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5 September 2012

20年后,辛苦基业托何人,谁是主人?知音人?


自我对话 7 Self Conversation

李光耀和行动党前辈们为新加坡打下的良好基业和江山,20年后将会由什么人来传承下去?会不会出现所托非人的局面?这点无人知晓。即使任然是行动党执政,其创党时期的为民精神,很可能早就烟硝云飞了。

就连李光耀本身,也有些无奈。作为法国油公司Total的国际咨询委员会顾问,该公司特地为此把年度常年会议改在新加坡召开,就是想要李光耀本身不用舟车劳累,并且还希望他能继续担任顾问,不让他辞职。正如媒体报道的,这是新加坡的荣光。但是,也不得不接受命运事实。当李光耀说出这是他最后一次出席会议,他的无奈可想而知。正如蔡琴的《最后一夜》一样,灯红酒绿有时尽。

蔡琴还会继续为我们高唱《最后一夜》,而李光耀留给我们的却是一页页的硬道理。20年后,新加坡人会欣赏吗?

为谁想得这么远?

新加坡想得很远,正如总理说的,很少国家像我们一样,想到20年后的事,而又想到这么周全。偏偏,好多事情是人算不如天算,中国的历史,世界的历史,有哪一个皇帝,不是认为自己是不会倒下去的,偏偏说到倒,就这么快的倒下去了。秦始皇帝,法老,埃及,利比亚的前独裁者,没有想到这么远吗?那就是太低看他们了。

想得这么多这么远,是为了国家人民,还是行动党,还是个人?选择性对话的背后隐藏着真正目的是什么?

20年后的新加坡,人口的半数将是非本地人,原本的华巫印的族群比例,应该不会改变,因为,这是国策。但是,这个独特的新加坡熔炉,将会有质和量的改变。异族通婚的混种人将增加。华族将出现最少讲华语和讲普通话的两大群体。当然,也会有单讲英语的华族。印族将出现讲英语,讲淡米尔语和讲非淡米尔话的三大群体。甚至马来人,也会出现讲英语和讲马来语的巫族。这个错综复杂的变化,表面上看来,就如政府所说的本地和外地人的不协调,事实是否如此,真的言之过早。

族群的关系变化,一方面是贫富问题主导的结果 (美国讲西班牙语就是一例),另一方面,则是外来人口的因素(美国的西语族群)。即使像美国这样的大熔炉国家,人口中,还是有不说美国英语的人,其中,西班牙语的族群人数最多。因此,他们就像是美国总统选举的造王者一样,是不可得罪的一群选民。

人多了,想法多了,《三桓》,《三家分晋》会出现吗?

这是人口增加继续增长的结果。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这是政治的现实。但是,20年后的结果,会像新加坡建国先贤们,尤其是李光耀想象的那样,所委托的未来领导人,一定胜任,一定为新加坡的利益设想,而不会出现像春秋战国的《鲁国三桓》#1,《三家分晋》#2那样的命运吗?

引进来的人,思想就一定要跟你一致吗?这个一致,是指跟新加坡一致,还是跟行动党一致。这点美国就做不到,不然西班牙语的族群怎么会越来越强大,美国本身也出现本土恐怖分子,甚至以美国为跳板跳回本国的也有,或者,跑路到美国的也有。

本地人,虽然在这里受教育,也不定跟着新加坡的主流思想走,跟着行动党的思想走。20年后,人们会更加接受异族通婚,未婚生子,同性恋,不相信主流媒体,更不相信行动党说的一切,更何况行动党被三家分晋也有可能。或者,行动党本身出现鲁国三桓的困境,而做不了真正的主人。

不要忘记,孔子在春秋末期,拥有当时中国最多人才的一个团队,他手上的人才比任何一个诸侯国都来得强大来得多。但是,他却没有治国的机会。命不与时,20年后的行动党,很可能依然拥有很多人才,但是,那个时代并不属于行动党的,因为,像孔子的弟子一样,他们有些成了‘乡愿’,更多的人是没有取而代之的勇气,人才是人才,但不是站在最前面的那种,而是要依靠别人为他们打天下的那种。

为何敌视在野党?

行动党一个最大的罪过,很可能是把反对的声音,在野的政党看成是国家的障碍物,更把这些人这些团体,塑造成反对国家建设,破坏社会安定的人。20年后,我们会看得更加清楚,谁是真正的爱国者,是行动党,还是在野党,是本地人,还是本土化外国人。

说不准,高声大喊爱国的人,高声大叫为人民利益着想的人,才是‘国家有难,远走高飞’的人。爱国者则来自现在的在野党,还有一些本土化的外国人。

为功利而来,也为功利而去。

新加坡打着功利的旗号吸引外国人前来的。当然,当有一天,我们无法为他们提供更高的功利回报时,他们也将离我们而去。打着功利的旗号,新加坡还想吸引道德高尚的人来吗?

F1再续约5年,不是打着吸引游客的功利旗号吗?难道这些人是为环保而来吗?5年后不再续约,功利不在,游客也就不来了。

世界经济局势的变化,对高度发达的国家不利,后工业化时代,服务业,科技时代,资本主义的发展面临很大的挑战。就业,持续发展,环保,外交等新课题纷纷出现。我们得利于全球化,尤其是发达国家,当然,也不能避免这些问题。大学生失业,极端贫穷,族群的紧张关系,也很可能出现。

在新的国际形势下,行动党政府继续敌视与它意见相左的国人和团体,到底是新加坡的幸还是不幸?


#1

#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