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1 September 2012

透明人还是看不透透明度,几时才能摆脱幕僚身份。



白衣白裤的透明人还是不能明白透明度的重要性。当然,在处理问题上,还是50年没有变化,继续幕僚(见下)利君的思维,难怪,在讯息网络发达的时代,自曝丑态,自取其辱。

如果说性贪污是一个新的贪污行为,那么,透明度就更重要了。透明度高,也同样能够制止贪污,很多东西如果能够摆在阳光下,不管是贪污,不管是政策偏差,甚至包庇一些事一些人,都能一一曝光,对国家,对人民都是有利而无害的。

诺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信件的来往,一旦打成黑纸白字,甚至不用打,只要放上网络,天下人就可尽知了。何况是寄出的信又要求收回。新加坡天主教教区的总主教的罗生门,最大的受害人,很可能就是白衣白裤的透明人和他们的幕僚。

博客,非政府组织,人权组织,甚至天主教会,只要在主的面前,坦白承认事实,如果有错,就认错,没错,就吸取教训,主的宽容和爱心,一定会原谅,我们这些俗人。

问题是,人民会原谅政府,白衣白裤的透明人吗?它会向主,坦白事实的真相,事实的全部吗?因此,这件事的发展对行动党不利,因为,我们在 这件事情上,看不到透明度。到目前为此,总主教和政府并没有打算要开记者会解释这起罗生门的来龙去脉。或许,他们不认为事情发展到需要开记者会的地步,甚至还在算这笔账的利弊。

摆脱不了旧思维。我们看到的还是1987-1988年的旧画面。行动党政府和他们的官员还是无法摆脱旧思维,从全国对话,到主教罗生门,我们看不到一个大气,一个宽容,一个包容的政府。当然,更不用说透明度了。25年前,可以做的事,为何现在不能重来一次呢?白衣人不明白,幕僚不明白,这个世界为何变了。

是的,网络的世界真的带来了改变。很难想象在以前,政府会为一个言论意见,做出大动作,做出解释,主流媒体还不得不跟进,大事报道。以前的大动作是做给外国人看的,外国的评论如果对新加坡不利,说我们不民主,政府就加以反驳。在从前,几时我们有看到政府对国人的言论有这么大动作。

为何说白衣人,虽然自认透明人,但是还是看不透自己,看不透时代的改变。为何不抛弃过去的幕僚思维,改以人民为老师的思维来想问题。

如果不与总主教见面,会引起人们的猜测吗?即使要见面,也要制造一个好像中日领袖在走廊偶然见面,而在一起说说话。幕僚的旧思维,只懂得在办公室见面,只懂得朝见这么一回事。

如果总主教的信件在6月就公开,政府过后提出反对的意见,解释不废除内安法的理由,这不是让人觉得,政府的思维开放了,社会可以有不同的声音,但是,作为决策人的政府有必要提出自己的理由。这不是更能令人信服吗?

为何是政府(内政部声明)觉得总主教受辱,而为总主教发出不平的声音。还是总主教有仁爱之心,而政府则别有居心?

从帝王的幕僚提升到帝王的老师

鲍鹏山在《荀子 帝王幕僚》的讲座中,提到荀子和孔孟不同的地方,就是荀子是一个依附性很高的人(2530秒开始),没有独立的人格,同时满脑子都是利君的思维。讲座中,提到荀子的人生目的,就是要做一个帝王的幕僚,培养的人才,也是为帝王所用,继续扮演幕僚,为君王的利益着想。

回头看看几十年来的行动党,政府,官方组织的发展,也不过是继续维护幕僚的地位,继续幕僚的思维,甚至发扬光大这套幕僚思想,难怪,在处理全国对话,总主教罗生门等事情上,他们是这么的被动,这么的造作,这么的不透明,甚至令人反感。

孔孟的不同是他们要做帝王的老师。这在新加坡就不得了,谁有资格做行动党的老师?谁有胆量做白衣人的老师,现在的公务员,现在的议员?广义来说,就只有人民可以做行动党的老师,也只有人民可以教训行动党,但是,如果没有透明度,人民的讯息不全,手头资料不完整,如何做得了老师?

说什么对话,说什么包容,没有了透明度,没有了来龙去脉,老师不也回到幕僚身边,做回幕僚,高薪照拿,只是,这个日子还有多久?在网络时代,人民终于会明白透明度的重要,而更有信心能够当上行动党的老师。

做了老师后,不但可以批评这个作为学生的政府和作为学生的行动党,当然,更可以换个学生来做政府,尤其是一直不听老师教训的学生行动党,这是老师的权力,人民的力量。


1 comment:

  1. PAP 能“自我否定”从前不当的做法/思维的时间其实不多了,这其实“提早”了其往后的无法一党执政的趋势。

    market2garden pjtl 2012.09.21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