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5 September 2011

儿子太笨,老爸辛苦,无奈的不得已


红楼梦第57回,贾宝玉哭道:凭他是谁,除了林妹妹,都不许姓林!贾宝玉爱林黛玉爱痴了,不许其他人性林。有时,爱一个人,爱一个党,爱一个国,爱得太深,真是会爱出病来,说出太过离谱的话来。

李前总理日前在李光耀政策学院的讲话,否定新加坡有足够的人才来组成两支顶尖的团队。然而他希望新加坡国会只是出现一个具有竞争力的反对党,而不是两党制。李前总理或许太爱行动党,太爱新加坡,只希望行动党来带头领导这支顶尖的团队。

顶尖领导未必来自行动党

即使,新加坡只出现一支顶尖团队,也未必是行动党的闪电队伍,可能是行动党温和派和反对党的联合队伍,也可能是反对党强大到足以组成本身的新加坡顶尖领导队伍。面对现实,尤其是行动党保守派,他们以过去的方法来治国的策略,已经无法迎合民心。

今年的大选和总统选举的结果已经显示全国的人才,并没有全部集中在行动党。我国政治趋势的发展,令行动党担心的是,下次大选,将无法吸引到足够的一流人才作为候选人。没有人才的行动党,如何组成新加坡顶尖的领导团队?

具有竞争力的反对党,只在国会发发声?

什么是一个具有竞争力的反对党?一个有竞争力的反对党,当然是希望不断强大,有朝一日,上台做政府,组成新加坡的顶尖团队来领导国家。如果一个有竞争力的反对党,正如李前总理说的,在国会里发发声,而这声音具有竞争力就可以了。那么,这将是一个没有出息的反对党,很可能还会被选民认为是行动党钦定的反对党,留下历史恶名。过去。在国会里做戏式的提问,不可能再出现了。

反对党只为选票,不理财政?

李前总理担心的两党制,极可能最终会在新加坡出现。但是,他也不需提心吊胆,认为反对党上台就会把国库花光,而产生动用储备的脑筋。他害怕,他担心,反对党利用花钱的伎俩来骗选票。事实上,行动党不也在一直利用国家的钱,做着保留行动党政权,维续行动党政府的工作吗?

事实上,国人在总统选举中已经极为担心我国的外汇储备,这笔钱到底如何的投资,是否正如政府说的有那么多的外汇储备,国人似乎永远都看不到储备的真实情形,也担心公积金的回笼。因此,即使行动党利用陈庆炎这样的顶尖人才出马,也只能获得35%的支持票。

行动党向中共学习什么?

行动党和中国共产党已经建立了党对党的联系,不时,还会派代表到中国学习,向中共偷师。凤凰网今天的两篇报道,或许值得行动党注意:

《朱镕基爱看港报:内地的报纸上找不到骂我的文章》


《温家宝914日在大连世界经济论坛2011年新领军者年会的回答:第一,坚持依法治国。一个执政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依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并且严格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这就需要改变以党代政,把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为此,必须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这个任务是邓小平先生在30年以前就提出来的,我认为在今天尤为紧迫

或许,上述的论点,就是李前总理说的一个有竞争力的反对党在国会发发声音,就如,朱镕基说的看看一下香港报纸,温家宝说的不要过分集中权力,让其他的人也有发声的机会。但是,中国人民会满意这样发发声,就把事情给结束了,了结的做法吗?他们也要看中国政府有没有做事,把事情办好。

同样地在新加坡,人民也要当家做主,不一定要选行动党作为顶尖队伍的领导,也可以选其他的组合,甚至选反对党来当家做主。

行动党的下一代,能否继续传承下去?

我们在媒体上,看到太多这样的例子。东方的父母,华人的父母往往被孩子拖累,一世的英明被毁了。儿子太笨,不争气,老爸辛苦,无奈的不得已。

中国的官二代,富二代,经常在媒体上曝光,打人闹事,已经
凸显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做父母的希望孩子成才,没有想到孩子竟然这么不争气,把父母的一生成就毁于一旦。

我们的问题没有这样严重,但是问题仍然存在。即使所谓接受洋式教育的我国精英领导,不也或多或少为了维护孩子,要出动白马政策,保护孩子。陈庆炎一直到现在,还说不清他孩子的国民服役,奖学金的疑问。

不论如何,这也显现行动党的下一代,或者说,这些领导的下一代,在我国的公平竞争制度下,任人唯贤的政策下,未必将是国家未来的顶尖领导的一份子。因此,如果,新加坡只有一支顶尖领导团队,那么,这支队伍的领导就未必是行动党或行动党的下一代。

在这点上, 即使在新加坡这个所谓的奉行西方教育,西方法制,西方民主的国家,英文为主的国家,在处理亲情这个问题上,东西方任然还是有分别的。

我们应该学习西方的大气,曾认事实,面对现实。自己的下一代,未必比其他人的下一代强,苦苦要维系,继续自己的江山,行动党的一党独大的政府,又何苦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