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6 September 2011

流离中间选民有多少将取决于候选人的背景和素质

  
到底流离浮动选民的比率是多少?45% 还是35%

政策研究院的调查说是45.5%,而根据总统选举的实际投票率看来,有可能是34.85%。这两个比率都很可能是对的。因为,能不能够吸引流离的中间选民的票,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候选人的素质和背景。

陈清木的行动党背景,再加上他本身的高素质,因此,才能获得如此的高票。反之,如果,这个行动党的B队人选是马宝山或是黄根成,很可能连按柜金都保不住。如果是,换成是形象较好的杨荣文,真的很可能中选。因为,和陈庆炎相比,杨荣文不只能获得流离票,肯定也能够吸引到反对票。

以此对照,反对党的代表,如果不是陈如斯,而是陈硕茂,那结果真的是不一样了。陈硕茂不只能够获得反对票,中间的流离票也会大有收获。

当然, 这是事后孔明,而政治的变数也就在这里。

行动党如何选定陈庆炎作为正牌代表

陈庆炎在623日正式宣布参选总统,那么行动党是怎么钦定保皇派的陈庆炎,而放弃温和派的杨荣文。当时,陈如斯还没有宣布参选。因此,我们,只能考虑三人:陈庆炎,陈清木和陈钦亮。

在这之前,有几个可能行动党候选人的人选,他们是那丹,阿都拉,贾古玛和杨荣文。
根据政策研究院的数据,投行动党的保守选民只有23.3%。行动党就必须考虑谁能够吸引到流离的中间选民和反对票。

表:2011年大选的保守,流离和反对选民比例和行动党候选人吸引选票的可能:


保守
流离
反对
2011大选
23.3%
45.5%
31.3%
那丹(连任)
23.3%
0
0
阿都拉
23.3%
0
0
贾古玛
23.%
0
0
杨荣文
23.3 +
+
+
陈庆炎
23.3 +
+
0
吴作栋
23.3 +
+
+

那丹(寻求连任),阿都拉和贾古玛在对上陈清木和陈钦亮时,不只拿不到反对票,连中间的流离票可能都拿不到。因此,这三人都不被选中,作为行动党的代表的出来竞选总统。除非选举局只发出一张合格书给那丹,阿都拉或是贾古玛。但是,有鉴于国际的舆论压力,以及民选总统机制的运作和适用性,这就使到行动党必须考虑到,无论如何,都有必要进行总统选举。

因此,考虑到温和派的杨荣文,甚至温和派的大将吴作栋。这两个人,都可以拉到流离和反对票。吴作栋只能用来作学术讨论,他刚再度中选为国会议员,而且,马林百列集选区,还要靠他来支持着。

保皇派的代表配合保皇派的总理

那么,为何杨荣文,最后决定放弃参选呢?是不是他的温和派形象,而行动党希望有一个保皇派的代表来配合保皇派的总理,还是杨荣文害怕面对再度落选的压力,不愿参选,这个就不得而知了。杨荣文的确是被考虑的行动党人选之一,因为,他在国会议席选举中落马后,在记者会上,就表示不考虑参选总统,但是,在5月底出国前,也在脸书上说在考虑这个参选的问题,最终,他还是没有参选。

杨荣文在做出不参选的决定后,陈庆炎就出马了。行动党最后选定陈庆炎,因为他和那丹,阿都拉,贾古玛相比较强势多了。拉不到反对票,也可以拉到中间的流离票。总统选举的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但是,对于能够获得多少中间的流离票,才能确保陈庆炎中选,行动党的把握和信心并不是那么高。

当然,行动党也在考虑要发出2张还是3张合格书。坊间也在议论,到底陈庆炎是否自动当选,还是发出2张或3 张合格书来进行总统选举。

【早知如此,真的应该发出一张合格书,因为,陈庆炎的资历的确比其他候选人都高出很多,选民虽然有怨言,大部分都会同意陈庆炎的确有资格做总统,而网上的传言,在主流媒体不报的情形下,知道的人也不多。但是,现在选举的结果出来,却让陈庆炎非常的尴尬。而行动党的底线也暴露出来。】

陈如斯参选,行动党看到转机

一直到陈如斯在715日宣布参选,行动党才看到转机。因为,三角战未必能够胜选,四角战,应该对行动党钦定的候选人陈庆炎有利。果然,选举局最后是发出四张合格书。

陈如斯获得合格书有些令人意外,当然陈钦亮最失望,他认为陈如斯条件不够,不会获得合格书,并且他形容,这是他人生的最低点之一。

行动党难道没有考虑到有人获得合格书后会放弃参选吗?事实上,当四张合格书发出后,陈钦亮的确有暗示会和其他两位候选人讨论。但是,行动党的估算,即使,陈钦亮退出,他的票就会分散到陈清木和陈如斯身上去。陈庆炎即使没有得到这些票,也不会为此而失去基本票。而凭着这些基本票,陈庆炎就会当选。

当然,如果不幸,陈庆炎落选,温和派的陈清木仍然比陈如斯来得好,只要陈清木能够拉到流离的中间票,不是陈庆炎,就是陈清木中选。

为何陈如斯无法中选?

陈如斯和支持他的民主党,在加上部分团结党的支持,无论如何,基本盘都太少。陈如斯个人的从政经验非常短,算起来都没有半年,再加上,民主党和团结党没有地盘,名气也不是反对党中最高的。民主党在主流媒体的宣传下,是一个令人有些害怕的政党。这些因素,都对陈如斯不利。

反观,陈庆炎和陈清木,一个的地盘在北部,另一个在西部。陈庆炎后来居上,就是靠着北部的票源。陈如斯即使在反对党选区,都无法领先陈庆炎和陈清木。

其实,反对党这次也是有胜选的机会。但是,这个候选人必须走中间路线,同时,获得工人党的支持,因为,只有在工人党的支持下,这个反对派的代表,就能在东部领先,陈庆炎和陈清木的得票就会下降,最后,鹿死谁手,就不得而知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准就是反动派代表中选。

但是,反动派到那里找这个代表人物做候选人呢?又如何确保这个人一定能获得合格书呢? 倒不如,集中力量冲刺下一次的国会大选,把握不是更高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