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6 April 2013

白毛州选举不倒,祸根留到大选?


这里不是要谈马来西亚的政治,而是以这个例子,来说明公信力,人民对政府机构的信任程度的问题。执政党如果对很多事情一直无心解决,人民就会对政府的公信力,法定机构的信任,起疑心,久而久之,就会对这些单位失去信心,在选举投票的时候,自然就会不支持现任政府了。

事情的发展并不是因为博客兴风作浪,造谣生事,故意诋毁政府。最重要的原因其实还是执政党本身,有没有做出改变的勇气,改变的决心。而法定机构有没有做到公平公正的为民服务。离开了这个前提,不论有没有博客的‘无中生有’,社交媒体的‘兴风作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局面还是照样要出现的。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在“Singapore's biggest blessing: Safety”一文中指出,过于激烈的博客言论,会导致人们对政府法定机构的信任。他认为,这些法定机构,例如警察部门,应该要获得人们的信任,才能为国家的安全做出贡献。

【因此,他很担心新加坡博客对法定机构的冷嘲热讽,不信任官方单位的评论所带来的后果。这对我们长久建立累积起来对法定机构的社会信任将会造成伤害,有如硫酸的侵蚀一般。】 THIS is why I am extremely worried about the cynicism that the Singaporean blogosphere is developing towards these public institutions. Over time this cynicism could act like an acid that erodes the valuable social trust accumulated. 
http://www.straitstimes.com/breaking-news/singapore/story/singapores-biggest-blessing-safety-20130413

我国最大祝福幸福就是安全。快快乐乐上班,平平安安回家。警察部队的功劳当然不小。我们对政府和法定机构的信心当然要有,但是,政府的行为和做法,法定机构的独立性,也同样是人们对这些机构具有信心的指标。而这个信心指标又是如何培养出来,建立起来的呢?

如果像砂拉越的白毛那样,马来西亚反贪局都对他没有办法,他甚至还攻击反贪局本身没有诚信和不规矩。而反贪局却无法做出合理回应。这样的事情看在选民眼里,还会对政府和法定机构具有信心吗?

因此,两年前砂拉越州选举的胜利,白毛不倒,但是它内含的毒素很可能在马来西亚第十三届大选,散发开来。白毛自己也承认,会失去一些国会议席。但是,毒害有多大呢?就只有看五月五,有没有换政府了。另外,如果你对沙巴移民局乱发居留公民权的事有所了解的话,你也一样会对移民局的信心动摇。

在《除了人口政策外,行动党还有几颗未拆炸弹》一文中,行动党的炸弹也不少,这些都会影响人们对政府和法定机构的信任。AIM 爱门的诚信问题,外汇储备的公开透明问题,司法公正和内安法等等,这些问题虽然没有像白毛那样严重,但是,一旦爆发起来,同样会对选情造成影响。试问,行动党政府有没有真正的做出回答?

马凯硕把矛头指向博客,社交媒体是否公平?如果政府处事公平透明,法定机构办事公正合理,样样事情都站得住脚,那就有何害怕可言?公信力的问题?

还有一点,很可能是最重要的:过去50多年来的一党独大统治,人们根本无法看清楚人民行动党和政府,法定机构的差别,距离和不一样。行动党好,政府好,法定机构就好。当然,如果人们觉得他们做事公平公正透明,他们就连在一起公平公正透明。

事实上,行动党政府和法定机构,政府行政单位是不同的。坏行动党政府,并不等同坏的行政单位和法定机构。因此,我们的法庭,司法,警察部门等等,就必须要有它们的独立性。

现在的问题是人民对行动党政府的信心下降,因此,对行政单位的信心也就跟着下降。这是很不对的,很不正确的。行政单位和政府机关有必要维持高度的效率和独立性,不论谁是政府,不论面对什么政治压力,都要以‘为民服务’为第一先决条件,公平公正透明的执法,履行宪法所给与的权力。

作为一个政党,组成政府后,有时候因为既得利益的关系,因为要依赖一些既得利益者获得选票,就不得不维持现状,白毛就是一个例子。当然,有利也必有害,只是时间未到。2011年州选举,时间未到,2013年马来西亚全国大选,应该就差不多了。

因此,纳吉虽然废除内安法,也接见了华教人士,但是,命运的安排,以及50年来的习惯,纳吉也只能见坏不收,见好不做。最后,纳吉只好赌一赌运气,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做下去。但是,还有一个政党马华,连运气都没得赌,还没有投票,已经是输了。马华元老曾永森在东方大讲堂上说,希望上天保佑马华,因此,马华连赌运气的机会都没有了,只好求神拜佛了。

行动党政府当然也有改不了的坏习惯,周日上午7.45到达市区地铁站,不用付费,是改变还是权衡?还有,也有一些不想改的坏习惯,一些过时的政策条例,内安法,非法集会,合法罢工,。。。或者,一些改了的条例,利益自己的行政措施,也习惯不回复其原本的精神面貌,如单选区变集选区,官委议员。

这些大大小小的习惯,当然有行动党的既得利益在内。人民看在眼里,难道不会自我做出结论吗?博客只是把这些事情说出来,在社交媒体上传播,难道公平公正透明行事的政府和法定机构,会被动摇吗?会出现公信心危机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