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7 March 2012

除了反恐,内安局展馆应面对政治拘留的历史现实



建立10年的内安局展览馆,最近新增一个反恐怖主义展区。这好像是说,内安局的工作只有一个,就是反恐。这是不是意味着,今后内安法只是拿来对付恐怖分子,少理或理不起所谓的“政治犯人”?

独立前后,甚至80年代,内安法一直是政府对付不同政见人士的手段。这个做法,争议很大,我们看到只是行动党政府的片面说辞,在媒体上,也只能看到片面,选择性的报道。事情真的如政府所说的那样吗?我们能回避这个问题吗?内安局展馆是否能还原这个历史真相呢?

这个工作看来很难。尤其是,不承认历史事实,否定做过的事实,依然能够使国家强盛,繁荣,和前进。那么,对于精打细算的行动党来说,为何这么猴急,这么快就让历史真相还原呢?有这个必要吗?马来西亚都废除内安法了,我们还要坚持下去,可见,真的不容易。

否定历史事实,国家依然能够繁荣强盛

我们看看日本和德国在处理二战的大屠杀事件中,就能看出行动党的策略性选择。不还原历史,其实对行动党本身也没有坏处。把历史真相说出来,承认历史事实,反而是一个政治包袱,还要对事情负责。谁来负责?有谁有这个担纲的勇气?

德国政府在战后,公开承认自己的罪行,建立纪念馆,对受到伤害的国家和人民表示惭愧。德国领袖每到受到屠杀的地方,都表示反省自责,甚至跪地请求原谅。因此,德国是在承认历史真相的过程中,取得经济发展,社会的进步,和人民的幸福。

反观日本,最多只能做到一半的承认历史事实,到今天,还有日本人否定南京大屠杀,否认有慰安妇,否认战争的各种罪行,反而说这是解救当地的人民,帮忙他们脱离苦海。日本不承认历史事实的做法,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并没有影响它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国家强盛。因此,如果你是行动党,你看到这两个例子,你会做什么选择呢?最少,在现阶段,没有这个必要,或许,这件事还要借重民意,借重选票的力量,才能看到历史的真相。

一个是西方国家,一个是东方国家,同样的在经济上取得成绩,同样的获得国际认可,承认不承认历史的真相,好像没有什么关系。而且,新加坡自认是东方社会,又位于亚洲,当然,我们选择东方的例子,比较适合。说不定,将来,人们忘记这段历史,忘记了过去的痛苦,只记得眼前的利益,这件事就可以不了了之了。日本可以这么做,为何行动党不能依样画葫芦呢!

所以,行动党的继续组成政府,继续管理新加坡,有好多历史的真相,就只能依日本方式来处理。我们在经济上取得成绩,多数人有工作,有饭吃,人均收入年年增加,谁还要理这些历史事件,听说,历史还是学校里一门很难学习的课,好多学生很怕这门课。

有必要懂得历史真相吗?

但是,一个不懂自己历史的国家,不懂自己文化遗产的国民,将如何面对未来?难道国大和耶鲁推出的博雅学院,能够唤醒和提高国人的人文素质吗?如果学生想要还原历史,找出真相,当局和学院会网开一面吗?不要忘记,耶鲁提供的是西方教育,那么,如果接受耶鲁博雅学院的教育精神,政府和国人能够接受西方式德国式的承认历史事实的做法吗?

或许,新的政治常态,能够让行动党更为勇敢的面对历史,面对过去。过去如果有什么不足,有什么遗憾,有什么错误,乘着新常态的政治风,把它们纠正过来。 这么做,或许还能为行动党继续维持政权加分,不让得票率再继续下降下去。

被遗忘的政治犯?

看到这样的标题《内安局展馆大揭秘》,报道里面没有片言只字谈到政治犯,没有提到政治犯是如何危害国家的安危,好像,过去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现在,也不需要再提起了。看来现在的威胁,除了来自恐怖分子外,就是网民了。

网民在网上匿名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也会挑起不同种族和宗教之间的冲突,破坏本地社会安定,这也是国家安全防卫所面对的另一挑战。(早报 2012-03-21

不过,说来说去,在报道中,我们的内安局,现在好像不想跟政治产生关系了。因为,我们的内安局的注意点,除了恐怖分子,已经从“政治”转移到“种族和宗教”上了。或许,这是一种进步,政治已经不是金字招牌,可以像过去一样,拿来给内安局,行动党,作为维持国家稳定的借口。

但是,历史就是历史,金字招牌可以换一个,就像日本不承认南京大屠杀,不承认慰安妇一样,世人的眼睛还是雪亮的,不会忘记历史的事实,或许,行动党未来的领袖,我国未来的政治领袖,会以一个开明的态度来对待过去政治犯的历史,给国人,给政治犯们,一个公平合理的定位。

这会是新政治常态下的一个新的突破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