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 April 2013

坚持开放,不单单只是坚持经济开放而已。

经济先行,政治社会改革之后才来进行。这是新加坡模式,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后,让沿海地区先富起来的做法。因此,先来坚持经济开放,政治社会的开放却有所保留。但是,这个过程是否可以为了拖延一个政党的合理执政而一再的延迟经济以外的开放呢?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这么认为。马来西亚巫统领导的国阵也是这么认为。
事实上,人类历史在过去一百多年来,一直在辩论我们到底要什么样的社会生活?怎么样的社会制度才是比较理想的,合理的人类生活?尤其是工业革命后,工业替代农业,城市人口比例高于农村人口,人们的生活起居集中起来,活动也在城市进行。因此,人们探讨的是城市生活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而资讯革命更造成人类沟通联系的方便,这就不是经济开放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什么是理想的合理的符合现代意义的城市生活?或许说人们还在追寻这个答案。国家城市化在一百多年前才开始,而人类在几千几万年前就是过着部落,原野,草原,农村生活。

因此,在最先发生工业革命的地区,工业发达的国家,城市化的国家,在思想在生活在理想社会的 探讨上领先其他国家和地区。这种理想社会的辩论和探讨,不只是纸上谈兵,还真的流血,发生人命牺牲。第一次世界大战,全球经济大萧条,二战,日本和欧洲复苏,冷战,韩战,越战,。。。苏联解体,911 。。一直到现在的欧洲债务危机,美国外债赤字,恐怖主义活动等等。

人们似乎一直在围绕着我们要如何的生活,怎么样的城市生活转?是否是只要坚持开放的经济生活,就能解决一切?

不只是我们要什么样的城市生活,还有也要考虑其他的人要怎么样的生活?因此,这不再是单纯的经济开放,坚持经济开放的问题。富人,投资者,政府要一套生活,要自由经济,要开放。但是,对于那些不满现状,无法满足或者跟不上的落势群体,他们所要求的基本生活,又是什么,怎么办?

经济河川,思想开放。

《国语》邵公谏厉王弭谤中的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全文和译文可以上网到http://baike.baidu.com/view/591998.htm

经济就像河川一样,我们要时时疏通,不可以让它堵住危害人民。当然,不适当的经济制度,堵住水流,一旦奔溃,伤害更大。作为治理河川,管理经济的领导,当然要坚持开放,才能把经济搞活。作为经济学者当然也要坚持开放。

但是,在《国语》的邵公谏中,它的主题还是口,言等的思想开放。在封建时代,古人已经明白思想开放的重要,让人民发表言论,看法,意见的重要性。然而,周厉王并没有听取这个意见,最后,人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形下,起来反抗,导致周厉王自己被流放在外。

当然,我们现在的政府并没有像周厉王那样的不讲理,那样的霸道。但是,在经济上取得一些成就后,在人均收入达到世界最高之一后,新加坡是否还能继续经济开放,思想不开放呢?

或许,行动党在想我们没有限制言论自由,社交媒体也没有管制,新加坡人可以自由的发表意见,政府还大大的欢迎人民参与全国对话,因此,我们有经济开放,政治社会也一样的开放。

时代在改变, 建国初期的那一套经济先行,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人民没有太多的怨言,甚至在政治社会方面,虽然见到行动党的霸道,也一直在忍着。因为,行动党答应人人平等,起跑点一样,居者有其屋,明天会更好。

但是,蜜月期一过,人民就有意见了。这个蜜月期可够长的,超过50年。现在,行动党一再呼吁坚持开放,人口开放,经济开放,那些分不到蛋糕的人就有意见。那些觉得蛋糕分得不公平的人也有意见。那些对蛋糕分配没有意见,但是却对政治社会不满的人,却产生另一些意见。。。。

这里有两个例子可以说明时代改变了,落势群体也要争取话语权。他们认为蛋糕的分配不对,甚至还不让他们分享蛋糕,连蛋糕分配的资格都没有。

职总属下的新加坡保险工会会员控告工会没有照顾会员的利益#1 他们认为工会没有保护他们的利益,没有给予适当的咨询。工会会员把工会告上法庭,那么,工会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工会没有保护会员的蛋糕?甚至,还要由职总英康总经理来宣布他们的工会会员资格已经失去了#2  为何工会要自废武功,不再代表这批保险会员?新加坡立国的基础原本就是行动党-政府-工会一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而工会一直以来就要求工友加入工会,团结就是力量,现在竟然自废武功,不要这批会员,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的经济蛋糕的分配,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还是,职总根本就是站在资方,政府那一边。为了经济蛋糕,为了照顾资方,把会员给牺牲掉?所以,会员要法庭说清楚。 
高中生低看ITE学生,学生制作短片反击#3 这篇报道的标题为:ITE女生:我们不笨,也没有浪费纳税人的钱。在经济学的比较利益下,一个人只能做自己最胜任的工作,虽然他每样工作都行,但是却不能每样工作都做。这样一来,表现不是最好,比较不胜任的人,也可以做出贡献。 
 (或许,这些高中生,已经深受行动党部长和高官的影响,一人可以兼任几个职位,当然,蛋糕分配就要多一点,薪水当然也就要最高了。但是,这是不符合比较经济利益的。)
 但是,在新加坡的制度下,行动党的教育下,似乎告诉人们,不是这样的。知识比人多一些,自认聪明的人,考试成绩优秀的人,却认为培养其他的人是在浪费公款,浪费政府的钱,甚至他们不能参与蛋糕分配, 没有资格参与建设国家的队伍。

因此,当我们在坚持经济开放,人口开放的时候,我们有必要回头想一想,看一看,到底蛋糕分配是什么一回事?为什么要阻挡有些人参与蛋糕分配,或者说,他们没有资格参加国家建设,当然,也就无份分享蛋糕了。

时代真的变了。工会会员告工会,低教育者不愿被低看,他们要有话语权。他们对话语权和思想的坚持,很可能比经济人口开放,更加坚持。因此,当政府一直在高喊开放开放的时候,也要准备经济以外的开放,不然,就会变成‘道不同不相为谋’了。

从这点来理解芳林公园的集会抗议,或许我们可以更加明白,为何会有这么多人参与,除了经济因素外,他们或许有更高的理想,他们所要的新加坡社会,理想的社会生活,和行动党无法,无心,无力解决贫富差距一样,走的是两条不同的道路。

#1

#2
http://www.tremeritus.com/2013/03/27/ntuc-income-ceo-to-financial-consultants-your-union-membership-has-automatically-terminated/

#3
http://static.stomp.com.sg/stomp/sgseen/this_urban_jungle/1670426/girl_speaks_out_against_prejudice_towards_ite.html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iJvzyY3f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