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5 November 2011

口香糖以面盖全 优雅象惨遭毁容 我们是客观还是主观前进



什么是主观?什么是客观?有时真的是说不清?当然,也要看你站在什么立场,为谁说话。你说我小题大做,我说你不够客观,最后,很可能是各说各话,不了了之。

总理出席亚太峰会CEO座谈,有人提出在新加坡可否吃口香糖,答案当然是可以,只要你不要随便吐,妨害公众利益。老外也蛮可爱的,经常拿着种小事来消磨新加坡,小题大做,想要通过一些小动作,来挫我们的锐气。难怪,总理会说,每当谈起新加坡是否真正民主,老外总是好像摸着大象的尾巴,形容整只大象。

看新加坡要看全面,不要拿着一,两件小事,就批评这, 批评那。这叫做以一面盖全面,拿一,两件小事,就说整个国家都是如此。最重要的是,新加坡独立以来的政府,都是人民通过选举选出。为何,外人还要以异样的眼光来看我们?

外人可不是这么看问题,小不改就会乱了大事。如果在小事上不认真,在小事上不公平,那么,当做大事时,就会出现更大的偏差,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紧张,常常提醒,常常提问。或许,他们是旁观者清,但是,在我们看来他们太主观了,太不客观了,拿口香糖,这样的小事来消磨我们。

或许,这是各自侍奉各自的主人,各说各话。所以,有时客观,有时主观,该客观的时候,就客观,该主观的时候,就主观。例如,吴作栋就说我们新加坡人,现在,已经比较优雅了。我们已经进步了,不再随便吐痰。这是主观呢,还是客观呢?

不随地吐痰,是一个现象,它能代表整个优雅社会吗?就好像老外拉着摸着大象的尾巴,来形容整只大象一样。大象说到底还是一个实体,优雅在一定程度,还要凭感觉,吴作栋或许自我感觉良好,就说出我们现在比较优雅了。

那里知道话一出口,新加坡文明博物馆前的36尊大象雕塑,就有一尊,惨遭毒手,被人毁容。看来,我们的优雅社会,就如我们的民主进程,内安法的争论,废除,是向前几步,又退后几步,我们几时才能不原地踏步呢?来个大跃进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