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2 April 2013

后强权政治的国家竞争力,如何持续发展?

{全国对话之哲理思考2/2}

八十年代的英国在撒切尔夫人领导下,国家声望,经济竞争力大幅度提高,给予英国人自信,自豪,但是也给国家带来南北经济发展的分裂,人民思维,做事的理念分裂。而她的过世,并没有结束这个争议#1

撒切尔夫人是否有给英国留下一个可持续的国家竞争力?或许说强权政治10年(1979-1990)后的英国,其竞争力是否胜过同时期和以后的西欧德法,北欧四国。今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答案好像是:

殊途同归

德法虽然面对欧债危机,其经济竞争力,还是不容忽视,尤其是德国,竞争力应该在英国之上。北欧四国更在英国之上。这么说来,为何英国在大力推行自由经济(国有企业私有化),大力追求最大利益的时候,竞争力没有进一步超越德法北欧,经过九十年代,21世纪前12年,最多也不过打成平手。

反过来说,这些西欧北欧国家,在比较重视福利的压力下,如何做到英国那样的竞争力。如果根据撒切尔夫人的政治理念,这些欧洲国家,经济,竞争力一定不如英国。为何他们之间没有产生巨大的竞争力差别?
也有可能,没有撒切尔夫人,英国的竞争力将不堪设想,远远落后西欧北欧。
或许,进一步来说,这两种模式都无法提高国家竞争力。因为,欧洲和英国的经济,竞争力在21世纪将会落后于新兴的亚洲国家和金砖5国。后发国家更能超越先发国家,一方面是起点低,另一方面是有学习的对象,借鉴。

那么,新加坡在行动党一党独大,强权政治后,将会如何可持续的提高国家竞争力。而这个竞争力,在不同的背景下(我们已是发达国家,前面没有借鉴对象,新政治常态等等),要以什么方式持续增长下去?

欧洲国家和英国走不同的道路,殊途同归,竞争力的差距又回到原点。当全国对话要把议题提高到讨论哲理问题时,我们很有必要强调民主,公平和自由的选择权。欧洲和英国公民在自由民主平等的选举中,选择不同的道路,竞争力的结局却异曲同工。这说明了什么?

全国对话只不过是行动党持续新加坡竞争力的版本,而不是全国人民的共识。而这个版本,像撒切尔夫人一样,太过于强调经济因素。可持续人口增长就是一个例子。 
[为了使英國经济恢复活力,摆脱英国病的困扰,她抛弃了二战之后的所谓共识政治凯恩斯主义政策,政府對经济活動的干預减少,大多数国营事业实行了私有化,劳动力市場也变得更具彈性,英国经济最终走出了长期滞胀的局面。自1981年以后,其年实际增长率达3%以上,在當時是仅次于日本的主要西方发达国家。在社会文化领域,撒切尔夫人则致力于抨击福利制度所衍生的不劳而获思想,颂扬传统的中产阶级道德,鼓吹通过努力工作以创造财富,而非追求财富的再分配](维基百科)

全国对话的结局最多只是行动党2016年大选的政纲前言。如果要真的做到全国共识,那就有必要看看选民的选择。

撒切尔夫人在八十年代给英国下的重药,有其历史背景。就和新加坡立国初期,七十,八十,甚至九十年代一样,大力发展经济,忽视人文提升一样,有着历史因素。

但是,今天的英国,现在的新加坡已经处于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国际环境,本身的条件也发生很大的变化。因此,从经济思考,提高到人文哲理思考,对行动党来说,是不能不做的事, 也是选民的要求。

因为,选民的背景也不同了。如果还是一直强调经济,强调生产力,那么就是没有脱离旧框框,这里举两个撒切尔夫人政策对新加坡的影响作为例子。这两个例子,原来的目的就是要提高企业精神,创业精神,但是,我们是否做到?

私有化国营企业1987年新加坡财政部设立一个私有化委员会,针对国营企业私有化提出建议。之后,我们就看到一系列的政府公司上市,全民拥股的新电信就是其中之一。这个私有化计划到底有没有提高新加坡的创业精神?还是壮大了淡马锡控股?还是继续政府垄断企业,换一个方式经营?

利益最大化和高薪。撒切尔夫人最令人佩服的地方是她的坚韧,努力,为信念而牺牲的精神。作为女性,她更证明女人也一样行。因此,她提出每个人应尽最大努力,把事情,把事业,把企业搞好。当然,最大努力也应该获得最大的回报。因此,企业赚多多钱不要为难它们,这是它们应该得到的。在这样的鼓励下,企业当然要发最高的薪金给总裁,他们为公司取得最大利益,回报当然是最高的薪金。因此,我们私有化的企业,就创造了很多高薪职位。行动党的总理部长看在眼里,当然也要跟进,所以,才造就出世界最高薪金的政治职位。

人的一个最大弱点,或许就是自己信念很高,管得了自己,却管不了别人,以为别人也会跟着自己的信念走。撒切尔夫人的不幸,就是连自己的孩子都搞不好:

【上任五个月之后,撒切尔夫人废除了所有的外汇汇率控制措施,显示出她向世界开放市场的决心。但她开放市场的决定则留下了模糊不清的遗产。1986年,她在伦敦的金融大变革”(Big Bang)中废除了股票经纪商的佣金制度,解散了旧的城市俱乐部。自营交易被禁止。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不再被区分。外资银行,尤其是美国的银行,进入英国。要不是这些变化,现在人人憎恨和恐惧的赌场银行业就不会发生。
许多人指责撒切尔夫人助长了她个人所憎恶的贪婪。资深的英国评论家沃索恩(Peregrine Worsthorne)在这一点上无情地批评了撒切尔夫人。他说,她打算以她父亲的形象(一个勤奋、忠实信奉卫理公会教派的杂货店老板)改革英国,结果却以她儿子(一个善于投机取巧的人,2005年在南非认罪,承认为赤道几内亚失败的外国雇佣兵政变注资)的形象打造了英国http://cn.wsj.com/gb/20130410/opn114131.asp

我们希望自己做好人,也希望别人做好人。行动党在立国时,也是处处为国人着想。自己做好榜样,也要求别人跟随。但是,随着利益最大化,垄断有好处,经济蛋糕越来越大的情形下,人性本色就出来了。

撒切尔夫人过世,有人悲哀,有人高兴庆祝,但是她留下的争议,没有结束。行动党强权政治在新政治常态下,也要褪色了。同样的,行动党过去的功过,也同样具有争议,当然,也有几家欢喜几家愁。

后行动党强权政治的新加坡竞争力,应该如何持续发展?是否有可能进一步提升?没有人知道。撒切尔夫人,或许没有想到在国家竞争力的较量中,在几十年后的今天,英国的竞争力还是和欧洲国家处于相同的水平。大力推行私有化和最大利益后,英国的经济还是有问题。

哲理的最终思考和选择在人民。在新加坡,最重要的是让人民在民主自由公平的选举中决定行动党全国对话的版本是否合适合时。在野党的建议,另一种选择,也有可能产生殊途同归的效果,那又何必一直贬低他人的提议和版本呢!

#1
撒切尔夫人:颇富争议的英国前首相
撒切尔夫人,英国因你不同
铁娘子的理念过时了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