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6 March 2012

政治筹码,政治加分,行动党已经用到不能再用,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行动党的部长和议员有时说起话,让人啼笑皆非。明明自己用到不能再用的把戏,像取得政治筹码,政治加分的手段,现在却拿来指责对手,批评在野党在国会说好听的话,就是要讨好选民,捞取政治资本。行动党每回大选,都送红包,甚至落到道歉的地步,这不叫捞取政治筹码,这叫什么?

事实上,行动党希望天天都能用上取得政治筹码的手段,只是随着国人的意识提高,很多事情行动党都无法随心所欲,无法满足国人的要求。对地铁事故的处理,对高官桃色事件的处理,对水患的处理等等,如果能够满足国人的期望,那么政治资本将不会减分,而是加分,偏偏这些事情就无法满足国人期待,当然,政治筹码就要减少了。

原本希望通过津贴11亿元来为我国的巴士服务增添新巴士,让国人享受更多更新的巴士服务,那里知道竟然引来一阵臭骂。这本来是一项政治加分的手段,不知为何,网民极为不满,认为这是在津贴私营的巴士公司,让它们赚大钱,分股息的手法。

还有,月入1000元的家庭,能够在政府的津贴下,买到小单位的组屋。这也是政治加分的手段,怎么竟然落到没人相信的地步。为何辛辛苦苦推出这么多利民政策,竟然落到人民不满,政治筹码失掉,为何明明是一盘赢局的政治赌盘,所有的资源都在行动党手中,怎么越做越不顺心,越做越害怕,好像推出什么东西,都无法满足人民的要求。

开赌场的竟然还会落到输钱的地步,这个政治筹码,行动党的政治筹码,到底还剩多少。

物极必反,招数出尽

想来想去,行动党的招数已经出尽,再也变不出什么新花样来了。物极必反,否极泰来,行动党的未来日子,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得意,呼风唤雨,唯我独尊。在过去,不论推出什么政策,人民就会摇旗呐喊的高声叫好。看来,行动党只能回忆过去,唱唱往事只能回味,昨天会更好。

政治筹码,政治加分如果这么容易取得,行动党早就想尽办法取得了,何必等到现在在2012年的预算案中提出。就是因为去年大选,跌了一跤,才想到做得不够,组屋,交通,贫富,医药卫生,落势群体等等,现在补上一脚,但是,人民上了当多了,看到很多糖果甜品,也不敢要了。即使,有些政策是好的,人民也怀疑会不会有毒,吃了拉肚子,上医院,不是吃亏更大吗?

或许,行动党现在是看到别人捞政治资本,心里面不是滋味,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明明自己可以增加政治筹码,获得政治加分,现在却跑到对手的手里,那个滋味,真是很难受。难怪会有这样的新闻出现:

【我感觉到你改变立场,是因为你觉得讨论中小企业能让你取得政治筹码。我们都在讨论中小企业,你觉得对它们表示同情是值得采纳的立场。你所说的是中听的,是人们爱听的,例如要求政府给予更多,你没有提不那么中听的部分,我觉得那不是很有说服力。——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及人力部长尚达曼 (早报36日)】

【议员维凯(三巴旺集选区)昨天第一次参加财政政策辩论,以反驳工人党议员陈硕茂(阿裕尼集选区)为主。维凯指陈硕茂前天在国会讲话时频频表示政府可以做得更多,但他认为后者的表达方式影射政府之前一贯的治国方针忽略弱势群体。维凯觉得,陈硕茂做出这样的言论一方面伤害了执政党议员,暗指他们为较不幸的一群做得不够,另一方面则是通过这样的表述为自己取得政治加分,显示他非常了解弱势群体所面对的困境。(早报31日)】

行动党的困境

狼来了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行动党50多年来到底喊了多少次狼来了,我们也记不得了。故事中,喊了三次狼来了,人们就不在救小孩的命了。算起来,新加坡人民可以说是对行动党的耐性很好,听了狼来了,还是依然相信行动党能够来救穷苦大众,帮忙减低生活费用。只是行动党也有技穷的时候,尤其是当它越来越难吸引到人才的时候,那就不用说救人民,因为它连自己都救不了。

烽火戏诸侯,行动党手中到底还有几把最后的烽火?新加坡的人口增加了,人民的教育水平也提高了,要求多种多样,贫富间没有共识,行动党又无法摆脱过去治国的旧思维。现在,虽然急需寻找治国安民心的政策,但是,如何摆脱目前的困境,很可能连行动党本身也不知道。

因此,在技穷的时候,行动党最先想到的是别人有没有趁机取得政治筹码,在野党有没有在言谈之间争取政治加分,而忘记自己本身要改进,改变,把政治筹码赢回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