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2 April 2013

一党专政,一党执政,依然是一党独大?

55,纳吉的一马到底是在网内还是网外跑


308海啸后,马来西亚出现了一马运动(1Malaysia)。新加坡在2011年大选后,也推出全国对话。这些运动的背后目的,就是继续一党执政。在马来西亚,应该说是一阵执政(国阵由多个成员党组成,但是由巫统由领头,一党独大)。

纳吉为一马花了不少心思,不少心血,当然也花了不少钱。因此,他认为巫族,印族已经回流,所以,这次马来西亚大选,国阵依然可以继续一党执政下去,更希望获得更多议席,把民联远远的抛在后头。是否如此,那就要看55,有没有变天,有没有换政府。

新加坡全国对话已经进入第二阶段,往更深的思考方向走。最后的目的,当然也要像纳吉那样,有些选民回流,把选票拉高,继续一党执政下去。在汉语拼音里,打上ydzz,出来的是一党专政,没有一党执政,看来这还是一个新名词,新理念呢!

这倒是真的,行动党几时从一党专政转变成一党执政的。一党专政实在不好听,也不符合现在的国情。因此,从财政部长尚达曼,这位比较温和清明的行动党领袖口中说出来,或许,更适合和更符合市场的口味: 
【尚达曼说,经过2011年分水岭大选后,人民更关注政治,公民社会也更活跃,新加坡整体上取得进步。他强调,在这样的背景下,人民行动党仍希望在社会中扮演重要的角色,维持一党执政的体制,但同时确保不完全主导各个领域,保持开放的姿态。  他认为,这样的体制对新加坡有利,但执政党认识到它得接受不同的观点与批评,包括欢迎一个可在国会扮演关键角色且负责任的反对党。】(早报 420日)
这里最重要的信息是人民行动党依然要继续作为一个执政党,而且是一党执政新加坡。那么,一党执政和以前的一党专政有什么不一样?还不是一党独大吗?

不同的地方很可能是接受不同的观点和批评,以及欢迎在国会扮演关键角色并且负责任的反对党。观点和批评将由谁来定义?反对党的角色是由谁来决定?多少反对党议员才能扮演关键角色?这是否像全国对话那样,由行动党来主导和决定呢?

或许,人民行动党有必要参考纳吉的一马运动,效果如何?事实上,人民行动党是很关切巫统国阵的表现,因为,55的大选成绩,就是全国对话的一个指标,结果是如预期的那样,巫统高兴,人民行动党更高兴,这证明全国对话是有功效的,不会白费心力,反而看到选民回流。如果,纳吉没有首相做,那人民行动党就要改变策略,改进或者放弃全国对话,因为,无法讨好选民,选民没有回流。

观点,批评,和在野党的角色,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全部都由人民行动党来主导。在社交媒体的时代,人民行动党已经失去了这个主导权。主流媒体如果也像人民行动党那样,认为自己可以主导言论,那么,主流媒体的命运,也将和人民行动党一样,会被人民“反主导”,被人民教训。

一党执政的含义,并没有说这个党一定要是人民行动党,这个党也可以是工人党,也可以是其他反对党。一党执政的广义应该是任何政党,如果获得选民委托,在国会取得大多数议席,那么,这个党,就应该是一党执政,而它同样的要接受人民的观点,批评和作为反对党的人民行动党在国会里的角色。至于人民行动党有没有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就由人民来做出判断。

东西都有正反两面,人民行动党不能只看到对自己有利的一面,一党执政,并没有说这个一党,就绝对是人民行动党。人民行动党设计选举制度,修改和改变选举制度,过去可以保护一党专政,但是,在新的政治常态下,这些改变反而对人民行动党不利。过去一赢就赢4,5,6个议席,现在,却变成一输就输4,5,6个议席。因此,尚达曼提出集选区人数减少的可能性。

纳吉的一马活动,结果不知道会不会产生出‘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的两头不到岸的结果。劳民伤财,费尽心思,结果还是原地踏步,或者,倒退一步成了反对党。选民要看的是真的改变,纳吉自己也知道要改变,但是,就是老树盘根,改变不了。当然,作为外人,我们只有看着马来西亚选民如何做出决定,他们是真的喜欢一马的红包,还是一马的精神。他们是否真的回流了,回到国阵的怀抱了吗?

55,纳吉的一马到底是在网内还是网外跑?外围赌马者也想知道这一马是否会当先,还是会当后备。

看看我们自己,新加坡在全国对话后,有些什么实质的改变,当然,人民行动党的这条路,还没有走完,离下次大选,还有三年,甚至四年。尚达曼不是说了吗,人民行动党现在开始向中间偏左的道路走,关心民生问题,也愿意分享成果。如果,选民的心没有回流,不知道人民行动党会走的更左吗? 
【副总理尚达曼解释,内阁成员观点向左倚靠表示政府将更注重社会平等,在提供社会福利方面扮演更大的角色,但是这绝对不代表政府走民粹路线。   在社会和经济转型过程中,今年的财政预算案很大程度上反映政府更愿意承担社会投资的理念转变。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日前指出,在社会政策与扶贫措施方面,内阁成员已向政治光谱的左边移动,国会议政出现的主流观点目前也多倾向中间靠左的路线(早报,420日)
这不是证明过去行动党政府并没有在社会投资上做出努力,没有注重社会平等。2011年大选,民间反对力量加强后,人民行动党被逼做出改变。如果没有加强反对声音,人民行动党不是一错再错下去吗?看来,我们还要进一步观察这条变色龙,因为,它从左变到右,现在,又说自己偏左,又在中间,到底它在哪里?它是否想站在人民,选民这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