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0 August 2015

行动党的高度,工人党的高度,新加坡的高度。

2015 PAP Strategy 战略 6

【从《海峡时报》的评论文章中,我们不难想象为何行动党的战略就是把工人党当成是首号敌人,把工人党困在阿裕尼,就是对得起李光耀】

《海峡时报》的这张插图,是要表达行动党的高度降低,工人党的高度提高吗?

总理的国庆献词高谈,新加坡人要以新的高度来展望未来,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50年。国庆日当天,新加坡第一大报《海峡时报》除了报道总理的国庆献词外,也评论了行动党和工人党的过去4年的表现。


评论中的插图,似乎更加鲜明的,有意无意的把工人党的地位提升,甚至和行动党站在一样的高度。不过,行动党依然是中间靠右,而工人党却是中间偏左。他们同样的在争取中间的选民。而行动党过去4年的策略就是要争取中间偏左的选民。


评论认为,过去4年,行动党对选民的诉求,做出积极的反应。因此,来临的大选,将会看到成绩。


如何解读行动党的积极反应?最为明显的是,行动党公开说明,自己是奉行民主社会主义的路线。这个路线明明白白就是中间偏左。而过去50年,行动党走的完全是右派路线,功利第一的资本主义路线。这样的一种反应,令选民有些错觉,到底行动党卖的是什么膏药?


为了证明行动党的反应,或者受改变,行动党政府改变了一些公积金的政策,例如最重要的医药保健计划,最低存款计划,对于低薪工友,提供好像最低工资的指导原则,对于建国一代提供医药照顾,新建更多托儿所,幼儿园等等。当然,国庆日的免费公共交通,政府和私人公司的大小红包,更是大选前的‘积极反应’。


这样的反应和改变,会不会变成所谓的旁门左道?左道是左道,但是,在选民看来,尤其回顾过去50年的行动党表现,这似乎是骗取选票的手法。


评论把行动党和工人党放在几乎同样的高度,似乎说明,在89选区中,28区工人党参与选举中,和其他工人党没有参与的选区,会出现不同的结果。事实上,如果工人党的表现不佳,新加坡的两党制的形成,将会‘有得等,慢慢等’。如果表现很好,两党制就有希望提早完成,而2020年,才有可能变天。


那么过去4年,工人党在做些什么?评论认为,默默耕耘,打好基层工作,拜访选民。不过,还要看工人党过去4年吸引了什么人才。会不会还有一些惊奇的人才?


作为政府,行动党在政策上下功夫,而工人党只能在民间搞运动。


《海峡时报》的评论是由前总编韩福光执笔。这又说明了什么?或许,他也意识到分水岭大选,其实主要的选战就是在行动党和工人党之间。如果能够成功的把工人党困在阿裕尼,即使得票降低,仍然可以向李光耀交代,国会的90%议席,仍然在行动党手中,继续一党独大。万一失败,那就是真正分水岭的开始。


新加坡人又如何看待行动党、工人党的高度?


首先,新加坡人就拿李光耀的高度和现在行动党人的高度作比较。这样一比,插图的同等高度就有其合理性。因为,行动党现在的高度比李光耀时代来得低。而工人党,在反对党中,高度却比较高。这样一来,在工人党竞选的28区,很可能就是一场五五波。或者是统计学上的小误差,胜败的可能性都有。


在候选人方面,除了行动党的几个奖学金得主外,其他的候选人,几乎都是同样的水平。黄永宏说,行动党候选人很早就在基层工作,他们的准备工作在2011年大选过后就进行了。可以说,行动党是有备而来。当然,正如评论说的工人党的基层工作也没有松懈。现在是看谁比较用功了。


对于拥有大量资源的行动党,加上人民协会的基层工作,是否能够深入民心?花了一大笔钱搞的SG50运动和造神运动,在效果上是否可以跟工人党一步一步耕耘的效果相比较?这似乎是国共内战的写照,一个拥有美国的最新武器,搞的是表面的基层工作,而另一方面却是实际、务实的农民运动。


事实上,行动党政府一直强调李光耀的光耀一生,辉煌精彩的时代。而现在的领袖本身,又没有这样的高度,作为选民,就会认为行动党退步了,落后了,跟不上时代的改变,更加没有高度比工人党高的领袖。既然如此,选一个和行动党一样高度的工人党,也没有大错,也有一定的保险,反正两个高度一样。反而在其他的61区,高低不一样,选择就比较简单,来得直接。


或许,《海峡时报》的插图有其他的意思,但是,这张插图,没有把其他反对党画出来,其实把它们画出来,但是却给予比较低的高度还是可以的。但是,偏偏就是要突出行动党和工人党之争。


作为老板得行动党,看了这张插图,心里又有怎么样的感想?还是,回想总理的话,《海峡时报》是一间值得信赖的报社。总理在该报170周年庆典上,还赞扬《海峡时报》做出可靠,平衡,客观的报道。(credible, balanced, objective reporting)


这张插图是否从新加坡人的高度来看行动党和工人党。未来的新加坡的高度又是什么?这似乎说明新加坡不可能再依赖行动党的高度来更上一层楼。行动党很难超越李光耀,新加坡需要两党制,甚至多党制来取得另一个制高点。后李光耀时代的行动党,不可能带给新加坡一个更高的高度。


选民有权决定要哪一个高度,如果只看到一个行动党的高度,那么,行动党的积极反应,就是过去4年,大家看到的高度。如果要更加高的高度,就有必要比较两个高度,工人党和行动党的高度,这样,我们就能在一个新的起点,新的高度上看问题,看新加坡的未来。

大选来临时,我们不能只依靠行动党一个高度,除了工人党行动党五五波的28议席外,在其他选区,也要做高度比较,有些地区,反对党的候选人素质也和行动党一样高,那就不用犹豫,选反对党就是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