庭前,打败世界上最高薪水的总理。在一人一票,法律依据下,世人面前,尤其是我们所依循的西方民主选举制度下,不举行补选,日久之后,很可能会变成国际笑话,让外人知道我们的选举制度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总理虽然事情很多,忙到没有时间理会这种小事,但是,作为选民,低薪工友有权利向法庭要求,为何高薪的总理可以不要及时举行补选,法庭也有必要做出让人信服的判决。因此,选在516日作为提名日,同时也是法院开庭日,那就有点像电影连续剧所说的“有如雷同,纯属巧合‘。

谁欠谁一个人情?

总理在面簿上的解释,好像后港选民欠他一个人情,现在,让后港选民有一个补选的机会,这些选民还要谢谢他呢!在民选制度下,选民的权利是否是总理可以左右的,可以随意以事忙作为借口,不尽快补选,既然如此,那么低薪选民,为了保障本身的选民利益,就只有向法庭请示,做出判决了。

当然,总理更希望把战场控制在后港选区而已,把选战议题集中在后港区,不要涉及到全国性的议题。因为,他现在正忙着处理全国事务,交通,住屋,甚至低薪,低收入家庭的问题。这一年来,不止没有把问题压下,还好像问题越来越多。把选战归属于区内问题,对行动党自然有利一些。

但是,总理的举棋不定,没有在第一时间宣布补选,最终导致低薪的后港选民,向法庭要求解释选民权利,向世界最高薪水的总理提出挑战。这么一来,原本是一场局部的选战,在总理和他的高薪顾问团的操作下,就演变成为全国性的法庭解释选民权利的议题。因此,谁是第一个把后港补选变成全国性议题的人,应该相当清楚了。解铃还须系令人,现在看总理,如何把大事化小,把全国议题变回区内问题。

低薪人士的力量,可以绊倒总理

看起来,高薪不一定能把事情搞好。低薪人士也一样能够让人头疼,尤其是有维权律师和法庭的协助,我们在处理很多事情时,在维护正义的条件下,虽然想不补选或延缓补选,但是,全国的选民在看,世人的注视和关心,不容我们把事情恶化到成为国际笑话。
低薪选民能够通过法庭绊倒高薪的总理,当然也可以绊倒其他的人,甚至政府。我们还真要谢谢这些有心人,没有他们的牺牲,我们也看不到这精彩的一幕。

如果再进一步的想,低薪选民的加薪一定要以生产力为前提,那么,有一天,当他们低薪无法再活下去时,他们就不再通过法庭,而是用自己手中的一票,把不给他们加薪的政府推倒。这次利用法庭,逼到总理做出补选的决定一样,或许只是一个开始,以后很可能还有更好的戏看。法国,希腊政府倒台,也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高薪能够做出正确的政治判断吗?

不过,总理这次做出补选的决定,也是有代价的。将来,不知道会不会有更多的选民向法庭要求,对他们的选民权利做出合理的解释。不单单选区如此,集选区也可能会出现相同的问题。还有,其他的公民权利,也都可以向法庭要求解释。这原本是后港单选区的事情,给总理这么一拖,这么一不明确表态,就变成全国性的问题,看来高薪也不一定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尤其是,正确的政治判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