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8 August 2015

自打嘴巴的行动党诚信策略。

2015 PAP Strategy 战略 10

行动党这次大选的最大竞争对手,就是工人党。因此,从许文远的疗养院,介绍候选人开始,就以诚信为号召,打着行动党高度的诚信来批评对手。事实上,疗养院办推介会,已经是一个诚信问题,疗养院是一个福利团体,接受政府的津贴,章程规定不可以把场地用在政治用途上。偏偏行动党主席,就选择一个不该介绍候选人的地方来进行政治活动。


事情发展到现在,行动党还把责任归咎到阳光安老院,似乎是说安老院有责任查阅本身的章程。福利团体的管理,法规难道政府不知道吗?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

之后,副总理张志贤也推出鳄鱼泪,吃掉凤山单选区的诚信论。作为诚信策略的延续。


当然,最令人奇怪的竟然是副总理尚达曼在国会的说话。他竟然说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理事会是一个即将要倒下的建筑物。而倒下的最大原因当然就是诚信,账目不清。尚达曼还危言众听的说,工人党市镇会还不起储备金(sinking fund), 简直就是要破产了。

尚达曼一向以理性,明理的姿态出现。在网上,人气高,是网民比较欣赏的一位行动党领袖。由尚达曼来说这样的话,当然有加分作用,而且,他又是财政部长,具有说服力。同时,这也表示行动党已经到诚信策略的最高点,不然尚达曼不可能不洁身自爱。

这样的手法,难道不是政治手段,企图捞取政治资本吗?尚达曼似乎很在意工人党的人气旺,他认为工人党只会吸引群众,不会管理市政。政治就是要吸引选民的支持,如果真的不会管理市政,天底下有这样傻的选民吗?还会继续投票支持工人党吗?如果真的是即将倒下的建筑物,为何行动党的最高领袖不前来吃块肥猪肉?


尚达曼应该是吃不到葡萄,认为葡萄是酸的。这里有必要指正一下,有关储备金的问题。国会没有让林瑞莲回答这个问题,这很容易让行动党又捞到政治资本。


行动党的诚信策略,最后的结果将是官逼民反,失去更多的议席。


除了许文远的疗养院的诚信问题外,在推出吕德耀的接班候选人杨益财时,行动党也犯了技术错误。杨益财离开警察部队的有效时间是16日2359分,但是,他却在当天就进行政治活动了。这虽然是小问题,但是一直把诚信拿出来唱的行动党,这就不是小问题了。因为,即使是一分钟,那也是不守法的行为。因为,贪污一分钱,也是贪污。


行动党当然可以搬出很多解释,选民选的是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不要居于小节,而要看远一点。认真的想一想,这似乎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一个实例。而这样的实际例子,行动党实在是有太多前科。


在选择国际观上面,我们可以看到行动党的诚信问题。


李显龙的‘选择性’国际观, 以行动党的利益为标准。


李显龙总理在介绍行动党宏茂桥集选区候选人的时候,特别提到,国人除了关心国内政治外,也要关心国外发生的事情,国外的政治局势的演变。外面发生的改变会直接影响新加坡的将来。


这个堂堂大道理,没有清楚说明什么是国际观?似乎只有经济的变化,才是最重要的。而国外的政治变化,民主化过程,就可以选择性的回避,躲开,置之不理。


国际观和国内观是一种总体,整体的慨念。但是,行动党偏偏喜欢选择性的判断哪一些是好的,对的,正确的看法和观点。而这个判断的基础就是这些观点是否对行动党有利。有利的就是标准,就是对的。


(回顾刘程强答复张志贤的鳄鱼泪,刘程强认为张的说法是一个行动党的标准,而这个标准也是建立在行动党的利益上,而不是建立在第一世界的标准上。)


最近发生的林瑞莲吃蚝煎的风波,吕德耀不寻求连任议员,刘程强的鳄鱼泪。在在都表现出行动党的标准。别人怎么说都是不对的。行动党的标准才是最正确的。


那么李显龙的标准和利益又是建立在什么东西上的。李显龙关心的是钱,他也要人民关心钱,经济发展。他忽略了国外的其他方面的发展,如:


*公平公正选举。
*议会民主演变。
*管制言论自由。
*透明开放讯息。


因此,他认为新加坡是独特的,例外的,我们不需要依循国外的那一套,我们只要走行动党的那套民主,法制和社会发展模式。这到底是哪一门诚信?

行动党的诚信就是建立在限制民主发展,控制言论自由,讯息不公开不透明,变更选举制度,来达到自己的利益。选民有必要看清行动党诚信背后的真面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