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April 2013

蝴蝶声影青蛙动作,怪怪的新加坡?


尚达曼最近接受《海峡时报》两小时访问,提出一些有别于人民行动党的一般言论,让人耳目一新,展现出行动党开明的一面,尤其是他认为在野党和社交媒体能为国家做出贡献,国人网民对政策发表意见是一种健康的进化进展。但是,他的回答即是青蛙也是蝴蝶,尤其是没有考虑到外在的互动,选民和在野党的素质变化。

http://1.bp.blogspot.com/-6lFHuBKKn6w/UFHmAM5eQBI/AAAAAAAAHXU/d6QOBFjXcfw/s1600/frog+and+butterfly.jpg

为什么说新加坡怪怪的呢?我们一方面强调包容性,全国对话更要在素质上探讨人文生活,但是,另一方面,又要收紧,作为国际化的城市,竟然自我封闭,看不出开放。或许,这是行动党的更年期,情绪的 好坏说不准,有时可以,有时不可以。看来国人还要给行动党一些时间来处理心理问题。

新加坡最近有点怪怪的。时而有青蛙出现,时而蝴蝶飞舞,搞不清到底我们在思维上是否有所突破,还是原地踏步。在《行动党的推理:客观蝴蝶乐,主观青蛙悲》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3/03/blog-post_11.html 一文中,行动党希望人民客观的看问题,不要做主观意识很强的青蛙。

那么,到底我们是主观还是客观的对待以下的问题:

评论政治的漫画工作者,作品具有煽动性,被逮捕被调查,到底谁是蝴蝶,谁是青蛙?

五一劳动节的芳林公园集会,需要警方的准证,非新加坡公民不得参与。新加坡作为一个国际城市,难道还要以青蛙心态来面对外来的蝴蝶吗?

马来专业人士协会的一位董事,因为参与政党活动和芳林集会,两位部长表示关切,政府考虑不给于协会财政津贴。因此,是谁在扮演青蛙,是谁在扮演蝴蝶?

我国车牌,马来西亚车主,插了民联的旗帜,在马来西亚行驶,到底有没有青蛙蝴蝶梦?

游子回家投票,影响我们人手短缺。当我们看到人家为了争取一张选票的投票权,而做出个人牺牲,是否觉得自己是青蛙看到了花蝴蝶的影子了?

超级富豪花5万元来新加坡玩,到底他们是来看青蛙跳跃还是蝴蝶飞舞?


白衣人的背后,青蛙与蝴蝶齐飞。

在野党的贡献
在尚达曼还未认可在野党的贡献前,选民已经认可了。只是当时这些选民属于少数,在安顺,在波东巴西, 在后港。因此,尚达曼公开表态认可在野党的贡献和制衡作用,被认为是开明之举。 
【我不知道多少(在野党议员)的人数(才合理)。但是,我们必须接受一个健康的政治体系应该要有足够数量的在野党议员在国会内外活动。一个负责任的在野党,在我看来,应该能为新加坡做出贡献。】I don't have a number in my mind but we have to accept that part of a healthy political system is one with a decent opposition presence in Parliament and outside, and a responsible opposition will, I think, be able to contribute to Singapore.http://www.singapolitics.sg/features/ask-dpm-tharman-full-transcript/page/0/2
坦白说,行动党和在野党议员人数多少才是合理,应该由选民决定,尚达曼心理没有这个数目,也是合理的。只是,我们要如何定义“负责任”。什么是一个负责任的在野党?行动党有一天变成在野党,那它又是不是负责任的在野党呢?

这就要看是青蛙还是蝴蝶心态了。青蛙的话,就是井里面能够齐进多少人就多少议员。蝴蝶的心态就不一样,无所谓,大家自由的飞来飞去,随选民的意愿来决定。可惜,行动党很可能不是这样想,负责任的在野党议员人数,不能太多,太多就很可能出现不稳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影响超级富豪来新加坡游玩的雅兴。

尚达曼同意一个强大在野党对行动党和新加坡有利。2011年大选后,局势的发展也更为良好。 
【我想新加坡现在更好,更多人参与。更多人为新加坡着想,发表他们的意见。】I think Singapore is better off because people are much more engaged now. Many more people are thinking about Singapore, expressing their views.

活跃社交媒体的好处
意见的发表,当然就跟社交媒体有关了。 
【事实上,有个活跃的社交媒体是个加分。它会经过几个阶段。这还在演化中。我们现在还是处于绝对批评政府的阶段。】the fact that you've got an active social media is a plus. It'll go through phases. I think it's still evolving. We're still in a phase where it is overwhelmingly critical of Government
尚达曼希望社交媒体可以进化到在网上进行辩论。但是,最后的结局: 
【社交媒体可以尖锐的批评政府,或许,都是如此。社交媒体是一个有用的制衡。但是,人们对网上的言论也应该多加存疑。】The social media can be critical of government and probably always will be. It's a useful check. But people have to be a lot more sceptical about what's put out there as well.
一方面肯定社交媒体的贡献和制衡作用,一方面要对它存疑,是不是说有时要做青蛙,有时要扮演蝴蝶,这可不容易拿捏的准。行动党可有这个高智慧,做青蛙和扮演蝴蝶,两者都很像。

尚达曼认为,行动党有这样的人才。他认为,年轻部长中,有这样的总理人选。 
【是的。我认为(现在这一批年轻部长中有未来的总理人选)。但是,我不告诉你他是谁。】 Yes, I do but I can't tell you who I think it is.
这个人是谁?他是青蛙型的,还是蝴蝶型的?或许,尚达曼也没有看清楚。无论如何,这只是行动党的理想境界。它没有考虑到外面的世界,在野党的变化,选民的偏好,还有网民的评论。

现任总理想做到2020年,当然,2016年大选,行动党再度执政,这个当然有可能。之后呢,这就很难说了。行动党一直假定在野党没有人才,没有足够高素质候选人,当然,就不会对它造成威胁。

事情的演化,往往出人意料,或许,行动党这只自认的蝴蝶,演化成青蛙,没有看到整个局势的变化,最后,只能在井底看天下。

对行动党来说,下面这条新闻,简直就是一个恶运。
【马大民主与选举研究中心民调显示,43%受访选民认为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有资格担任大马首相,而原任首相纳吉却只得39%人支持。两人微幅差距4% 
不过,单就马来选民而言,安华与纳吉的差距拉得更大,安华获得54%的支持率,而纳吉有28%,差距高达26%
对首投族来说,48%认为安华有资格担任首相,而纳吉以25%落后,两人差距23%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8048
或许,命运的安排就是如此。尚达曼或许是行动党的一只蝴蝶,但是,行动党还有更多的青蛙,这些青蛙根本没有看到自己的将来,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上面怪怪的事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