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 September 2011

行动党是朝派系政治发展还是分裂成两个政党



行动党的强人政治,已经进入尾声,这次总统选举,美其名是行动党获得70%的支持票,因为,陈庆炎和陈清木的票加起来,大概就是这个数目。但是,这个加起来的百分比却是来自党内的两个派系 (保皇派和温和派)。

雅国部长不是大声的说,这两个前行动党的候选人,加起来的百分比就是对行动党的大力支持吗?(见今日报)就连李总理,在发表选后声明时,也说,也强调,这是选民的两难选择。即选民不知道选择哪一位行动党的候选人。

陈清木是行动党的温和派还是独立候选人

看来,陈清木有必要解释一下,他是如何独立于行动党之外,如何解释雅国部长和李总理的话。他有必要向投他一票的选民交代,他是独立于行动党,还是,他只不过是行动党的另一个派系的代表。

投他一票的选民,到底认为他是行动党的温和派,还是独立候选人。在选前的一个同学聚餐会上,支持陈清木的同学占大多数,支持陈庆炎和陈如斯一样的少。当提到,如果,陈清木退选,你会选谁时,多数选择陈庆炎。这个例子,没有代表性,但是,在选民的脑中,如果无法选到行动党的温和派,那只好选行动党的保皇派了。这个例子,也应证雅国部长的话,选民投陈清木,也等于投行动党一票。难怪,他这么高兴,而行动党也没有把总统选举看成是败选。

陈清木认为行动党已经分裂了,分裂的定义?

陈清木在选后的记者会上说,行动党已经分裂了。行动党的部长却认为没有。这个分裂可以定义为,可以说是行动党出现派系的的斗争,但是,重大问题,还是,在党内解决。 因此,对外来说,行动党并没有分裂。只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是,还是行动党的家事。

因此,不知道,陈清木说的是真的分裂,有人出走,离开行动党,还只是,党内多了一个强大的派系。无论如何,李总理领导的行动党,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团结了。在强人时代,没有人敢提到分裂这两个字。主流媒体更不会提到这样的敏感问题。

行动党党内有派系,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已有传闻,吴作栋,杨荣文,达曼等就属于比较温和的人物。势力也没有像现在这么大,这次总统选举,显示出,这个温和派,已经大到可以和保皇派抗衡了。几乎是35%35%了。

日本,台湾,马来西亚都有政党派系问题

党中有派、派中有系,是日本政党政治的特征。而由此衍生出的金权政治、影子内阁、密室协议、政官财利益体等弊病,成为日本政客命运起伏不定、无法长久的重要原因。掌政多年自由民主党由于派系斗争,最后分裂,导致失去政权。目前执政的民主党,也好不到那里,派系斗争没有停息过。

台湾的国民党,民进党,甚至比较小的政党,也有派系之分。马来西亚的朝野政党,也有政党派系的存在。所以,要说行动党没有派系之分,是说不过去,但是,肯定没有他们那样严重。

那么行动党是何去何从呢?

那就要看李总理的政治智慧高明到那里去了?5月大选,和刚结束的总统选举,似乎看不出有什么高招。候选人的素质,遴选,选战策略,人事安排,都没有行动党以前的魄力。大选后的改变,好像换汤不换药。民怨依然,而且,一直延烧到总统选举。

行动党的两大派系是继续一起吃大蛋糕,还是有人退出争吃大蛋糕?这两种可能都有。甚至温和派中,有人非常不满,要离开,而又有一些,同情李总理,选择继续留下来。变数有好几种,还要看政治局势的发展,国外的大形势。总之,行动党已经不是以前的行动党了。

还有一种可能,在派系分蛋糕时,有时是轮流吃蛋糕的。有时保皇派比较受到欢迎,就做总理,有时温和派做总理,因为,温和派的总理,更加受到欢迎。因此,李总理,不只是要面对治国的压力,还要面对,行动党分裂,派系政治的压力。

治理新加坡这样一个世界第一,薪金第一的国家,已经跟以前大不一样了。行动党现有领导层的压力,只有更大更多,没有更少。政治这碗饭,看来是越来越难吃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