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9 April 2013

行动党从左到右,再从右到左?

{全国对话之哲理思考1/2}

第二阶段的全国对话,将进入深思的阶段。深入的,进一步的探讨新加坡在医药卫生,教育,住屋和老龄化的问题。总理在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似乎是要从哲理上,了解新加坡人的需要,到底我们要过一个什么样的生活?

从政治来说,就是人民希望以什么政治理念,主义来治国。这看起来好伟大喔! 行动党的治国几时开始提升到思想上来,几时开始注重物质以外的需求,或许,在所谓的新政治常态下,行动党不得不务实,不得不妥协,不得不关心人民的生活。

《维基百科》在介绍人民行动党的意识形态时,还把行动党的过去和现在分开来。这显示出行动党的变色龙本色,也可以说务实本色。 
過去:社會民主主義、反殖民主義
現在:亞洲價值精英政治實用主義中間派

《维基百科》中文版在提到现在的意识形态时和英文版有些出入。英文版提到社会保守主义,财政保守主义,第三条道路(结合左右派理念),和反共产主义。social conservatism, fiscal conservatism, Third-way and anti-communism

不论中或英文版的意识形态,都和过去的左派路线不一样。现在的行动党奉行的是右派,中间偏右,还是中间路线,或许连行动党本身都不清楚。对于行动党来说,务实,实用主义才是可行之道,才是继续掌握政权的方法。

因此,当总理把第二阶段的全国对话,提升到思想思考上时,真的把人给吓一跳。务实,实用有时很难和理想,思想发生关系。人口白皮书的提出是基于务实实用还是理想生活?“可持续的人口,朝气蓬勃的新加坡”可持续的人口,是务实还是理想?朝气蓬勃的新加坡,是实用经济还是人文提升?”

医药卫生,教育,住屋和老龄化问题,行动党要在全国对话里,说明它的保守立场,务实实用立场,还是摇身一变,向中间路线,甚至在必要时,选情出现危机时,向左走,向中间偏左,向创党时侯的路线走?

行动党变色龙的心,可能比选民的心还要难捉摸。

到底有多少人能够了解总理下面这段话的真正意思: 
【我们要什么改变?不单只是政策的改变,而是我们哲理的改变(我们的人生处世的问题),我们方法的改变(反映在政策措施态度上)。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向定义这个坚密内涵?个人和社会的平衡,个人行为和国家责任之间的平衡。】
“What changes do we need to make? Not just policy changes, but changes in our philosophy, in our approach, in the way we define the compact, the balance between the individual and the society, between what the person does, and what is the state’s responsibility,”todayonline.com
参与全国对话的人真的要好好的反思反省,在比较高的思想层次上发言。问题是第一阶段的基础打好了吗?如果,连第一阶段说些什么都不知道,不知所云,那么,又如何把对话水准提升呢?

总理要在全国对话上提出哲理问题,是有其必要和迫切性。我们的经济已经慢下来,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高速前进,在物质上,也不可能满足每个人,因此,有必要让国人选择,自己所要的生活。过去,行动党的一党独大的生活方式,越来越不能满足新加坡人了。

这也是行动党不能不做的事情。行动党不可能像过去一样家长式的管理国人,在社交媒体的新环境下,人们寻求不同的生活,更要有话语权,有没有全国对话,新加坡人都会寻求自己的方向,反而是行动党不知道自己的方向,从右向中间,向左走呢,还是不变防万变? 行动党最终当然选择务实实用,但是这个务实是否会像过去50年来一样实用管用呢?

我们不知道,行动党也不知道?因为说到从前的行动党,从前的人文关怀,这一大块行动党忽视的社群,这一大群选民,在行动党变色龙的过程中,没有获得关心和照顾。这些选民,是否会参与对话,(是否有受邀出席),是否会把心中的哲理提出,反映出来,没有人知道。

没有人知道,事实上是总理最害怕的。不知道方向,行动党就无法务实给予协助,无法实行实用政策来唤回他们的心。

总理的这番哲理思考,会不会对牛弹琴?行动党这一路来的治国管理,难道从来就没有想到人们的哲理生活需要吗?这一路来的务实和实用,行动党已经把国人变成机器人了。

可是,机器人也有人工智慧,这个人工智慧,又把新加坡人,带往另一条和行动党不一样的道路前进。因此,有没有全国对话,新加坡人已经在找寻自己不同的道路,有些和行动党同道,有些与行动党背道而驰,有些务实,有些为理想奋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