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1 March 2012

人才凋零 背离民意 还是真的国家难治




新加坡的国家经济蛋糕越做越大,但治国却越来越难,而行动党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归根结底,是不是行动党没有与时并进,吸纳不到人才,再加上背离人民的意愿,以及没有合理合情分配国家的经济蛋糕,最后,才搞到新加坡难以治理,新加坡人民难以摆平。

什么大政府对上小政府,什么对的政策和把事情做对,什么整体政府?这些都只不过是说辞,表面功夫,事实上,我们细看今天的行动党政府,所谓历届最好的人才,我们扪心自问,是吗?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即使勉强归为最好的人才,其献身为民服务的精神,却很难跟行动党先辈们相比。不过在背离民意方面,倒是十分明显,不然,哪来这么多民怨,稍微不满,人民就要发声,只是还没走上街头而已。

行动党政府在做经济蛋糕时,想到的只是把贵的蛋糕,好的蛋糕奖赏给它认为有功的的人士,甚至不理这些人是否是人才,只要听话就可以了。因此,行动党吸纳人才的做法,就是吸引志同道合的人,同样思维的人,结果,这个人才库自然就越来越小了。

这就很像马来西亚的巫统。套用马哈迪的话,就是巫统人才凋零。巫统和行动党的做法,其实有很多相识之处。因此,马哈迪要纳吉反省。这句话也适合用在行动党身上。可惜,行动党没有元老出来说真心话,提醒一下行动党要面对现实。事实上,马哈迪本身是否也是如此,怎么竟然做起事后孔明来了?马哈迪为何不自身反省呢?

另据《星洲日报》报道,前首相马哈迪指出,由于巫统数十年来的传统是禁止有才华、有能力的人入党,造成巫统今天面对没有人才、缺乏领导人的局面。  他说,为此,首相纳吉应选贤与能,选择有才华、有才干、廉洁的候选人在来届大选中上阵,即使他们是空降部队,或非巫统党员也没有关系。(早报 2012329)“

越是保护,越是治国困难

行动党认为只要重赏,把最贵的蛋糕分给听话的人,就能把国家治好,因此,想方设法利用各种资源,确保这些人在国会选举中胜出,以便继续维持其一党专政的合法性。没有想到这套做法,却使到人才凋零,培养出来的是一批不会打战的将军,也是一批不解民意的领袖。不只是没有爱民之心,还背离民意,长此下去,当然是江山难保,治国越来越难了。

你听听陈庆珠怎么说:

 Singapore 'now needs politicians': Chan Heng Chee
ST 31 Mar 2012
Technocrats have to become politicians to push good policies, says Chan Heng Chee

新加坡现在需要政治人士,技术官员要变为政治人士,推动好的政策。这个话只说对了一半。不是现在,当新加坡经济在转型的时候,在把蛋糕做大的时候,从制造业提升到服务业的时候,在政治上也要与时并进,培养适合的人才,让他们面对选举的挑战,这样一来,现在这些所谓的政治人士,就不是这样的弱不禁风,害怕选战,失去了接近人民的机会。

就是因为没有面对选举的洗礼,没有面对选民的刁难,没有亲身接触选民的机会,所以,才会有今天这样难堪的结局。如果有实战经历,制定出来的政策,就会很不一样,就会接近选民,就会考虑民情。当然,行动党会说,好的政策,未必就是民情民意认可的。人民反对的政策,只要行动党认为对国家有利,政府就会去执行。因此,政府认为好的,对的,就一意孤行,背离民意的去做,结果就是今天的这个局面。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在常年行政服务晚宴及擢升仪式的演讲(早报 329日),就指出了行动党面对人才凋零,背离民意的困境。表面上看来,他把问题推给治国困难,人民不了解政府的难处,因此,要讨好所有的人真的是不容易。事实上, 这些难处,这些困难,不正是不及早聆听民意的结果吗?从早报的报道中,我们看到更多的问题:

早报:以生育率低下及人口老龄化的双重挑战为例,说明政府在某些课题上必须有长远打算的重要。
分析:政府不是对所有问题都有长远的打算,这个打算是有选择性的,是建立在行动党认为对行动党有利的基础上的,而不是建立在人民身上的。

早报:去年共有13名行政官派往不同基层组织浸濡六个月。另外还有20名行政协理官(Management Associate)也安排到政府部门以外的机构任职。
分析:到底是政治人士在选举中听取民意重要,还是行政官听取民意重要?原来行动党制定政策的时候都是绕过民意,没有直接向选民请教。

早报:民众的利益和诉求不仅不同,有些甚至相互矛盾。很多时候,政府都必须作出取舍及做困难决定,这是政府不可以回避的。
分析:在不可回避而需要做出选择时,政府是以本地人利益做出发;还是以经济利益做出发点;还是行动党认为对的立场做出发点。

早报:治国的一个极端是家长式的政府,另一极端则是任由市场的无形之手发挥作用,使政府看起来忽视了民众希望它能介入管制的要求。在两个极端之间寻求平衡,将是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和网络安全等挑战时,会不断碰到却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分析:在大政府和小政府的选择上,应该是选择一个以民意做基础的政府,没有大小。新加坡的情形很奇怪,在应该做大政府时,却做了小政府,例如,医药卫生,组屋,教育,在需要政府做小政府时,却做了大政府,例如,政联公司与民争利,政府-工会-行动党三位一体的怪胎。我们需要看清行动党的大小政府的矛盾,和人民的大小政府的争论是处于不同的基本点的。


早报:政府在社会上扮演三个角色,它既是管理者(Regulator),又是推动者(Enabler),也是提供者(Provider)。分析:人民担心的是行动党政府扮演的刚好是与人民的想法不同调,应该做管理者时,却不做,如人口政策,垄断政策;应该做推动者时,却逃避责任,如民主开放政策,政策的透明度;应该做提供者时,却推三推四,如扶贫政策,医药卫生政策。

今天的行动党不是50多年前的行动党。今天的新加坡,更不是以前的新加坡。每个时代都有他们的问题。与其说治国困难,面对两难,不如说自己能力不足。你有听到奥巴马,胡锦涛,普京,还有萨科奇,甚至纳吉,泰国的美女总理,香港即将上任的特首梁振英说治国很难,请求人民理解,全盘接受政府的意见,接受政府的政策吗?如果是这样,做政府是在太容易了,这个高薪也太好赚了。

别人说这样的话,早就该让位退位了

你有听过这些政治领袖说,治国很难,人民要求多多,给予太多难题,很难满足他们的要求吗?

你有听过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总裁,高级主管,说管理公司很难,股东要求多多,市场条件又不好,我这个位子不好坐,请谅解我们吗?

如果是这样,选民就会要你让位,股东也会要你退位,因为,想坐这位子的人,实在太多了。比你有本事的人,比你有献身精神的人大有人在。

行动党不应该再沉迷在过去了。政治这盘饭,本来就是不容易吃的,哪有像(过去的)新加坡那样饭来张口就可以了。行动党未来的挑战会越来越多,两难,多难,将会一起出现,这已经不是行政官可以帮上忙的,要亲力亲为,面对选战,才能了解民意。

治国本来就是要为人民解决困难,真不明白,给了你这么多薪水,还说困难重重,那么选你出来做政府,意义何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