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 September 2012

税率,社会开支,持续性增长


行动党政府在经济好的时候,不增加社会开支,当然,当经济不好,或者经济放缓的时候,自然没有钱,没有能力,来增加社会开支了。因此,根据行动党的思维,就只能增加税率,增加税收,然后才能增加开支。

但是,税率增加,会吓跑投资者,投资者跑了,经济增长就会下降。因此,最后,还是没有钱,没有办法做到社会开支增加,福利人民。

这套单轨道的思维,有其合理性,有其逻辑性。但是,更有价值道德的问题,同时更没有思考民心的远见。

所以:
  【李显龙总理提醒国人:包容性不代表政府不断大发送或好东西从天上掉下来,所有的福利都要有人买单。
  总理指出,未来政府必然得花更多钱资助社会服务,他希望到时的政府会有勇气增加税收,而到时的人民也会明白事理,给予支持。  他说:在许多国家,政治人物提倡拨款资助社会发展,却假装纳税人可以不费分文。即使在新加坡,有时也有人说这不要紧,它是一种社会投资,而既然是投资,它会自我调控。但让我告诉你事实:随着花费显著增加,税收必然迟早会提高。它不会马上增加,但肯定会在20年内发生。 (早报,827日)】

先不说将来的税率会不会提高,是否会做到公平公正?为何50年来经济获得如此好的增长,我们没有做出适当的社会开支,而让基尼指数继续上升,为何,低薪工友,低收入家庭,没有在社会资源的分配上获得合理的分配?

所以,政府一想到开支增加,就想到税率增加。就想到税率增加的后果是经济增长会受到影响。它的思维是投资者的思维,投资者认为,这里利益少了,他们就跑到其他地方去。

但是,作为政府,它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投资者服务?为何每件事都是人民错,投资者对。长期下来,一个没有考虑人民利益的政府是否能维持下去?

那么,到底过去50年,国库增加,社会开支没有相应增加的原因是什么?守财奴,有钱不发?分配不对称,有些部门多,有些部门少?还是,更可怕的是,外汇储备投资失利,根本没有钱了?

我们的国防开支是排在所有的部门的第一位,因此,这也难怪,黄永宏在一个对话会上,要跳出来跟总理说同样的话:社会开支增加,税率就会增加。他是否在害怕担心,国防部的预算会被减少,所以要最先表明这个立场。

国防部的预算排第一,我们的爱国之心,培养的军人素质,也是否是第一?除了年年国庆表演,表现一下所谓的爱国心,年年军备有所更新,我们有看到包容性的爱国心的表现吗?这里没有数据证明,也没有数据否定。

当然,更加没有数据证明和否定的更是我们的外汇储备,到底我们有多少钱?

公积金会员的存款,到一定时间,就可以拿来用。最少表面上是如此。但是,我国过去的储备,不正像国人过去对国家的贡献一样,他们付出的努力,让国家的储备增加,难道,在老年时,他们为储备所留的血汗,不应该公平的分配一点给他们吗?

但是,政府说有资助开销:
  【目前,政府已经动用储备资助开销。政府投资储备金所得的部分回报已用来资助新项目以及填补财政赤字。去年,我国净投资回报贡献(Net Investment Returns Contribution,简称NIRC)有80亿元,用来支付包括特别拨款Special transfers)在内的我国总开销的14%。这笔钱超越了我国个人所得税的税收,更是政府发出拥车证所得收入的四倍。  特别拨款是每年财政预算案中,用于资助就业入息补助(Workfare Income Supplement,简称WIS)、消费税补贴(GST credits)等特别措施的拨款。(早报, 827日)】
想到这里,这个政府也很容易当,有钱的时候,不合理增加社会开支,尤其是在低物价,低屋价的时候,现在才来做该做的事,当然会吃力不讨好。就像电梯翻新,如果当时早早设计每层都有电梯停留,现在就不会花大本装修了,居民也不会怨声载道的不满了。

所以,将来没钱的时候,当然更没钱增加开支。如果税率增加,把投资者吓跑,经济不好,那就肯定拿不出钱来了。

事实上,正如总理说的,亚洲四小龙的经济正在转型,经济发展到了一个阶段,就往持续性增长的道路走。过去年年双位数的增长已经过去。现在是朝低经济增长率的路上走。在这种情形下,当然政府的财政收入,将大不如前,但是,由于老龄化,教育,医药照顾等的开支则会增加。

一个大增加,一个低收入,自然的政府就会有压力了。新加坡已经巧妙的利用外来人力资源来获得高增长,使到我们的增长高高胜过其他三小龙,就是一个例子。

但是,面对国人的压力,这个方法,就必须做出调整。但是,调整的结果,很可能像赌场的设立的道理一样,变通的方法也雷同。赌场不是为国人而设的,但是,你能禁止国人进进赌场吗?

最终,单轨道思维又出现了:人力不足,经济增长慢了,财政收入减少,社会开支也将减少。解决方法也是单轨道的:引进外来人口,加快经济增长,财政收入增加,社会开支增加。

人生到处充满变数,而人们看问题未必一定是单轨道的。尤其是民怨累积多了,就会出现改变。就像我们在选择持续性增长的道路一样,行动党一成不变的方式,很可能已经过时了。即使,政府的策略有其优势,
但是,人民怎样看政府就会产生不同的结果了。

通过全国对话,行动党想要推销自己的单轨道思维,想要将新加坡变成一个大集选区,利用小数服从多数的做法,来达到共识,这个好戏,能否落实,现在还言之过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