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6 May 2012

正义良声开始出现 行动党计划赶不上变化



回顾20115月大选,工人党在阿裕尼取得小步突破后,我国的政治到底有些什么变化?行动党虽然言变,顺应民情,高调包容,但是,人民的不满情绪,丝毫没有减少,就像行动党在后港的支持者和义工反映的一样,会被骂难听的话。

行动党有没有自我反省 - 为何会被人骂难听的话,为何被人指指点点,为何不受尊敬?行动党是否仍然自我感觉良好,照自己的计划前进,安自己的意愿做出改变,要求人民包容,却没有做出同样的回应。因此,行动党给人的感觉依旧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要让它低头,母猪都会上树了。

支持行动党的人也发意见了

虽然行动党仍然打着旧灯笼,但是,这一年来,我们还是感觉到一些变化,最为明显的可以说是多了一些正义的良心话。我们开始看到,一些和行动党关系密切的人,过去支持行动党的政策,几乎一世人都没有离开过行动党影响的人,现在都出来发表意见,对现在的政策提出意见,提出批评。从参加总统选举,到低薪工友加薪,老年保险不足,再到贫富不均,移民问题等等,这些声音,都是过去支持行动党的人不会提出来的。现在,连支持行动党的人,都看不过‘眼’了,非要提出看法,要行动党重视问题,不要让这些问题恶化。

这些言论,在过去是在野党经常发表的言论,现在连行动党支持者都加入,看来,行动党的思维,策略,计划,真的是赶不上变化了。在一路高喊经济高成长的计划下,如果没有考虑国人的感受,国人的心理变化,同时又不配合国人的能力,适应力,而一定要求生产力提高,其结果是越来越多的人跟不上这趟快车,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很自然的,过去支持行动党的大多数,现在却越来越少了,再不做出大改变,这个大多数,就会变成小多数,再演变下去,就是政权的转移。

因为,过去支持行动党的人,也感觉到不对劲。原本亲戚朋友和他们的孩子们,都过的不错,大家的工作,收入,生活都过的不错,但是,渐渐的投诉越来越多,屋价,生活费用,居住环境,交通问题,一个一个出现问题,生活素质也未见提高,除了少部分高薪,高收入的人,大多数的人都不满意。虽然自己本身没有问题,但是,很多亲戚朋友都有些不满,他们本身也不得不自我检讨一下,如果再发展下去,不是越来越多人会不满,因此,这些支持行动党的人,居于爱惜行动党之心,也要发出警言了。

在野党更具信心

工人党和民主党在一定程度上,也比以前更加有信心了。工人党在处理饶欣龙的问题,是否完全正确,这是见仁见智,但是,开除党籍,失去一个国会议员的勇气,就算行动党也未必有这个胆量。如果没有一定的信心和把握,这个风险工人党是肯定不会去碰的。党主席林瑞莲不是已经表示,我们不认为饶欣龙的离去会对工人党的领导能力造成任何影响。

不止如此,工人党甚至在面对三角战方面,也具有信心。后港补选,下届大选的淡滨尼集选区,工人党都将准备应战。他们也顺利的接手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并没有出现行动党形容的屋价下跌现象,管理不善的问题。

民主党虽然没有国会议席,但是,却能继续吸引到一批有潜力的新人,它提出的医疗替代意见,是其他在野党做不到的。在选区的访问上,和居民的互动上,他们也在积极的进行,这些动作,虽然没有在主流媒体上见报或大量报道,但是,他们的努力,日久就能见人心。

期待类似松下政经塾的出现

陈如斯有计划设立智库,为在野党提供政策和意见。几个月过去了,是否有进一步的发展?陈如斯在财力物力上,可能无法完善的做到他的理想,因为,没钱在新加坡这个商业社会,还是无法做到很多事的。行动党有好多可以利用的智库,国大,南大,甚至私人的智库,调研组织,都可以为行动党所用。但是,在野党就没有这些方便。
虽然智库,调研的结果和报告,未必完全正确,但是,却有很高的参考价值,这是不容忽视的。

因此,我们期待新加坡有财有势的人,能够像松下一样站出来,为在野势力尽一点力。松下政经塾为国家培养政治人物,不分党派,塾生们通过研修,学习到必要的社会常识、社会规律和经营理念,未来作为政治家、企业经营者等各界领军人物肩负起国家重任时,不仅能够实现日本真正的繁荣、和平与幸福,对世界发展也能做出贡献。”
19794月,松下政经塾宣布成立时,日本新闻界还曾大肆嘲笑说,这是有钱人的消遣。并冷嘲热讽地说,此私塾十年内必倒。 然而1∕4世纪过去了,这个又小又奇怪的私塾,却真的为日本培育出很多具特色的政界领袖。
  至今为止,松下政经塾累计的毕业校友不过213人,却已产生了3位部长、3位市长、30位国会议员、1内阁总理大臣(首相)
  而同一个时期,美国的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总共毕业了17000人,却只当选了17位国会议员。“

有关松下政经塾的资料,还可上以下网站阅读:

松下政经塾虽然并非完美,但是毕竟还是能够为在野党培养一些人才。如果,我国的有钱人,也能学习松下的做法,这对在野党将是一大帮助。长期来说,对企业来说,也是有利的。行动党不可能永远执政,也不可能期待行动党的经济模式永远不变。企业在进行商业操作时,考虑在野党的想法,在民主国家,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只有在新加坡,这个想法才被当成怪事。

想一想,企业界,也应该考虑选民的意愿了。过去一向以行动党政府的计划做指标,现在,也应该考虑人民的想法,因为,人民的变化,比行动党的计划来得快,哪一个企业最先把握到这个讯息 民心的去向,哪才是算得上懂得做生意!

想想看, 地铁如果国营,对企业有些什么影响?医疗保险在压力下有所改变,谁会得利?部分企业给低薪工友加薪,如新巴,对企业的影响有多大?外劳问题在民意影响下,又会有些什么变化?如果企业沿用过去行动党的计划来制定策略,哪肯定是会跟不上变化了?因此,有必要听听在野党,在野势力说些什么。那也是另一股民心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