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0 October 2011

对牛弹琴,还是不值一提,幸福指数到底是什么?



幸福到底是什么?幸福可否量化?可否做为衡量国人生活快乐的指数?在我们这个数字化的时代,好像只有用数目数字作为比较,才能分出高低,才能显出谁高谁低,才能现出领导治国的真本事。所以,我们的政府对经济这样能够容易量化的东西,特感兴趣,而对民生的幸福,这样哲学化的概念,无从着手或不想插手。

因此,对行动党提出幸福指数这种有等于无,无又等于有的东西,真的是对牛弹琴,这种处境有如曲高和寡一样。当然,提出这个概念的不丹小国,经济不发达,欧美日又没有大力认可支持,民间虽然有人呼吁,但还不成气候。因此,难怪行动党会认为不值一提,还是现实一点好,先搞好衣食住行这些问题比较好。

但是,为何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这么高,我国的衣食住行还是搞不好呢?正如工人党主席林瑞莲(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提出的新加坡在追求高经济增长过程中是不是忽略或甚至牺牲了国民的幸福?。她以创立全民幸福指数见称的不丹今年7月在联合国呼吁各国以更平衡方式发展的动议,提问新加坡作为支持这项决议的66个国家之一,我国政府打算如何评估国人幸福感,以及会对现有政策作出什么调整,来帮助提升新加坡国民的幸福指数?(omy.sg

对新加坡来说,支持决议是尊重你,但是,并不是认可你的一切。反正,世界上,还有一半以上的国家还没有支持。这种事情,我们不要急于一时,可以步他国之后,慢慢来。行动党也有不愿当先锋的时候,这就是一个例子。

或许,用日常的生活点滴做例子,比较贴切。我们回家的感觉好不好?好的话,就是幸福指数高,不是的话,幸福指数就低。但是,这么说来,行动党政府也没有错。因为,有些人回家的感觉,真的很好,一天工作下来,正如林瑞生说的,公积金和银行户口里又加添了不知道几个零;又不用挤公车,又不用在小贩中心用餐,回到家就闻到米饭的香味。

这是身体上的回家的感觉,精神上的回家感觉呢?亚洲周刊的最新一篇有关马来西亚槟城的报道,让人精神上的感觉真好。槟城首长林冠英呼吁马国人民回国,为国家,为槟城做出贡献。相比较下,尤其是最近的一则新闻说去年有6000马国公民入籍新加坡,这个叫人回家的感觉,真会叫人落泪。

非选区议员罗文丽在国会初试啼声,虽然没有什么大道理可言,但是,她呼吁政府让流浪在国外的政治人物回国,让他们有一个回家的感觉,对国人,对这些政治人物,不也是一种幸福指数吗?

行动党政府是否有这样的包容心?是否有这样的胸怀?让人有个小小的要求回家的感觉真好。平平安安上班,快快乐乐回家,不也是一个幸福指数吗?或许,正如,赵传唱的“这样小小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或许,对行动党来说,真的是太高,太不值得一提。如果是这样,我们只好自己去争取,选一个像林冠英一样的人,还自己一个回家真好的感觉。


网上资料:

檳城首長網上招才反應熱烈 .林友順


给精英的公开信
回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