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 March 2012

狗吃稀饭,幸与不幸?我们是不是在奉行稀饭哲学?


不对呀!我们要一个包容和强大的新加坡,怎么可能只要吃稀饭,喝粥而已。但是,细想一下,我们在经济上,做的就是要富者越富,贫者越贫,贫富差距越大,吃稀饭的人就越多人。在政治上,一党独大,独尊,其他在野党也只能落到吃稀饭的地步。在社会上,我们闻福利政策而逃,当然不幸人士也只有喝粥的份儿了。

还真要感谢一位中国网友,一针见血的指出,新加坡即使叫新加坡,如果中国人都回去,我们也只有吃着稀饭,喝着粥了。

政府是希望国人吃稀饭呢,还是吃得好一点。我们的国策,经济政策,社会政策,没有免费午餐的想法做法,事实上,就是让大多数人吃稀饭,少数人吃贵饭。当你负担了高涨的生活费后,你还有能力吃贵餐吗?所以,批评新加坡人喝稀饭,并没有为过,这正是我们的国策。

幸与不幸

有稀饭吃,还不错,总算不会饿死。这是不幸中的大幸。但是,贵为世界第三富国,沦落到吃吃稀饭,实在有点说不过去。或许,这是新加坡今天的写照,有人的确是只有吃稀饭的份儿,而富国这个名称,对他们来说即陌生又遥远。

我们怎么可能只有吃稀饭的人,高薪的部长老外,政联公司的老总,上市公司的股东,年收入上百万,上千万的人可有的是。这些人怎么可能只是吃吃稀饭这么简单,那也太小看新加坡了。当然,如果跟中国的大排场一比,我们真是小巫见大巫,这是没得比的。场面一摆出来,我们的菜色,可真是算得上是稀饭了。因此,我们的贵人,还是承认自己吃吃稀饭比较好,吃稀饭好,比较健康呀!

从狗吃稀饭,不知道是否会再演变下去,恶化到狗吃大便。真是何其不幸,深爱对方,换来的却是无情无义的对待,也或许,我们的待人处事,确是狗气狗声,因此,对方才给予稀饭的施舍,总算也尽了主人的责任。再或许,这只是主人的下人,没听懂主人的意思,会错了意,生气起来,才又叫狗儿,又给稀饭。

真的是,其实您不懂我的心。主人的心难猜测呀!主人下人的心更难讨好。希望这只是下人的意思,不是主人的意愿。如果,主人也是这个看法,那我们这么多年来的努力,投资,和低声下气,不是白费了吗?我们周旋在中美之间,俨然有如东西的交汇点和专家,这下可好,又是狗,又是稀饭,搞得我们真的有点被逼要去亚入美了。

主人啊!我们知道大国对小国是不对等的,我们只要一点点的门户开放,就能养活几百万新加坡人了,因此,我们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开放市场让我们有生意做。我们要的是通商中国。

我们不明白什么是唱红打黑,什么是富二代,官二代,太子党,也不知道谁是雷锋,为何要向雷锋学习。我们要的是有一口稀饭吃。当然,尊贵的行动党人,希望从稀饭中寻到宝贝,平步青云,和跨国企业老总一样,拿着高薪,把报表做得漂漂亮亮,这才叫高生产力,才能把民怨压下。但是,如果有越来越多的人吃着稀饭,喝着粥,这股民怨还能压得下吗?

期待还是失望

我们期待一个统一的中国,一个强大的中国,尤其是,受过华人教育的一群人,更希望中华语文的兴起,重要性的提高,能够使到他们熟悉的语文有扬眉吐气的那一天,看来现在这种心情是复杂多过兴奋。
事实上,复杂的心情几十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当年,有一小部分的好心人士,做了担保人,为中国孩子担保,让他们有机会走出新加坡到欧美留学,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给自己添了不少麻烦。今天环境不同了,这笔账由新加坡政府拿纳税人的钱来负责,结局是否一样?

弟子规,三字经,国学,儒释道,在改革开放,部分人先富起来,部分人先出国学习,奥运,世博,西气东输,南水北调,农民涌向城市的背景下,怎么好像离我们所熟悉的中国越来越远,渐行渐远之下,梦里不知身是客,幸好又是那位网友提醒,大家身上流着同样的血。可不知,我们的总理部长,同意不同意这个说法?

困惑,迷惑,老一代的可能保持沉默。但是,新加坡年青一代可不是这么想。行动党50多年的教育,原本就是要静音,读书只顾读书,不要出声。但是,偏偏社交网的出现,静不了音,而让他们看到很可能吃稀饭的日子,他们怎能不发出声音。虽然,有些意见有些极端,但是,这个水门已经打开,就像乌节的淹水,原本50年来一回,现在一年可要淹上几回水,才罢休。

泪眼问花 沧海一笑

这个敏感的问题,行动党当然希望无事发生,最好什么也不用说,事情就结束了。这有可能吗?我们能回避外来人口,外来人才,外来奖学金的问题吗?我们能回避稀饭的问题吗?或许,行动党希望新加坡人健忘,时过境迁后,又是另一番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一直到下回大选,才知道网民该不该问,行动党该不该回答。

对着总理部长的顾左右而言他,我们只能沧海一声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