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4 March 2012

新加坡版本的香港特首之争?似曾相识燕归来。


虽然新加坡和香港的政治制度不同,总统和特首的选举制度也很不同,但是从民意的角度出发,却有着相似之处,因为首轮选举胜出的香港特首候选人,有可能无法获得超过半数的选票,而导致流选的局面。

这是当初基本法设计特首选举制度时,没有想到的。当时,怎么会想到有资格投选特首的(自己)人,会有一半不会选举(自己)钦点的候选人,而导致即使自己钦点的候选人胜出,也得不到一半的票数,而产生流选的危险。事实上,行动党在设计集选区制度时,应该也认为在野党绝对无法突破集选区,赢得超过50%以上的选票,所以,即使有点擦边,也大胆的在国会通过,为延续政权铺路。

民意,民心归属的压力

但是,民心的方向,归属,并不是100%依赖制度所能够控制住的。只要有机会投票,即使选举制度有利制度的设计者,什么选区划分,集选区制度,都是阻挡不了选民的意愿。即使,好像香港,没有普选,没有全民投票选特首,手中握有选票的代表,也不敢过于违背民意,全数投票给中央钦点的特首候选人。

当然,还有一些是自己争取得来的。就像中国广东乌坎的自主选举,可以算是比较温和的。如果是中东的茉莉花运动,那就是激烈到极点,政府被推翻倒台了。

我们都知道,在基本法下,香港特首今年的投票人数只有1200人,他们分别代表4个界别(见下图)。

(wikipedia.org)

1200 人组成一个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委员会,要中选成为特首,就必须获得最少600张票。即50%的选票。要参加选举,候选人首先必须获得最少150个提名,少过这个数目,没有资格参加特首选举。这有点象我们的总统候选人资格证书,没有证书,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我国总统选举的候选人。

如果以1200人代表全香港选民,那么150人就是占了选民人数的12.5%。不论从比例来说,或者人数上来计算,香港特首候选人的资格取得,在一定程度上,都比新加坡总统选举委员会的(3个委员)人数来得多,来得更具代表性。或许,我们可以考虑将来我国总统候选人的资格证书,可以以这个方式来决定。或者,对得不到总统参选资格证书的人,也可以通过这个方式 (取得12.5%选民认可),获得参选资格,这有点像宋楚瑜取得总统参选资格一样。

由于这次特首选举出现3位特首候选人,就像我国去年出现4位总统候选人,因此,成了多角战,大家回想一下我国去年的总统选举,没有一位候选人获得50%,那么香港特首之争,也很可能出现首轮胜利者,没有取得600张选票(50%),这就很可能导致流选局面的出现。

[選委將於2012325日進行一人一票不記名投票。而要勝出本次選舉,候選人需要取得超過全體1200名選委中的半數(600票)有效票[4] 如在首輪投票中,沒有候選人取得超過半數有效票,將淘汰最低票數的候選人進入下一輪投票;如果剩下兩名候選人的情況下,依然沒有候選人取得超過半數有效票,將作流選論,整個選舉將會由提名期起開始重新進行一次,並於六個星期後(56日)重新投票]( http://zh.wikipedia.org/wiki/2012)

谈了这么久,还没有提到特首候选人的名字,他们分别是唐英年(获得最多的提名票数,即390张),梁振英(305个提名)和何俊仁(188个提名)。除了唐英年和梁振英没有政党背景外,何俊仁是民主党主席,他代表泛民主派出战这次的特首选举。

这次的香港特首选举,和董建华,曾荫权上两回的中选情形,有很大的不同。他们两人的中选有着绝对的优势,就好像我们的上几回总统选举,没有其他总统候选人一样,只有一个候选人,那当然是自动当选了。为何这次中央和港府失去了绝对优势呢?

世界上的政治风向,现在是吹着选举风,既然有选举,就不能像以前一样,做个样子,以一些手段,以绝对优势,让自己喜欢,钦点的候选人中选。因此,即使不喜欢出现一对一的选举,也要有多角战。所以,新加坡平静的总统选举,在去年也出现激烈的竞争,原本平安无事的香港特首竞争,也出现非常激烈的竞争,还有,就连缅甸,也要出现有竞争性的选举,让反对派出来参加竞选,向国际形势看齐。

(因此,总理才会说,后港单选区将有补选,不然,就会逆风而行,成了国际笑话)

选民(特首选举委员会会员)意识提高,备感压力

除了候选人的素质外,具有投票权的1200人,也出现变数,他们不再像以前一样盲目的提名和投票给钦点的候选人。而这1200 人,虽然不能代表香港全部选民,但是,也不敢脱离民意,或者说,有些人自我认知提高,自我意识判断力增强,所以导致民主派人物何俊仁获得提名资格。这是不是有点像陈如斯,陈钦亮获得总统候选人资格一样,我国的总统选举委员会,是否也有着压力,不得不在民意下,发多几张总统候选人资格证书呢?

为了避免好像香港流选局面的出现,我国的总统选举,并没有规定候选人一定要得到50%以上的选票,才算中选。在这点上也可见行动党的先见之明,不然,去年总统选举,第一轮流选,第二轮如果是一对一,陈庆炎能否当选新加坡总统,很多人心里应该有数,谁会是新加坡真正的总统选举胜出者。

中央保持中立?行动党保持中立?

唐英年原本是中央看好的特首候选人,开始时,有点像曾荫权,选前备受看好。这像不像陈庆炎,一开始,就先声夺人。陈庆炎一出场,大家都认为其他还没有取得候选人资格的人,即使有资格参选,也无法对他造成威胁。不论国内外,陈庆炎的声势,履历,条件,都不是其他候选人可以比得上的。即使如此,陈庆炎是越到投票日,压力越大。

但是在香港,香港传媒的爆料却害惨了唐英年,民意调查显示,香港群从不支持唐英年。但是,陈庆炎虽然没有丑闻,为何新加坡人民也不支持他?怪只怪他跟行动党太接近了,虽然脱党,但是,他的独立性,他在危急时刻,是否能为民服务,有着太多的问号。当然,行动党最希望他中选,可人民却不是这么想。中央希望唐英年中选,但是,香港人民却不是这么想。

再说梁振英,他的背景,他和中央的关系也不错。如果,唐英年不能胜出,在一定程度上,中央是可以认可梁振英出任特首。他的出现,有点像陈清木,基层工作做的不错,民意也高,虽然是行动党前党员,但是有本身的独立性。可惜,梁振英也有负面新闻,这有点像陈清木有不利的新闻一样,虽然其严重性,没有梁振英那么严重。无论如何,他和行动党的关系,也导致有些选民对他不放心。梁振英和中央的关系,也使一些香港人不放心。在一定程度上,如果陈庆炎真的选不上,行动党还是可以接受陈清木的,就像中央可以接受梁振英任特首一样。

中央最不可以接受的局面是何俊仁出任特首。事实上,何俊仁几乎没有丑闻和负面新闻,只是民主的意识太高,高到中央无法接受。相同的,行动党也是最不能接受陈如斯出任总统,虽然,他有一定的选民支持,但是,却最可能唱反调,因此最希望他不能中选。

目前的局势演变,却变得中央要保持中立,或者,让人觉得中央是保持中立。这像不像去年新加坡总统大选,行动党先是表态支持陈庆炎,后来,越来越保持中立,最后,干脆说,尊重民意,接受人民的选择。现在,中央也说尊重香港人的意愿,接受选出来的特首。

竞选口号,似曾相识

现在,让我们看看香港特首选举三位候选人的竞选口号,然后,再跟新加坡去年总统选举首三位得票最高候选人的口号做比较,真的好像,好接近,异曲同工,不同政治背景,竟然问题都是一样。

第一组:
唐英年:
明天再你我 We Are Tomorrow
陈庆炎:
充满信心, 迎接未来 Confidence for the Future

他们在高谈明天,未来,似乎不知道现在人民的情形,有点叫人民画饼充饥。

第二组:
梁振英:
齐心一意  撑香港 One Heart One Vision For Hong Kong
陈清木:
新加坡人优先Think Singaporeans First

他们都考虑到当地人,要为当地人民做事,比前两位现实和实际的多了。

第三组:
何俊仁:
公义香港 理想生活 向霸权宣战 For social JUSTICE & IDEALS, against political & economic hegemony in HK
陈如斯:
国家的良心 Heart of the Nation

他们两位的境界最高,要有理想,有良心,但是,在两地的经济金钱面前,曲高和寡,走在时代的前头。

还有,看看出面支持他们的提名人和财团,专业人士,政党人士,新港两地,支持唐英年和陈庆炎的人背景很像,支持梁振英和陈清木的人也很像,当然,为何俊仁和陈如斯的背书人也很接近。或许,大家都是各事其主,都在为自身的利益做打算。

看了上面的竞选口号和支持者,香港和新加坡不单单经济上有相似之处,就连政治,这种原本不相干的发展,竟然也会出现相似之处,是不是有些匪夷所思?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