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9 March 2012

吸金容易,造景难。 这个硬道理会被烧掉吗?



李光耀的金字招牌,果然如愿以偿,在短时间内,为“李光耀双语基金”凑得超过一亿元的基金,但是,面对着无可奈何‘华’落去,这个双语的学前教导和鼓励,是否又是另一个乱红飞过秋千去,想再造一个学习华文华语的环境,真是一个钱字就能解决吗?

钱对很多落后国家来说,对很多穷国来说,是一个大问题,但是,像新加坡这么富有的国家,区区一亿元,的确是小儿科,李光耀还没有出声,很多人就急着要出钱了。所以,目标一亿,现在已经超过了,数目还会继续增加,只要,能够打造一个学习母语的环境,多多钱也不在乎,怕只怕再多的钱,也换不回失去的华校生精神,南大精神。

李光耀一生的挑战,穷其一生,想要打造的双语人,叫孩子爱惜母语,难道就这么困难而无法做到吗?为什么,金钱无法找回精神?

秦始皇做不到,我们做到?

让我们回顾一下,最近的一则小新闻,有些小孩,为了庆祝摆脱华文的学习,泄愤心里的怨气,就开始烧起一直折磨他们,一路追随他们不放的华文课本。这虽然是一小部分孩子的所为,但是,也可以看出问题的严重性。还记得吗?几十年前,有些英文源流学生,以考到华文F9为荣,现在,更发展到烧书泄愤。

这个发展过程,根本没有走完一生,也没有走完半生,那只不过是人生的刚刚开始,就从F9升级到烧书,再发展下去,最好是不用读,不用懂,也不用学。这也显示出,这个学习华文华语的环境,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秦始皇当年焚书,还是他自动自发的,没有他下令焚书,谁敢焚书,谁敢烧书。秦始皇还要出动人力物力,找书来烧,这么大费周章做着焚书运动。相反的,秦始皇还是不如我们的教育部,我们竟然能够教育孩子,自动自发的烧书,这种丰功伟绩,就连秦始皇也比不上,还要拜我们为师呢!我们的境界,可以说已经是最上乘的了,不用吹灰之力,不用劳师动众,打从心里让你自愿的烧书,这一招,恐怕秦始皇再世,也要自叹不如了。

我们现在想走回头路,想唤回过去的精神,学习热诚,纠正不爱惜华文华语的态度,真的很可能是一路无归。从小做起,从学前做起,从烧书,退回到F9,再退回到喜爱学习华文华语,这原本是一生人,就应该做的,现在看起来,一生人还不够,要再来一个一生人,再来一个再生人。一生人的挑战,竟然成了再生再再生的挑战。

秦始皇最终并没有把天下的书都烧光,天下的儒生也没有死光。焚书阬儒只是一个历史的教训,春风吹又生,虽然,在精神上,能让孩子自动自发的烧书,但是,却不可能叫全部的 孩子都去烧书。从乐观的角度看来,李光耀是不是想要保护这根最后的稻草,想要从新出发,让这最后的稻草,长出更多的稻草,立根于新加坡,只是,早知如此,那又何必当初呢?

转了一个大圈,才知道自己一生的挑战,原来是原地踏步,钱是有了,名是有了,精神上的空虚,推广双语双文化的梦,几时才能落实?

怕只怕把硬道理也烧掉

说不定,根本不必追求什么,对于中国来说,一个讲英语的新加坡,很可能比一个讲双语的新加坡来得有用,中国不缺少汉语人才,顶尖的人才,双语也肯定行。中国乐得见到单语的新加坡,这样既能充当假洋鬼子,也能利用新加坡对中国的无知,善加利用,获利当会更高。反而是老外,不知就里,以为新加坡双语双文化就能为他们打开中国的大门,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或许,假洋鬼子是快乐的。有大车,大房子,高薪厚禄,出国游玩到欧美,和洋人打交道,说洋话,根本不需要李前资政,穷其一生的努力,面对语境的改变,还要为新加坡的小孩干着急。

李光耀为他们贡献书本,凑足基金,不知是否会有些坏小孩,心生邪念,动起烧书的念头来!硬硬就是要把硬道理给活活的烧掉。到时,秦始皇英灵再现,也要说声佩服佩服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